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纪念我的太爷爷章国栋


--作者:陈君璞


72.jpg


我的太爷爷章国栋,1929年生于湖南湘乡县,在那里度过了童年。19岁那年,他加入了南下广州的解放军,随后考入华南文艺学院学习。太爷爷来到广州时,身无分文,幸好华南文艺学院是免费的,并且提供午餐和晚餐,但早餐要收费。太爷爷说他那几年就没有吃过早餐,有时候学校会发放一些补贴,但是他都用来买书,不舍得用来改善营养。


73.jpg


大学毕业后太爷爷被安排到罗定主持土改工作。本来在土改运动结束后他有机会到大城市广州工作,但为了响应政府从基层做起的号召,他选择了留在小县城罗定从事文书工作。此后他就一直居住在罗定,直到将近退休时他和家人才搬到肇庆,并在肇庆度过了晚年。终其一生,无论对什么工作,他都尽职尽责,对晚辈也从来都非常亲和,而且言传身教。这实在是一位令人敬爱的长辈,因此,当他在2018217日病逝时,他的亲人、朋友无不悲痛欲绝。


从小就被太爷爷深深疼爱着的我当然也是伤心极了。在我心目中,太爷爷是一个对后辈关心备至的人。就说他对我的关心吧!在我6岁以前,我都是在外公外婆和太爷爷太奶奶身边长大的。我100天大,第一次理发,太爷爷专门找一个杭州的老字号帮我做了一支精美的胎毛笔。从我记事起,太爷爷每天都会悉心的教我写毛笔字。他总说书法是中华文化的瑰宝。现在想起来,我那时候那么小,写字肯定很慢,错别字肯定也不少,写出来的字应该也是歪歪扭扭的。坐在旁边看我磨磨蹭蹭地写出那些鬼画符,还得看出我那些鬼画符里面哪些字是对的,哪些字是错的,还得指出错误,绝不是件轻松的事,但太爷爷那会儿居然每天都能耐着性子完成这项任务,不能不说体现了他对我深深的爱。印象中他那会儿也时不时会跟我讲一些关于唐诗宋词等等,因为时间太久我不大记得他具体说了些什么,不过总之他使得我的幼年时期充满了温暖和文化气息。


后来,因为大脑中风的原因,太爷爷忘记了很多事情。从前极其聪明,擅长旧诗,每年春节都能为我们家写出很好的春联的他,变得糊涂了。我明明是在中大附中上初中,他却一直认为我在中大上大学。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对我的关心。他经常会打电话嘘寒问暖。问我在中大学习怎么样,饭堂的饭菜合不合口味,问我爸爸妈妈事业顺不顺利,让我们注意劳逸结合,不要过分劳累影响身体健康……这些温暖的话语中当然也不乏一些糊涂话,每当听到这些话,又想起曾经那个对诗词歌赋、历史和时政侃侃而谈的太爷爷,我心里真是一阵酸楚。


74.jpg


当然,太爷爷对他所有的子女、孙子女、曾孙子女都是非常好的,在身体还比较健康的时候总是在他们的学业、事业上尽力给予他们帮助。太爷爷的朋友很多,都很愿意帮助太爷爷,原因就是太爷爷以前担任罗定县县长时,为官清廉,严于律己。对落难到罗定乡下的知识分子,则尽量提供物质上的帮助,精神上的安慰,安排他们回到大城市发展。还有后来他主持的落实归还侨房工作,实事求是,毫不谋私利,结交了很多海外华侨朋友。


除了关爱后辈,太爷爷还有许多可贵的品质。比如说他善于反思。他年轻时曾写过一篇影响很大的文章《鞭山赶石》,刊登在人民日报头版。这篇文章讲述了1955年罗定第六区遭遇严重旱灾。该地区最西边有一个黄沙口乡,泷江水发源于乡内的山脉,大部分没能灌溉该地区的农田,直接流入泷江。为了对付旱灾,区委会决定修筑两条大水圳,从黄沙口出发,让黄沙口的水通过水圳穿山越岭,灌溉第六区的农田。经过人民群众的艰辛努力(义务劳动),这项艰巨工程完成了。这篇文章当时为太爷爷博得了许多的赞誉。不过,太爷爷后来却对这篇文章进行了反思。他曾对我爸爸说过,这篇文章也存在着一个那个时代非常普遍的问题:说大话,说官话。而且事实上那样一个工程虽然确实灌溉了农田,却也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环境。对于一篇给自己带来了很多荣誉的文章,还能进行这样比较深刻的反思,是难能可贵的。


太爷爷另一个可贵的品质就是实事求是,不说假话。他亲自经历了日本侵华战争,自己被日本人俘虏过做民夫,并侥幸逃脱。但是他从来不会特意丑化日本人,也很反感哪些抗日神剧。他告诉我许多关于日军,国军和游击队的故事,说人性很复杂。他告诉过我,有一个国军的伤兵,可能是长沙战役败下来,掉了队的,晕倒在他们村口,当时村里人很穷,按传统轮流照顾伤员,今天送你家,明天送下一家,管饭。但是,没几天,大家都害怕日本人,由太爷爷推着独轮车又把他送回了村口。这个伤员挣扎着爬上半山,坐在那里等日本骑兵经过,然后打出最后几发子弹,被日本骑兵回击打成了马蜂窝。奇怪的是,日本骑兵爬上山去,给这个国军挖了坑,埋了,还敬了礼。太爷爷说或者这就是武士道。他还有一个故事,有一个日本的厌战士兵,很可能是日本共产党员,逃到村里来避难,没有任何武器,求着农民们收留他一起种地,但由于语言不通,大家又害怕日本兵,都不肯收留他,他就死死跟着一个老农民,住在牛棚不肯走,老农民又怕又恨,就请来乡保长商量,最后几个农民用锄头把这个厌战士兵活活打死了。按理说,这乡保长也算抗日有功,但是吊诡的是,解放之后,这个乡保长给枪毙了,罪名之一就是虐杀日本战俘,违背我党的政策。人性就是这么复杂,没有绝对的善恶,只能还原事实,不能因为仇恨而扭曲,这是太爷爷从小就教导我的。


总而言之,我的太爷爷就是这样一个可亲可爱可敬的人。现在他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我相信他仍在另一个地方注视着他的后辈们,殷切地盼望他的后辈能实现他对他们的期望。太爷爷本身是希望自己能人如其名,成为国家的栋梁,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他自然希望他的晚辈也都是如此。为了不辜负他,我们做晚辈的在深切的怀念他之余,还应当积极进取,努力学习,认真工作,立志为社会作出卓越的贡献。一起努力吧!



转自《君君文集》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