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黄帅去世了,她曾是中国最知名的小学生


--作者:谌旭彬


005.jpg

图:黄帅(前排右一)


20171211日,黄帅去世,享年57岁。①


四十多年前,她曾是中国最知名的小学生。


1973小学生事件


1973年,国务院调整政策,决定在大学招生制度(工农兵推荐)中增加文化考察。


作为对该政策及政策制定者的抵制和批判,这年7~8月,辽宁制造了白卷英雄张铁生事件。同年12月底,北京紧跟步伐,制造了性质相似的黄帅事件,又称小学生事件


黄帅事件的大致经过如下:


197397日,中关村一小五年级学生黄帅响应语文老师(亦是班主任)的要求,写了一篇日记,其中有教鞭是让你来教学,而不是让你用来打同学脑袋的这样的句子,由此与语文老师产生了矛盾,被认为是在拆老师的台,降低老师的威信


黄帅的父亲找了学校和海淀区教育局,希望给女儿调班,但未能成功,遂以黄帅的名义致信《北京日报》,诉苦称老师上课的主要任务就是鼓动同学训斥我,我去上课就事准备挨整。②(黄帅当年的语文老师,晚年否认因日记报复黄帅,但承认批评方式简单粗暴了一些③。)


19731212日,《北京日报》刊文,发表了黄帅的来信和她的部分日记,并添加编者按,将问题上升到肃清教育战线修正主义流毒的路线斗争的高度,赞誉黄帅是反潮流英雄


1228日,《人民日报》全文转载该文。在保留《北京日报》编者按的同时,添加了自己的编者按,号召反对修正主义。④


随后,全国中小学掀起一场打倒师道尊严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运动,正常的教学秩序被破坏,教师对学生的正常/非正常管理,俱有被上纲为复辟师道尊严的风险。


1974年,黄帅成了革命小闯将,成了中国最著名的小学生。


006.jpg

图:人民日报19731228日关于黄帅的报道(图片截自人民日报图文数据库,下同)


时代走向被改变


许多人的命运,因黄帅事件发生了改变。


轻则被打倒,重则丧命,教师大多不再敢约束学生。据《人民日报》1978521日的报道披露:


(黄帅事件后)短短几个月内,仅(北京)学校的玻璃,就被砸碎二十多万平方米。


据原北京日报内参部记者披露:


“1973112日,石景山区五里坨中学女教师林××(印尼回国华侨),因劝说学生王××不要骂人,被王××用石头打死。……然而,这个在当时比黄帅与班主任老师闹矛盾的影响要大得多的事件,早发了内参,却没有什么反响,更不用说引起领导关注,整顿一下学校的秩序了。


多数学校也不再将教学当作核心工作。70年代曾执教人大附中(原北京172中学)的王建军回忆:


当年的人大附中是一个不读书的地方,由于黄帅事件的影响,北大附中拒收她的同班同学,两个年级(五六年级合并)的学生就都分到人大附中,那时学生的大部分时间是学工、学农、搞运动,批这、批那,或在大操场挖迁延时日、工程浩大的防空洞。学校领导之一是一个贫农出身、中学学历、18岁的姑娘,还经常开会给老教师们辅导她也完全搞不懂的《反杜林论》,台上台下大眼儿瞪小眼儿,令人啼笑皆非。


007.jpg

图:成为革命小闯将后的黄帅(中间着格子衫者)


许多中小学生在反潮流运动中荒废了学业。1975年,周恩来曾对教育部长周荣鑫谈到:


学校里的学生,现在都比赛着考零分,这不行。……黄帅,作为一种精神,在学校里宣传宣传,但不能把这种事情在学校里照样去做。


1979年,黄帅考上大学,这些人曾给她写去诅咒的书信:


我们是你的同龄人,当年曾是你反潮流的狂热追随者,而当你金榜题名之日,正是我们名落孙山之时,请允许我们代表全国所有被你坑害的落伍者,一起痛恨你,诅咒你,并建议学校开除你的学籍……”


至于公开对反潮流运动提出异议,那需要很大的勇气。


1974114日,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三位知青,以王亚卓为笔名,致信黄帅,质疑老师不能把学生当敌人,那么学生就能把老师当敌人吗?”221日,《人民日报》以头版头条刊登了黄帅的公开信(主体内容并非黄帅所写),将王亚卓的来信定性为资产阶级老爷的悲哀嚎叫。随后成立了专门处理王亚卓的工作组赶赴内蒙。三位知青及其家人均遭遇了难以承受的磨难。⑨


008.jpg

图:《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黄帅的公开信,批判王亚卓


黄帅字在心


黄帅的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时代需要1974年,12岁的她突然被卷进高层斗争,成为举国皆知的政治红人。时代变了,1976年,她又迅速跌进了命运的谷底,成了反动势力的小爪牙,父亲被隔离审查,在单位扫厕所劳动改造,母亲被逼写了十万字检查。


1978521日,《人民日报》刊文,给出了黄帅事件的新真相。


报道称,当年那篇《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完全是一个编造出来的政治骗局:


所谓小学生的来信,完全是在小学生家长的指令下制造出来的。也可以说,小学生的来信,实际是小学生家长的来信”“我们看了这个小学生一九七三年的全部日记,经过对比分析,不难看出,日记摘抄同样是为了迷惑视听而歪曲、编造出来的。……经过这样加工(笔者注:指刻意删除)的日记摘抄,老师被渲染成为师道尊严十足,连学生提点意见也不接受!”“报纸上刊登的几篇日记本身,不全是当时的真实情况。


这篇文章承认,在黄帅事件当中,《人民日报》是有账的


009.jpg

图:《人民日报》刊文部分还原黄帅事件真相


其实,破坏正常教学秩序并不是黄帅父母的本意--她的父亲,是中国科学院声学研究所的学者,她的母亲,是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的学者[11]。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会鼓励孩子不读书打老师闹革命。事实上,那封以黄帅名义(就措词的准确性和成熟度而言,有理由相信黄父参与其中)写给《北京日报》的信,谈的始终是师生冲突个案,丝毫没有触及教育战线上的修正主义流毒


1979年,黄帅参加理工科高考,得到322.5分,远超出了该年北京市的理科录取分数线(280分)。


是否录取黄帅,成了当时一个颇具争议的问题。据《人民日报》当年的披露:


有些同志认为,不应该录取她,理由是:《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在教育战线造成的危害很大,她错误严重。另一些同志认为,应该录取她,理由是:四人帮利用《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事件,既破坏了教育,又坑害了学生,后果的确很坏。但是,黄帅当时只有十二岁,是被利用的,她实际上也是一个受害者。”[12]


最终,后一种意见占了上风。时任中宣部部长胡耀邦认为,黄帅考了三百二十分,不录取,小孩子犯错误,能让她自己负责吗?有的同志就没有大眼光。黄帅遂被北京工业大学录取。19811月,因父亲仍受事件牵连,黄帅致信胡耀邦,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的疑虑,稍后,黄父的结论被撤销。[13]


10.jpg

图:黄帅(后排右三)在中关村一小


此后,前往日本留学、留在日本工作、回国就职于出版社……黄帅的人生似乎一帆风顺。但扭曲的时代施加在一个12岁小学生身上的伤害,不会那么容易消失。


2006年,黄帅出版了自己唯一的一本著作《黄帅心语》。在书中,她记下了这样一段往事:


我不仅仅是怕记者,更怕的是我自己,怕自己对文字的安全性把握不好。我心中的这多,在母亲那里是加倍的。母亲曾经跪下来求我不要记日记,不要写文章,好像我一动笔就会酝酿灾难。


那是大学时代一个晚秋的周末,……妈妈没有接我的日记本,而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眼泪无声地流了一脸。……‘过去你一个小学生的日记都掀起了大风波,如今你一个大学生再写日记,我们会家破人亡的。听妈妈的话,把日记烧掉。妈妈泣不成声。”[14]


黄帅烧掉了日记本,发誓今后只写符号与数字,只写工科论文。


曾被撕裂的伤口,永远不可能回复当初。人与时代,皆是如此。


愿世间再无黄帅事件


11.jpg

图:中关村一小关于黄帅的黑板报宣传


注释


①林红,《曾被人民日报肯定的革命小闯将黄帅昨日在京去世》,瞭望新闻周刊网站20171211日。地址:http://www.outlookweekly.cn/xinwen/11330.html


②王灵书,《走近黄帅》,收录于:《黄帅心语》,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P333~336


③郑媛,《黄帅:翻过那一页 平静说心话》,《北京青年报》200694日。


④《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人民日报19731228日第1版。《黄帅的来信和日记摘抄在〈北京日报〉发表后 中关村第一小学教育革命形势大好》,人民日报19731228日第1版。


⑤李守仲,《我所知道的黄帅事件》,《党史博览》2016年第7期。


⑥王建军,《天才不死,文字不朽》,收录于《社会学家茶座》2010年第4期。


⑦傅颐,《教育部长周荣鑫的最后岁月》,《百年潮》2002年第2期。


⑧《陨落的星辰:走下政坛的文革红人》,朝华出版社,1993P205~206


⑨刘小萌,《中国知青史:大潮1966-1980》,当代中国出版社,2009P387~389


⑩《揭穿一个政治骗局--〈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真相》,人民日报1978521日第2版。


[11]就笔者所见有限资料,黄帅的父亲最后一篇学术论文刊发于《声学学报》1965年第1期(1966年在该刊第1期还刊登有一篇署名的会议资讯);黄帅的母亲,80年代中后期仍在从事科学试验工作,于《菌物学报》等刊物上刊发学术论文。


[12] 《按照党的政策和本人表现 北京工业大学录取黄帅》,人民日报197998日第4版。


[13] 《今日黄帅》,《广州日报》198625日。


[14] 黄帅,《黄帅心语》,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前言》,P01,《妈妈,不要再怕》,P279



转自《短史记》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