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这样走过张莘夫的莫名死亡
分类:


一个人的莫名死亡


43.jpg


苏联出兵东北期间,从中国东北带走了什么呢?根据资料介绍,苏军占领沈阳后,抢劫了这里的900多家工厂,甚至连供水,采暖等系统也遭到破坏。沈阳在苏军掠过后,一片狼藉,几乎变成一座空城,苏军带走了很多,唯一留下的是,一座苏军烈士纪念碑。


鞍山,盘锦等地的钢铁厂,发电厂,化工厂,凡是能够运走的,苏军全部搬走了。主要有化工冶炼设备,机床,各种车辆等等,甚至,苏军连铁路铁轨都不放过,有的地方铁轨也被他们拆回去了。


据统计,1945年,苏军在东北一共掠夺了大约相当于当时13亿多美元的物资,还不包括苏军掠夺的大量的黄金,白银,钻石等。而在1946年,蒋介石政府曾经发公告,8年抗战中国总的经济损失为130多亿美元。如此一对比,苏军一年在东北掠夺的财富,竟然就占到我们总损失的百分之十!


此外,苏军在东北还干了两件事。


其一,肆无忌惮的抢劫平民,甚至强迫平民去西伯利亚做苦力。在东北目睹了苏军暴行的美国人哈尔.莱斯说,苏军不光抢劫日本人,对中国人也同样抢劫和杀戮。此外,苏军随意的在大街上上强抢平民,押往苏联做苦工。很多人去了,就再也没能回来了


其二,强奸妇女。哈尔.莱斯记载,中国女人就在公共车站,或者火车站被强奸,甚至有苏军当街强奸当地女性。女性被迫束胸,剃发,抹脸。一位叫做阿纳托利耶夫娜的苏联人,在目睹苏军暴行后,在《祖国与信仰杂志》对苏军的强奸和抢劫进行了控诉。


中共东北局曾经就苏军在东北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向苏联当局提出过严正抗议。指出对于中国平民的抢劫和强奸,绝不应该是无产阶级军队的作为


有人把苏联和日本做了对比,认为日本占据东北后,是想把这里建成家,所以虽然伤害百姓,但是有尺度的。而苏联则不然,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发财。


苏联的军队在东北呆了9个月就回国了,因为一个人的莫名死亡。


44.jpg


张莘夫,原名张春恩,中国地质学家、矿业工程师,出生于吉林省德惠县。1920年通过留美官费考试,赴美国芝加哥大学学习经济学。后来,进入密歇根工科大学改学矿冶。抗战期间,张莘夫担任国家汞、锡、钨金属管理处处长,主持这几种战略性稀有金属的生产。1945年日本投降后,张莘夫被国民政府任命为经济部东北行营工矿处副处长,负责东北工矿接收事宜。


194617日,张莘夫和助理人员牛俊章、徐毓吉等5人,在中长铁路苏籍副助理理事长马里意的陪同下,从长春出发,经沈阳转赴抚顺,准备接管抚顺煤矿。


国民政府接收抚顺煤矿是根据《中苏同盟条约》的规定,苏方无法明着反对,但他们在暗中极力阻拦。张莘夫等到达抚顺,下车后即被苏军安排到抚顺煤矿事务所居住,由苏军4人监视。次日,随行路警枪支全被缴去,所有接收人员失去人身自由。张莘夫设法打电话通知沈阳,刚说到苏军仅能保证24小时,望设法,电话就被切断。


116日晚8时,苏军军官会同当地警察来到抚顺煤矿事务所,对张莘夫说,抚顺煤矿不能接收,劝其速返沈阳。当晚,张莘夫等8人被迫搭乘原专车离开抚顺回沈阳。当专车行至距抚顺25公里的李石寨时,一队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上车将张等拖下专车杀害。


19462月,以张莘夫事件为导火线,全国终于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反苏示威游行。


45.jpg


216日,流亡重庆的东北旅渝同乡会在青年馆举行集会,讨论张莘夫被杀事件和收复东北问题。东北籍的国民政府官员莫德惠、李锡恩、钱登来、宁恩承参加了集会。会后,2000人游行至国民政府,请求政府采取强硬外交措施,收复东北。


22日,重庆26所大、中、小学的2万多名学生和职工,组成重庆市各校学生爱国运动游行大队,队伍中既有中央大学附小的学生,也有大学教授。游行队伍高呼苏军必须立即退出东北东北是我们的生命线彻查张莘夫惨案等口号,沿途散发了《慰问东北同胞书》、《告全国同胞书》、《对苏抗议书》等宣言,游行一直持续到下午3时。


重庆爆发的反苏示威游行迅速波及全国,北平、上海、南京、杭州、贵阳等地先后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


张莘夫事件引发的反苏示威运动在短期内波及全国,对中苏外交产生了很大影响,英、美等国也强烈谴责苏联拆运东北工矿企业设备的行径。


224日,沈阳苏军司令高夫堂发表声明,称拆迁东北工矿机器设备,系根据苏、美、英三国的共同协定。两日后,美国国务卿在华盛顿记者招待会上公开否认这一说法,并严正声明美国未与苏联或其他政府商定关于中国东北境内战利品之协定或其他协定,本政府不接受战利品包括工业企业或如中国东北境内日本工业及配备之任何解释


39日,英国政府正式向苏联政府提出抗议,表示断难承认苏联政府将中国东北工业设备擅自运走


在中国爆发大规模反苏示威游行的情形下,斯大林下令苏军加紧破坏和劫掠东北的工矿设备,并准备自东北撤退。310日夜间,苏军秘密撤出沈阳。53日,苏军全部撤出东北。



转自《江淳随笔》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