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1968年:一个生产大队被挖出十七个反动组织


--作者:孙陇

 

1968525日,中共中央、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发出《转发毛主席关于〈北京新华印刷厂军管会发动群众开展对敌斗争的经验〉的批示的通知》,要求全国各级组织对地主、富农、反革命、特务、叛徒、走资派、漏网右派、国民党“残渣余孽”,进行了一次大清查。由此开始了“清理阶级队伍运动”。据统计,这场发生在文革中的政治运动,在全国共造成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50万,全国被揪斗人数超过3000万。

 

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开始后,江西省为把运动深入进行下去,还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了“查叛徒、查特务、查现行反革命”的“三查运动”,在三查运动中实行“群众办案、群众定性、群众判刑”的方式,一时间各地迅速行动,大搞阶级斗争,全省掀起了对敌斗争的一个新高潮。

 

以上是本文所述事情发生的背景。

 

1968720日,江西省会昌县门岭公社(现在是筠门岭镇)组织了一支以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张洪仁为领导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该公社的白埠大队,开展清理阶级队伍运动。这个宣传队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仅仅通过群众贴出的一张揭发早在十几年前就被处决的“特务”的大字报,就在该大队追查清理出反革命组织十七个,效率之高,办案速度之快,让人咋舌!828日,宣传队写了《门岭公社革命委员会三结合(公社、大队、生产队)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关于查组织、挖黑线、追枪支的情况汇报》,在这份汇报材料中提到了他们是如何通过一张大字报挖出了这么多反革命组织的(情况汇报是手写,字迹较为潦草,有些地方不好辨认,因此有些地方连猜带蒙,难免有错,请理解):

 

77.jpg

我们三结合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在公社革命委员会的正确领导下,于68720日由革委会副主任张洪仁同志为领导的宣传队,深入到白埠片狠抓阶级斗争。……

 

在毛主席二个布告和85社论伟大指示指引下,利用四大(笔者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通过广揭深挖白埠大队十九年来的阶级斗争盖子,从发现群众检举一条关于解放前后何建权为首组织的“反共自卫队”的大字报开始,通过一个月来,基本上揭开白埠大队阶级斗争盖子,挖出了以何建权为首组织的“反共自卫队”,以李培兰为首组织的“反共团”,以何建权为首组织的“反共地下军”等17种(附表)的反动组织的反动黑线。……。

 

何建权、李培兰不仅在伪乡公所、伪保安团等反动机关重为非作恶,血债累累,而且于1949年解放后就伙同其亲信及国民党残渣,回到白埠地方,召集反动组织及其喽啰爪牙开秘密会议,建立反共革命黑线,极力培植白埠的反动地方势力,用大量的武器弹药,由会昌到白埠、半坑、大*等地,直到历年胜利解放会昌的时候而潜逃宜丰、福建等地,建立地下政府,进行反革命活动。会昌、门岭等地解放后,而在1949年冬至1950年又潜回白埠地区重视反革命活动,于195 年月内(注:原文如此),由李培兰为首组织反共团的反动组织,形成了反革命集团,虽然何建权、李培兰被我政府处决,但是他们的枪支下落从来无人告发,何、李二人的黑线人物和通过何、李二人的喽啰心腹,利用区、乡、村干部做掩护进行反革命活动,虽然涉及面很大,牵连人数多,活动时间很长,20个年头一直没有暴露,对此我们根据群众揭发的初步线索,毫无其他材料的情况下,怎么把问题搞到头绪的呢?

 

78.jpg

一、毛泽东思想是革命的宝,充分运用“四大”揭发敌人

 

……照亮了前进道路,从批判中国赫鲁晓夫“阶级斗争熄灭论”入手,结合实际,运用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战斗方法,和全大队贫下中农一道,广挖深揭十九年来的阶级斗争盖子,以一件件一桩桩的阶级斗争史实武装自己,动摇敌人。由群众揭出何、李二人为什么能在白埠地区潜伏二年之久,进一步启发了广大革命群众新的敌情观念,同时通过深挖深揭发现何世英送何建权到福建潜逃,何成禄去参加***开密会的案情,并在党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感召下,在摆事实,讲道理的大办论战威力冲刷下,何世英、何成禄二人不得不交待了参与何、李二人的反革命组织活动,牵出了其他线索和重要人员,这样一来敌情反映了越来越充分,阶级阵线也越来越明。

 

二、抓敌要害,用其特点,清理思想跟踪追击

 

当我们宣传队的同志与何世英、何成禄二人开展宣战**事(是)非时,仅有群众口头揭发的初步线索。当时我们都认为“空心占打成攻心占”、“攻心占打成空心战”怎么办呢?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要承认困难,分析困难,和困难作斗争”,因此我们按照毛主席“看问题要从各方面去看,不能只从单方面看”的教导,分析了他们的现有情况和材料,鼓足信心,认定何世英、何成禄二人是何、李的主要人员,其要害是何、李二人的问题必须挖出黑线,查清黑线组织,追出枪支弹药,为此目的我们利用了敌人已经露头而又顽固(世英)和存在顾虑(成禄)的特点,从而我们就从清理思想入手,顺藤摸瓜,跟踪追击,边摸边分析,把他二人暴露出来的思想找出矛盾,当作炮弹打他们的内心,利用政策攻心,顺藤摸瓜,边摸边分析,在战地深挖,抓紧抓狠,大会斗态度,小组围攻的方法,是摸清敌情促其交待问题的好方法,我们只有通过清理思想,刮敌人的脓包,才能促进其坦白交代问题,只有开展小组围攻,才能动摇敌人心理,触及敌人的灵魂。……

 

三、利用矛盾,讲道理,摆事实,允许辩护,是暴露敌人的好方法

 

……在缺乏材料的情况下,为了防止打攻心战打成空心战的堵口现象出现,唯一的办法是要他回答问题,讲出内心,因此只有允许他反驳才能把他暴露的矛盾问题当作炮弹,主动进攻触及敌人的灵魂。在这场攻心战斗争中,张洪仁同志亲临战场与敌较量,开展针锋相对的斗争,促使敌人在事实面前发抖低头认罪,这样使我们越战越强,越有力,从而取得了初步胜利。

 

79.jpg

四、抓住本质由浅入深,扫除外围,攻敌黑心。(注:此段内容全是虚话,没有实际内容)……

 

五、内情外查,掌握真枪实弹,才能突破缺口,乘胜追击。(注:此段内容全是虚话,没有实际内容)……

 

六、通过上述办法,终于取得了战役的初步胜利。……

 

我们在这场战斗中自始至终地坚决贯彻执行了用文斗不要武斗的政策,通过政策攻心的战斗,终于把白埠片(大队)在国民党残存下来的十七种反动组织(看附表)基本上搞到头绪。在其中最重大的反动组织为“反共团”、“地下军”、“自卫队”这三种组织的黑线人物供出了线索(见附表),从而初步找出了何建权、李培兰二只王八蛋所**下来的枪支弹药的下落线索(见附表),给今后追查提供了一句。在深挖深揭的同时,有广大贫下中农、革命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终于把恶毒攻击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现行反革命分子——何长林,这只乌龟王八蛋揪出来(并核实了材料,呈报上级核批,判处其徒刑五年)以及揪斗了叛徒和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共计12个,将这些阶级敌人揪斗后,得到广大革命群众的积极支持,拍手称赞,大快人心。对于有一般政历问题的人,也主动写出坦白材料和检举揭发材料38份,大字报数十张。“反共团”主要成员何成禄供认了参加“反共团”的组织并将内幕活动,参与黑会,李培兰所布置的潜伏任务,与众吃喝鸡血*与人民为敌的黑纲领也供认出来了。(何成禄的单行材料另行整理上报)。

 

汇报材料写了这么多,实际上抛开那些虚话和所谓的“指导思想”来看,宣传队所采取的办法与当时全国其他地方追查办案是一个模式,即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有点嫌疑就把嫌疑人定罪,用先入为主、以罪查证的办法来审查嫌疑人,“一”中所提到的是有嫌疑,然后施压,“二”中所讲到的实际上就是开大小批斗会,让群众揭发,让“罪行”的证据越来越充分,“三”中提到的实际上就是提审、审问,在我问你答中发现漏洞。结果,在宣传队的努力下,把在镇反运动中已经处决了的两个人(何建权、李培兰)当作中心人物,以此为中心查出了十七个反革命组织:1、以李培兰为首组织的“反攻团”;2、以何建权为首组织的“反共地下军”;3、以何建权为首组织的“反共自卫队”;4、“程桂部队”;5、“驻埠广东伪军”;6、“利金卡”;7、“伪乡公所”;8、“家族自治会(应变会)”;9、“大刀会”;10、“天主教”;11、“椰师教”(笔者估计是想写“耶稣教”,即基督教);12、“同善社”;13、“民团”;14、“联保办事处”;15、“清乡委员会”;16、“铲共团”;17、“廖世材组织政治土匪组织”。

 

80.jpg

 

白埠大队这次清查的重点是寻找何、李二人留下的枪支弹药,但没有找到,只是说“有了下落线索”,人揪出来了,赃还没有,成绩就已经上报了,可以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可怜的这些村民成为了这场运动的牺牲品。

 

81.jpg

 

据网上有资料说,江西省三查运动开展了一两周,全省“自杀”人数就超过了五千人。笔者不知道白埠大队被揪出来的这些人以后的情况,也不知道是否有人自杀,但仅从追查手段和过程来看,斗争时残酷的,这一个月是白埠大队人人自危的一个月。

 

无论清队运动还是三查运动,都是文化大革命运动中的阶段性运动,这些运动的矛头指向的并不是当权派,而是普通民众,笔者以前写过《普通人才是文革最大的受害者》(该文已被删除,如阅读请点击“原文链接”)一文提到:实际上普通人才是文革最大的受害者,文革的历史也不仅仅是那些高层的权力斗争和造反派的历史,普通人在运动中的经历才是真正反映文革真实情况的历史。

 

 

转自《故纸故事》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