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自卫反击战后的记忆


--作者:大院孩子

 

11.jpg

 

79年自卫反击战的时候,我在重庆三医大附一院。

 

当时我们医院的医护人员,每个人都写了[请战书]。作为军人,国家有战事,我们当然是义不容辞啊!但是全院千把人,只有几个去了前线医疗队,当时分析会不会有燃烧弹伤,于是派了几个烧伤科的去。我当时在一院的手术室,手术室派的是二院的人,我同学去了。所以没我们的份儿。

 

没去前线,不等于没事干。作为后方医院,我院尽量出尽了地方的病号,把床位腾出来准备迎接前方下来的伤员……

 

随着战事的节节推进,伤员来了。当时伤员基本该手术的已经手术过了,手术室的基本没什么事情。于是,我被安排到脑外科帮忙。

 

当时根据伤员的轻重分病房的,重伤员一个或两个人一个小房间,轻伤员八个人一个大房间。我负责的是一个小房间,病人是一个连长。

 

连长是山西人,因为连里的机枪手中弹后,冲上去顶替机枪手,向敌人射击时,头顶中了两枪。来时,已经做过手术,人已经清醒,但是全身都不能动,说话也够呛。可吞咽什么的都是好的,来后,除了每天需要打针抗感染,就是一切的生活护理。

 

我介绍了我自己之后,就基本齐全负责打点一切啦。打针,吃药,喂饭,喂水,喂零食(慰问品,发给每个人的)接屎,接尿。主要是聊天解闷。……聊什么呐?就是每天通过报纸广播所了解的一切(包括当时的战事)。

 

虽然军龄差不多,可我比连长小好几岁。刚开始,他会有点不好意思,我告诉他就拿我当亲妹妹就行啦,后来渐渐习惯了,就好了。

 

伤员到重庆算是基本安顿妥当啦。过了10天左右,连长的老婆来看他了。话说,他们两口子76年有了个儿子,但一岁时发现儿子脑瘫,78年他老婆又怀了一个,79年反击战前后生的,反正连长是回不去的。他老婆生孩子时大出血,输液漏出来左手背大片坏死,大人孩子都是好好的了,手不行了。他老婆来的时候,老二才两个月大,背一个抱一个,一个手拎着东西坐火车来的。来了以后,大概已经是身心俱疲了,所以看见病床上的连长,非常木然,没表示出诧异或悲伤……

 

但是,我的心是在滴血的。我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利用我在医院一切可以利用的关系,带他老婆做了各种检查,问了各种治疗的措施,结果都是不乐观的。这时,他老婆淡漠的和我说:“妹子,要不是你,我这辈子都没钱做这些检查。我听你们的医生说,手可以尽量保住不拿掉,能知足啦。我来之前,我们那里告诉我要从手腕切掉呐。”后来我能做到的,就是利用关系弄了一大堆湿敷的东西,再利用关系,每天带她去免费理疗。并鼓励连长,一定努力让自己快点好起来。……

 

一天中午,我们负责大病房伤员的小护士,哭着来找我。说大病房的伤员说,要去院里告她,原因是,那些伤员嫌病号饭不好吃,食堂重新做了送来,不仅还嫌不好吃,并倒了她一身。她说他们浪费,他们就要去告她……我一听就火了,这个嫌病号饭不好吃的事情,已经有好几次了,今天居然……当我一头火往大病房走的时候,好几个人拉我,让我不要自找麻烦。我推开大病房的门,问他们谁倒的,一个大男孩理直气壮的说“我”。这时,追来的人还在拉我,我却滔滔不绝的开口了“你们为国家负伤,大家心疼你们,爱你们,为你们做每个人能做的一切。但这绝不说明你们可以理所当然的看不上大家所做的一切!就算食堂做的病号饭不好吃,可食堂也是一群和你们差不多大的战士。他们每天天不亮就起来,准备各种花样的早饭,晚上要做过宵夜才休息。每当你们说不好吃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怨言的重新做好几样。我们的小护士,每天为你们什么都干,她比你们小好几岁呢。如果她是你的亲妹妹,你下得去手吗?她都知道浪费不对,你们还不如她?你们要告她?可以!我也说你们了,连我一起告吧!不过你们自己先摸着良心想想,你们自己对不对!这个病房有八个人,讨论一下!”,转身出去的时候,我还愤愤的嘀咕着:他们连队怎么教育的?还听到背后有人小声说“她是我们团支书”。

 

下午一上班,那个大男孩就来到我们小病房,腼腆的说,姐,我们错了,以后再……我拍着大男孩的肩膀说,没事,当兵的就是有什么说什么呗,过了就过了。别放心里哦。连长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后来我大概讲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连长眨巴眨巴眼睛,乐了。哈,他虽然说不出来,心里明白着呐。

 

重伤员里,还有一个战士,因为一直神志不清,谁都不知道他是谁。在随他本人送来的物品中,有个“张世茂”的字眼,不知道是他的战友亲人还是他自己的名字,反正,一喊张世茂,他就中气十足的回答“到”。于是就只有命名他叫张世茂啦。

 

开始几天输液,后来改吃药就可以了。但是,张世茂不喜欢吃药,每次吃药,他把水吞了,把药片顶到舌尖吐出来(人是平躺着的哦)。他爱吃金桔蜜饯,就只好把药片包在蜜饯中间,让他一起嚼吧嚼吧吃进去。为此,不光我们脑外科慰问品中的金桔蜜饯都归张世茂,我还跑到别的科室,凭面子把人家的金桔蜜饯都要来留给张世茂。

 

后来,伤员陆陆续续出院归队啦。医院又开始正常收病人,我就回手术室上班了。

 

偶尔送病人到脑外科,看到连长拖着一条腿可以慢慢的走了(有一边,同侧的胳膊和腿都没劲儿),能说话了。他记得我,还会笑着打招呼。张世茂听说转到荣军院去了(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他找到家和部队没有,因为走时仍是神志不清的),轻伤员都出院啦。再后来,几十年的岁月一晃而过。

 

最近,冯小刚的芳华非常火,片子怎样不谈,至少是带出了我的这段记忆,也该说声谢谢。

 

 

转自《QQ浏览器》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