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坟地里躲搜捕、送丈夫和弟弟上战场……94岁老党员告诉你如何坚守信仰


--作者:台文

 

马秀莲,1923年出生,1940年入党,1943年参加工作,从事党的地下革命工作。无论从事党的地下工作还是在建设新中国过程中,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始终坚守信仰,保持着一名共产党员的高尚品德。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八路军女战士为她取名字

 

1923年,马秀莲出生在山东潍县(今潍坊市)。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10月,日军侵入山东。国民政府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渠消极避战,使山东省在短短半年内完全落入敌手。国土虽然沦陷,山东人民的抵抗却从未停止。在中共山东省委的领导下,山东人民配合八路军部队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敌后抗日活动。

 

1938年到1939年,马秀莲所在的村子附近有一支八路军部队驻扎,一位女八路军战士来到村里办女子学习班,马秀莲跟着这位女老师第一次学写自己的名字。“我的名字是老师给起的。她自己编教材,教女人们识字,讲抗日救国的道理,鼓励妇女解放。”老师教大家从身边最熟悉的事物开始识字,马秀莲记得,教材的第一课是“锅,什么锅,大铁锅。”

 

在老师的影响下,马秀莲和村里的大人们一起,为八路军部队缝缝补补、站岗放哨。

 

35.jpg

马秀莲(左)老人在接受云岭先锋记者的采访

 

秘密加入共产党

 

1940年,由县委一位姓王的领导和一位姓张的交通员做介绍人,不满18周岁的马秀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我大伯家的一间小屋里挂起党旗,我三哥(中共地下党员)带着我们宣誓。那时我还不太了解共产党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我愿意跟着共产党打鬼子。”

 

1942年前后,潍县附近的斗争形势恶化,日军的扫荡日渐逼近,八路军部队向外地转移,女老师也离开了。“大概是1942年吧,鬼子在清水泊地区大扫荡,潍县附近也布满了鬼子的据点,我们的组织活动基本停止了。”身为党员的马秀莲东躲西藏,机智地逃过日军多次严密的搜查。“鬼子很狡猾,到家里搜查要对户口。好在我们农村人订婚早,实在逼得没有办法,1942年秋天,我就和未婚夫结婚了。”

 

在坟地里躲过搜捕

 

1943年,已经有了丰富对敌斗争经验的马秀莲被派到寿光县北部,参加妇女工作。“我在的区委只有几个人,女同志做群众宣传工作,带着妇女们纺棉织布、组织生产,男同志一边干农会,一边领导游击队工作。”不久后,马秀莲接受组织派遣,来到昌邑县郊一座大村开展群众工作。“这个村和我以前待过的地方都不一样。村里有不少人家是伪军的家属,群众基础差,工作很难做。”在这里,马秀莲遭遇了生平最大的一次险情。

 

“有一次我从外面办事回来,刚进村就听到伪军扫荡的动静。”马秀莲平时借住的人家怕受牵连,说什么都不让她进门。凭着一点模糊的印象,马秀莲匆忙躲进了“抗日沟”(当地八路军为在平原地区开展游击作战组织军民挖出的网状壕沟),一路奔向村外的坟场。“天黑了之后,周围静悄悄地没有动静。我也不敢出声,怕被敌人发现。到了后半夜,听到有人路过,以为是敌人,紧张得要命。”在坟场里躲了一天,马秀莲才摆脱了敌人的追踪。

 

36.jpg


马秀莲(前排左三)与家人的合影

 

将丈夫和弟弟送上战场

 

在残酷的斗争环境下,八路军部队减员严重。抗战胜利前夕,部队两次在山东开展参军动员。“《在太行山上》唱‘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我们那时就是这样的。”在参军动员大会上,马秀莲到家里喊来丈夫和弟弟,把他们送到了部队。“我弟弟戴着大红花站在台上,我们都觉得很光荣。”

 

37.jpg

马秀莲被红塔区老干局授予“四好党员”荣誉称号

 

女儿直到上学才见到爸爸

 

1949年,马秀莲生下了一个女儿。“但我丈夫参加渡江战役南下了,我女儿打出生起就没有见过爸爸。”马秀莲留在山东,投入到新中国的建设工作中。在组织的关怀下,马秀莲作为工农干部进入文化补习学校学习,1年后考入山东医学院附属中学。“丈夫转战西南,几年没有音信;我在学校学习,半年才能去看女儿一次。但一来年纪偏大,二来文化基础太差,几何外语那些课程,我就跟不上了。”1955年,马秀莲中学肄业,进入昌邑县妇联工作。1956年,马秀莲接到一纸调令,从昌邑县调往千里之外的蒙自专区。“这其实也是组织照顾。我跟丈夫几年都没有见过面,他当时在河口剿匪,走不开,就把我从山东调过来和他团聚。我女儿直到这时候才见到爸爸。”

 

38.jpg

马秀莲老人在查看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章程》

 

在云南,马秀莲一直工作到1982年光荣离休。“我入党这70多年以来,国家发生的变化,是我们那个时候想也不敢想的;尤其是我们党也在不断发展、前进。今后的日子,我想象不出会有多好。”马秀莲说,“我现在每天坚持看新闻,区委送来的学习材料我也一样跟着学,最近还在学习新党章。许多工作我做不了了,可是思想不能落下。我永远是个共产党员。”

 

 

转自《云岭先锋》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