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这样走过民族资本家蒙难记
分类:

 

民族资本家蒙难记

 

【编者按】新中国建立初期,mao泽东曾说中国近代史上有四个人不可忘记:搞重工业的张之洞、搞纺织工业的张骞、搞交通运输业的卢作孚、搞化学工业的范旭东。后来,张之洞墓被掘,弃尸荒野;张骞墓被掘,棺木尸骨被毁,故居夷为平地,祠堂被破坏;卢作孚在五反中受辱自杀;范旭东去世于1945年,其搭档候德榜在文革中抑郁辞世。

 

下面让我们记录下中国的部分民族资本家所遭受的屈辱和磨难。

 

上海和陈毅言论

 

在工商改造的腥风血雨中,资本家、业主、商贩统统上交了他们的资产。其中有不少不堪屈辱而轻生的。当时在上海任市长的陈毅就曾每天询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指那一天又有多少资本家跳楼自杀。这样在几年内,就在中国全面取消了私有制。

 

28.jpg

卢作孚

 

爱国实业家,民生公司创始人,航运业先驱,白手起家。1938年曾不顾日军轰炸,抢运后撤人员和迁川物资,导演中国版敦刻尔克大撤退,抗战期间,民生公司共抢运150余万人、物资100余万吨,因遭日机轰炸牺牲100余人。1950年携大批轮船回大陆,此后生意寥落,后来申请1000万贷款,遭拒。于是员工掀起轰轰烈烈批斗运动,要求卢作孚将船卖掉发工资,卢作孚自幼养大的义子出面揭发,说卢曾搬了船上的两只沙发回家,是为贪污,卢作孚不堪侮辱服毒自尽。

 

在五反期间,民生公司副经理及大船船长以上骨干,几乎全部入狱“审查”,卢作孚的得力助手郑璧成先被关押后被除名,邓华益被“资遣”,有两人被处决,包括民生机器厂厂长陶建中。

 

晏阳初曾说:“卢作孚是个完人。”梁漱溟说卢作孚“胸怀高旷,公而忘私,为而不有,庶几乎可比于古之贤哲焉。”这位爱国民族资本家一生简朴,埋头实干,得历任政府尊重。

 

29.jpg

武百祥

 

著名民族资本家,在哈尔滨创建同记,十分简朴,每日步行上班,不纳妾不嫖娼,后在同记推行股份制,给员工分红,并修建职工医院、浴池、运动场等福利设施。在家乡开办学校。1955年同记改为公私合营,“引蛇出洞”的大鸣大放时提出应定息18年,被打为右派,文革遭残酷批斗,八十多岁的他自缢身亡。

 

武百祥只读过5年私塾,没什么文化,后自己苦读,甚至还学外语,总算能够自己写一点东西,言辞达意。“九一八”后,他亲自动手写出题为《倭奴寇我东北》长千余字的传单,印刷几千册,呼吁哈尔滨各界同胞联合起来抗日救国。

 

30.jpg

郭琳爽

 

中山人,父辈在香港创办永安公司,他曾任上海永安总经理,将之发展成中国最大百货企业,抗战时带头销售国货、抵制日货,并组服务团救护难民,大量捐献物资。

 

1949年未赴香港,1956年永安公私合营,1966年变为公有。文革时被关入牛棚并被抄家,财物洗劫一空,70岁的他遭批斗殴打,1974年因病去世。1966年,这位上海首富前往香港为父亲做九十大寿,接到上海统战部让他回去参加文革的电话,匆匆赶回,结果一回来就被中学生抄了家。他爱好玉器,珍藏百余件,全部被砸毁。他在家门张贴署名大字报,表示“愿将家俬全部献出”,但仍遭批斗。

 

31.jpg

乐松生

 

民族资本家,同仁堂乐氏第十三代传人。曾任天津达仁堂副经理20余年,1949年兼任北京同仁堂经理,为人随和,体贴员工,声誉甚佳。1949年后,抗美援朝时带头认购公债并捐款,率先申请公私合营,使同仁堂变国有。

 

32.jpg

冼冠生

 

2006年,中华老字号品牌价值百强公布,冠生园居食品商号榜首。其创办人冼冠生,民族实业家,从上海的一个地摊小贩,摸爬滚打成为上海旧时四大食品公司之一的总经理。在1952年五反运动中被诬犯有“五毒”,遭遇侮辱逼供,从冠生园大楼上跳下,毙命于南京路上。

 

33.jpg

康心如

 

四川美丰银行总经理,积极参加抗日救亡,一诺千金,在动荡中筹款供平民储户取现逃亡。1949年后以私人积蓄维持银行运作,次年被迫停业,1957年打为右派,大量财产被夺,文革时工资停发,医疗报销单被退回,上写“滚你妈的蛋”,后被抄家,锅碗瓢盆换洗衣服都被搜光,1969年底凄凉离世。康心如声誉甚佳,国民政府发行银圆券,货币波动大,他便规定,凡存银元的储户都写做“圆”,存纸币的写做“元”,将来储户取钱时,存银元的一定给银元,避免储户受货币贬值影响。

 

34.jpg

蔡叔厚

 

拥有钱庄煤矿电机公司等大批产业,实则是中共党员,制造首批无线电发报机,曾掩护叶剑英等大批党内人士,被称作“党内孟尝君”,还在国民党内发展多名中共卧底,获大量情报。1949年后将所有财产充公,只领一份工程师工资,文革被投入秦城监狱,成无人审问寄押犯,喊著“冤枉”死去。

 

35.jpg

董健吾

 

上海青浦首富董家之子董健吾,加入中共地下党,将家中所有财产全部做为党费上缴,然后又继承了姑妈的大笔遗产,也全部上缴。钱还有得剩,就办幼稚园,收养了毛岸英、毛岸青与毛岸龙等幼儿。后来新中国成立,美国人斯诺来华,求见董健吾,找了好久,才在监狱中找到,放出来之后,复关押,死于狱中。

 

结语:经过工商改造,在中国社会消灭了私有财产,夺取了中国民族资本家的财产,消灭了他们的肉体,同时,也断绝了中国民族资本家所传承的民族的精神和文化。

 

 

转自《学人说史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