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大陆高校折腾史


--作者:炫舞

 

自建国以来,中国高等教育一直在磕磕跘跘中行进。回顾中国高等教育的历程,可以看到中国高等教育历尽种种磨难,尚未走上平稳发展的坦途。现按照时间的顺序,历数中国高等教育,所受到的戕害。

 

01

 

第一次折腾

1952年院系大调整

 

1952年,教育部拟定发布了“关于全国高等学校1952年的调整设置方案”。刻板地仿照,苏联工业技校模式,对民国时期,被迫留下来的高,校进行了调整。

 

准确的说,是肢解。

 

这次调整。保留了少数文理科综合性大学,撤消综合大学中的二级学院。

 

按行业归口,建立单科性高校;政府接办改造了65所私立高校、取缔24所教会津贴的高校。

 

当年。名噪一时的“东方哈佛”圣约翰大学,燕京大学,震旦大学等名校,都未能幸免于难。

 

比如。清华,浙大等,都被削的只剩下工学院。

 

照搬苏联高教统一的模式。抹煞了学校之间的差异。然而,分科过细,又使得高校的专业设置,变得相当狭窄。

 

学生的知识结构单一,影响了学科之间的渗透和人才的发展。

 

这次调整,还片面偏重工科。忽视理科。取消了很多高校的政法、财经等人文社会学科。导致了长期以来严重缺乏法律和金融人才,导致中国整整几代人缺乏人文精神的熏陶,导致道德的滑坡。

 

02

 

第二次折腾

1958年高教育“大跃进”

 

19583月,陆定一在农业中学问题座谈会上提出,要在每一个地区办一所大学。

 

6月,刘少奇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指示,“将来势必每个县有一所大学,准备十年达到这个目的。现在是否,给每个县派一个、两个或几个大学生。这样学校,就可以办起来了……”

 

全国各行各业都在大跃进,高等教育规模的发展也突飞猛进。

 

全国高等学校1957年有229所,到了1958年秋天,全国各地已经建立起了23500多所业余“红专”大学和半工半读大学。

 

那时的口号是“知识分子劳动化;劳动人民知识化”。

 

没有办大学的条件,就走“群众路线”。

 

黑龙江省鹤岗市,是一个典型的事例。书记亲自挂帅,各方积极支援,七天办起了大学。号称除了用一元七角钱制作校牌外,一分钱也没花。解决师资的办法是,“大学生教大学生、高年级教低年级、专兼职教员相结合”。

 

没有足够的生源,在政治优先的入学准入制度下,工人、农民、速成中学的工农毕业生和干部,只要具备推荐的条件,不需要经过任何书面的考试,就可以上大学。高校中每年出身于工农学生的比例,从1951年的19%增加到1957年的36%

 

1958年,由于实行了新的优先入学的办法,这部分人增加到了48%,而1959年到1960年则增加到了一半以上。

 

高等教育“大跃进”。让中国高等教育的质量大踏步后退。

 

03

 

第三次折腾

1958年-1976年高考的不宜录取政策

 

在高等教育大跃进的同时,高中毕业生供不应求的情况下,还严格执行了高考不宜录取政策。

 

按照要求,从1958年起,高考前对学生一一作了政审。政治审查的依据,并非个人表现或学习成绩,而是家庭出身和社会关系。

 

政审结论,基本分为四类:

 

1.可录取机密专业;2.可录取一般专业;3.降格录取;4.不宜录取。

 

出身地主富农、资本家家庭的,家长被划为右派的,有海外关系的、社会关系复杂的学生,基本上,都是不宜录取和降格录取者。

 

高考不宜录取政策“名正言顺”地将教育的不公平、不公正合法化。

 

大批优秀高中毕业生,就这样莫名其妙地丧失了受教育的权利。

 

被极其粗暴地,拒之于高等学校大门之外,有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另样人生。

 

高考不宜录取政策。在强化教育不公平的同时,使原本走入严冬的高等教育质量雪上加霜。

 

2500年前孔子就提出“有教无类”。遗憾的是,社会发展到现代,声称要“解放全人类”。

 

可在本国。连高中毕业生的学习机会,都要无耻地剥夺。

 

04

 

19661976

文革全面摧残高等教育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高等学校停止招生。

 

大批知识青年。被送到农村,参加农业劳动。                                                         

1968年毛委员在“七·二一指示”中说:“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

 

19708月,“文化大革命”期间。大学开始招收第一届工农兵大学生。

 

不论文化程度,不管年龄大小,只强调政治条件。只要被组织推荐,就可以上大学。

 

当时报刊。广泛报道了高考时交白卷进入了大学的张铁生。宣称“大学,就是大家来学”的五十多岁的农民王大学。

 

这些。都被称颂为新大学生的楷模。

 

1976年,全国仅“七·二一”大学,就恶性膨胀到33374所。

 

滑天下之大稽的是。到文革结束,80年代初全国进行“双补”,进行初中文化补课和技术补课,规定医学院校的工农兵大学生,必须取得初中补课合格文,才认可他们的大专学历。

 

这可以成为世界高等教育史上的奇谈。

 

由此。我们可以想见,文革期间的所谓高等教育质量,差到怎样不堪的地步。

 

05

 

拨乱反正开始

 

1977年,邓小平83日召集了座谈会。

 

86日下午,会议讨论的重点转移到高校招生这个热点问题上。

 

有人提到当时清华大学的教育质量时说,现在很多人小学毕业,补习了8个月,就学大学的课程,读了三年就毕业了,根本没什么真才实学。

 

邓小平同志听了此言,当即不满地说:“那就应当叫清华中学、清华小学,不能叫大学。”清华大学的教育质量尚且如此,其他高校的教育质量可想而知。

 

如果说。高等教育大跃进,让中国的高等教育奄奄一息。

 

至此。可以说中国的高等教育,已经彻底死亡。

 

06

 

90年代初

高校合并之风骤然刮起

 

1990年起,高等学校大合并。

 

1977年冬天,恢复了高考,被关闭了十多年的高考考场又重新开放了。

文革以后百废待兴,教育因其本身的规律,运行有一定的周期,调整需要较长的时间,而当高等教育逐步恢复正常运行之际,又面临新一轮的折腾,高校合并之风骤然刮起。

 

1990年起,全国有一千多所高等学校、中等学校被卷进了合并风,共形成了412所合并的高校。

 

高校合并。本质上是一种在不改革体制、不改善教学的条件下,靠扩大规模的方式办“一流教育”,这不仅是徒有形式,而且其效果是适得其反。

 

高校合并。使目前高校出现盲目求大、历史特色丢失。

 

不但。没达到“学科专业优势互补”的预期,反而使很多高校多年积累形成的教育品牌、专业特色消失殆尽。

 

高校合并还带来了管理难,大学内非教学机构本来就冗员充斥,合并后问题更为突出,机构庞大、人员臃肿、责权不清、效率低下,等等问题难以避免。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各高校合并,都有新闻见诸报端。

 

强调高校合并,是本着自愿的原则。

 

我们实在难以想象,有一千多所高校,在同一时段,放下高校至关紧要的工作。

 

甚至,放弃自己的品牌,“自愿”做这样的麻烦事。

 

07

 

同一机构

对同一事件进行研究

能同时做出两份结论完全相反

研究报告

荒谬

 

而。实际上,在合并风中,有教育部的官员透露,有些地方的高校,比如杭州的四所高校,不愿意合并,教育部专门派员坐镇,强行达到合并的目的。

 

当时。在两会上,教授们对高校合并提出异议。某主管教育的中央领导,竟然大动肝火,在会上拍桌子(那就是李、陈之流)。

 

还必须指出的是。高校合并的决策,完全缺乏科学依据。

 

据我所知,某些权威的研究机构,受教育行政部门委托,做高校合并的可行性研究,论证高校合并的势在必行;同时也接受反对合并的高校的委托,论证了高校合并的不可行。

 

同一机构,对同一事件进行研究。能同时做出两份,结论完全相反的研究报告。

 

科学性何在?

 

高层决策的依据又何在?

 

自上而下的高校合并,是典型的“计划经济”思路。

 

是大跃进好大喜功,在新历史阶段的又一表现形式。对高等教育产生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

 

08

 

1999年始

高校的疯狂扩招

 

高校合并风,正方兴未艾时。

 

与此相应。在“高等教育拉动内需”,错误思想指导下,高等学校,盲目扩大了招生规模。

 

1998年,全国高校招生108.3万。

 

1999年,普通高校招生总数达153万人,比上年增加45万人,增幅达42%

 

此外。成人高等教育扩招10万,研究生扩招3900人,加上电大、民办等其它类型高等教育,实际招生总规模接近270万。

 

高等教育本专科,在校生718.91万人。比上年增加95.82万人。

 

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10.5%,比上年提高0.7个百分点。

 

这一扩招规模和增幅。在建政以来的历史中,是少见的。

 

2000年,普通高校实际招生为220万人,比1999年增加35%,比1998年几乎翻了一番。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11%。

 

2005年,各类高等学校在校生,2004800万人的规模上再翻一番,达到1600万。

 

2006年,高校毕业生为413万。比2005年增加了75万,增长率为22%

 

前教育部副部长袁贵仁称,到2010年,高中教育毛入学率将达到80%左右。

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将达到25%左右。

 

2000年,普通本专科在校大学生为556万人,2005年这一数字达到了1562万人。

 

根据教育事业发展“十一五”规划纲要。到2010年普通本专科将达到2000万人,将再扩招438万人。

 

与此同时,研究生也在扩招。

 

1982年,研究生招生数仅有1.1万人,2006年已达34.4万人,是1982年的30倍。

 

2008年研究生招生计划安排44.9万人(博士5.9万人,硕士39万人),比2007年增长6%

 

09

 

严重的扩招后遗症

 

债务风险

1.高校扩招引发债务风险。

2.公办高校贷款规模,高达2000亿元—2500亿元。银行从2004年开始逐渐收紧贷款,高校欠款难以归还。

 

学生综合素质全面下降

3.教育质量和学生综合素质的下降。

 

贫困家庭无力承担巨额学费

4.无数贫困家庭的无力承担巨额的学费。

5.这不仅使这些家庭的生活陷入更为凄惨的境地,而且又有大批学子,失去进入高校学习的机会。

 

进一步加剧就业难

6.大学生就业难问题日渐突出。

 

结论

 

60年来。前30年强调“,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按政治需要发展教育;10年是调整时期;后20年要“拉动内需”,为经济收入,扩展教育。

 

60年中。从未按照教育科学本身的规律规划、协调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

 

对于个体而言,前30年,没有平等地得到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是因,家庭出身等政治因素导致。

 

而。近20年。没有平等地得到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则因家庭贫富不均而导致。

 

高等教育不只是专业教育。身心健全人的教育亦不可忽视。

 

高等教育已经折腾不起了。

 

高等教育,得按照自身发展的科学规律运行。

 

 

转自《思之享》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