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上一代交给我的一些我不想要的东西


--作者:洪晃

 

74.jpg

洪晃:中国互动媒体集团CEO,《世界都市iLOOK》杂志主编兼出版人。12岁时被送往纽约学习,1984年毕业于美国纽约州瓦瑟学院。曾经做过咨询、有色金属贸易、投资等方面的工作。专栏作家,出版自传《我的非正常生活》和杂文集《无目的的美好生活》、《廉价哲学》。

 

1

 

29岁生日那一天一个人在纽约,早上起来有了个突发奇想,我要和我已经离异多年的父母在一个房间里吃一顿饭。算一算,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在一个空间看见他们两个人了。他们分开的时候我太小,我几乎记不得任何只有我们三个人的场景。那天,我有点预感我和陈凯歌的婚姻不可能维持下去,我特别想叫我的父母都坐在我面前,和所有其他家庭一样,安慰他们的女儿,告诉我,我这辈子还是会找到我爱、也爱我的人。我请他们两个一周后到我这里吃晚饭,但是没有说明任何理由,装着是闹着玩的事,结果是阴错阳差,他们两个都觉得这样不好玩,我也没有办法再找回去说,我又要离婚了,来陪我说说话吧,所以这顿饭就没吃。

 

我至今不明白我为什么不能跟我父母直说:“我又要离婚了,来陪我说说话吧。”

 

75.jpg

婴儿时期的洪晃和父亲洪君彦、母亲章含之在一起

 

2

 

离开纽约之前我决定去看一个心理学大夫,这不是有病的行为,在纽约几乎每个正常人都得看心理学家。我那时候在德国金属公司工作,人事部经理是我的朋友,她知道我要调回中国之前跟我说:“你有一千多块钱的心理学治疗从来没有报过。”我就本着中、美、德通用的“不用白不用”精神去看了一个心理学大夫。

 

我是被这个心理医生“挤”进来的一个正常人,他实在太忙。纽约正常人太多。我坐在他办公室外期待着我能狂说我自己的45分钟。在我之前,一个西服革履的男人昂首挺胸地跨入医生的办公室,浑身充满了只有投资银行家才有的“宇宙主宰者”感觉。半个钟头以后,这个人擦着眼泪、缩着背从里面走出来,变了个人。我想:“WOW,心理大夫真是神仙。该我喽。”

 

76.jpg

章含之怀中的女儿

 

我很失望这个大夫没有我电影里老看见的可以让病人躺着说话的那种长沙发。我被安置在一个单人沙发里面,虽然很舒服,但是还是没有达到我的期望值。

 

“你知道你为什么在这个办公室吗?”大夫问。

 

“我又要离婚,有点不知道我为什么维持不了婚姻。”

 

“你多大了?”

 

29岁。”

 

“这是你第几次婚姻?”

 

“第二次。”

 

“嗯。”大夫好像感觉到我的困惑了,“我们先说说你的家庭吧,你爸爸妈妈是……”

 

“我爸爸妈妈也离婚了。”

 

“啊,”大夫记了个笔记,“那他们的父母哪?”

 

“我的外祖父有三个老婆,第一个是个知识分子,他们过不到一起,所以就分开了,有三个孩子,一个自杀了,一个疯了,还有一个也是半疯,他认为希特勒还活着,而且藏在中国。”

 

大夫看了我一眼:“是同时有三个老婆?”

 

“是”。

 

“在那儿?”

 

“在中国。”我心里说,你做梦吧你,你没戏,在纽约娶三个媳妇。

 

77.jpg

少女洪晃和父亲洪君彦

 

他好像看出来我想什么了。“我觉得一个就够受的,你的外公真不是凡人。第二个老婆呐?”他问。

 

“第二个老婆是我的外婆,带我长大,但是好像原来是青楼里的,我妈妈是抱来的,因为我外婆不能生孩子。”

 

我看了大夫一眼,他开始疯狂地记笔记。“第三个老婆原来是一个上海黑手党青红帮的头头杜月笙的情人,我外公是黑手党的律师,他们在重庆的时候互相换了情人。我到十二岁才第一次见到他。”

 

大夫还在写,头也没抬道:“接着说。”

 

“我爸爸的爸爸有两个老婆,但是我才三岁的时候他们就过世了,我爸爸有七个兄弟姐妹是同父同母,还有四个是同父异母。”我看了大夫一眼,他还在狂记“我爸爸和我妈妈在我九岁那年分开了,我妈妈后来的丈夫是中国前外交部长,我爸爸后来的老婆是个美女演员,有金花的称号”

 

“你妈妈的亲生母亲你见过吗?”大夫问。

 

“噢,对了,”我在他的提醒下想起来,“我妈妈的亲生母亲是原来上海的交际花,外号叫‘康克林西施’,我妈妈是私生女,所以让别人领走了。后来这个漂亮女人又嫁了人,而且有四五个孩子。

 

78.jpg

昔日杂志上的“康克林西施”

 

大夫摸了一下头上的汗珠,我头一次看见写字也能让人出汗。“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他问。“有一年大地震,地震第二天瓢泼大雨,我妈让我去火车站接‘外婆’,可是那年我外婆已经死了六年了,还说我有一个表哥叫平平,一个表妹叫罐罐,他们会在火车站的大钟下面等我。我以为我妈给震糊涂了,家里瓶瓶罐罐碎多了,就说胡话了。我说我不去,下这么大雨,接个死了六年的外婆,还要在大钟底下找瓶瓶罐罐,这纯属于瞎胡闹。我妈说,你别闹,快去吧,别让你外婆等。”

 

79.jpg

洪晃的母亲章含之(后排中立者)少女时期,与养父母章士钊一家的合影

 

“后来呢?”

 

“后来我就去了,大钟下面瓶瓶罐罐举着伞,见了我就喊我小名,看样子认识我。”

 

“那后来呢?”

 

“后来我们进了火车站,接到了一个有严重风湿关节炎的老太太。”

 

“然后哪?”

 

“然后就回家了。”

 

“她漂亮吗?”大夫已经不记笔记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明明是我给他说故事来了,为什么还得付他两百美金?!

 

“不漂亮。”

 

“一点都不漂亮?”

 

“可能年轻时候还行吧,看得出来有点妖气。”我不在乎地说。“你不喜欢她?”他试探道。

 

“谈不上。我不认识她。”我说。

 

“我听出来你不喜欢她。”他坚持道。

 

“那就不喜欢吧,她也不喜欢我,她不是我外婆。”

 

“你父母什么时候离婚的?”他改了话题。

 

“我十二岁的时候。”

 

“你怎么想这件事情?”

 

“大概是应该的吧,我的记忆中没有他们在一起高高兴兴的时候,都是在吵架。”我开始有点难受,头一次意识到,我父母离婚是我不喜欢谈论的一个事情。

 

“你父母后来又结婚了吗?”大夫问。

 

“我妈嫁了外交部长,我爸娶了一个大美妞电影演员。”我回答道。

 

80.jpg

“我妈嫁了外交部长”

 

81.jpg

“我爸娶了一个大美妞电影演员”

 

大夫看了看我,说:“你不是在编故事吧?”

 

我笑了,有点觉得这个大夫怪可怜的,像我这么乱七八糟的人连纽约都是少见的。我摇摇头,继续给他讲:“我12岁就被送到美国来了,16岁被送回去,因为我妈和她的丈夫下台了,被办了学习班。”

 

“什么叫学习班?”大夫问。

 

“就是被软禁了。”我解释。

 

大夫又吃了一惊。“中国下台的部长都被软禁吗?那你怎么办?

 

“现在不,但是那时候软禁就算是照顾了,有好多都在监狱里面。”我不知道如何向大夫解释当时中国的政治斗争和其株连九族的可怕特征,这故事太复杂了。“就这么说吧,”我把事情简单化了一下,“我两年没见到我妈。”

 

82.jpg

童年洪晃

 

“那你父亲哪?”

 

“我爸找了个新老婆,跟我不对付。”我叹了口气,这些都是我最头疼讲的事情,但是既然来了,还付了钱,就说吧。“我那时候挺惨的,我的老师提醒我,我大概不可能上大学,因为在中国上大学需要有比较干净的政治背景,我的一个亲戚告诉我,我后妈已经发话,就是我考进大学,她也不愿意让我爸出这份钱。我就一气之下没在中国上大学,去工作了。”

 

“你最难受的时候是什么?”

 

“我最难受的时候是我16岁刚从纽约回到北京的时候。正好是冬天,又是春节,但是我父母都不在身边,只有一些在我们家看着我继父的人,大年三十让我去给他们买菜,把我关在外面,差点没冻死。

 

“那时候你最想谁?”

 

“最想我外婆。”我觉得嗓子眼有点堵,难受。

 

“你想你外婆时想什么?

 

“想她死的时候头发有些乱,是我给她梳整齐的。”我终于哭了,像小时候受了委屈要跑到我外婆身边一样,哭得特别伤心,我觉得我身边就站着一个拿着紫砂茶壶的老太太,她在轻轻地抚摸我的头,说:“嘘……乖妞……不哭。阿婆给你讲故事……”

 

83.jpg

少女洪晃

 

84.jpg

少女脸上的阳光,来自于远离家族大洋彼岸

 

我是会撒娇的孩子,为了让她多摸我一会,使劲地哭,没完没了的哭……

 

我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大夫递给我一盒纸巾,说:“时间到了,我觉得效果很好,下次我们再谈谈你最近要离婚的事。”

 

我把脸擦干净,说了谢谢就出去了,大概也是哭哭啼啼,缩着背。

 

我出了办公大楼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可是感觉舒服多了。

 

尽管如此,我再也没有回去,有些事情我最好还是别再去想了。这种自怜偶尔一次就够了,多了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转自《我的历史》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