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文革”中被毁重点文物

 

99.jpg

 

“文革”中被毁坏的具有代表性的文物包括:其一、三皇五帝遗迹:炎帝陵主殿被焚,陵墓被挖,并被焚骨扬灰;造字者仓颉的墓园被毁,被改造成了“烈士陵园”;山西舜帝陵被毁,墓冢挂上了大喇叭,成了传播“革命思想”的主阵地;浙江绍兴会稽山的大禹庙被拆毁,大禹塑像被砸烂,头颅被齐颈部截断,放在平板车上游街示众。

 

100.jpg

101.jpg

 

其二、佛教胜迹:世界佛教第一至宝,佛祖释尊在世时亲自开光的八岁等身像被捣毁;新疆吐鲁番附近火焰山上的千佛洞的壁画,曾被俄、英、德等贪焚商人盗割,卖到西方。但那运到国外的壁画毕竟被博物馆珍藏,并未毁掉。而中国人自己干的‘破四旧’却重在一个‘破’字:将剩下的壁画中的人物的眼睛挖空,或干脆将壁画用黄泥水涂抹得一塌糊涂,存心让那些壁画成为废物;唐代高僧褒禅结庐安徽含山县花山,死后弟子将山名改为褒禅山。宋王安石游览此山,曾作《游褒禅山记》,褒禅山遂名扬四海。因是‘四旧’,褒禅山大小二塔被炸毁。

 

102.jpg

 

其三、孔子胜迹:孔子的坟墓被铲平,“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的碑文被砸得粉碎!庙碑被砸碎,孔庙中的泥胎塑像被捣毁。孔老二的七十六代孙孔令贻的坟墓也被掘开;安徽霍邸县文庙,雕梁画栋、飞檐翘角,龙、虎、狮、象、鳌等粉彩浮雕皆为精美的工艺美术品。房饰浮雕被砸毁;山东莱阳文庙的大成殿,雕梁画栋、飞檐斗拱,气势雄伟。“文革”期间,大成殿被拆除;全国四大孔庙之一的吉林市文庙,‘破四旧’中严重受损,荒废多年,文革后历时五年方才修复。

 

其四、老子胜迹:全国最大的道教圣地老子讲经台及周围近百座道观被毁。

 

103.jpg

 

其五、汉代人物胜迹:和县乌江畔项羽的霸王庙、虞姬庙和虞姬墓,香火延续两千年。“横扫”之后,庙、墓皆被砸成一片废墟。文革后去霸王庙的凭吊者,见到的只是半埋在土里半露在地上的石狮子;在横扫一切的风暴中,霍去病的霍陵也遭了殃。香烛、签筒被打烂之外,霍去病的塑像也被毁;医圣张仲景的塑像被捣毁,墓亭、石碑被砸烂;“张仲景纪念馆”的展览品也被洗劫一空,“医圣祠”已不复存在。

 

104.jpg

 

其六、三国两晋人物胜迹:河南南阳武侯祠中的“千古人龙”、“汉昭烈皇帝三顾处”、“文韬武略”三道石坊及人物塑像、明成化年间塑造的十八尊琉璃罗汉像全部被捣毁,殿宇饰物被砸掉,珍藏的清康熙《龙岗志》、《忠武志》木刻文版被焚烧;汉中勉县“古定军山”石碑,也因诸葛亮是个“地主份子”而被砸毁。山西运城博物馆原是关帝庙,因运城是关羽的出生地,历代修葺保养得特别完好。门前那对高达六米的石狮子可能是全国最大的。“文革”中,那对狮子被砸得肢体断裂,面目全非。母狮身上的五只幼狮都砸成了碎石块;书圣王羲之的陵墓及占地二十亩的金庭观几乎全部平毁,只剩下右军祠前几株千年古柏陪伴书圣,使其成为失去了居所的亡魂。

 

其七、唐代人物胜迹:安放在觉拉寺,文成公主当年亲自主持塑造的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塑像被捣毁。

 

其八、宋代人物胜迹:合肥人代代保护、年年祭扫的“包青天”墓,也毁于一旦;河南汤阴县中学生将岳飞等人的塑像、铜像,秦桧等“五佞党”的铁跪像,连同历代传下的碑刻“横扫”殆尽;杭州“革命小将”砸了岳庙,连岳飞的坟也刨了个底朝天。岳武穆被焚骨扬灰;宋代诗人林和靖(9671028)的墓也在被毁之列。

 

宋代大文豪欧阳修的《醉翁亭记》,经由另一宋代大家苏东坡手书,刻石碑于安徽滁县琅玡山脚。当初欧阳修作文的醉翁亭,至今已近千年。前去革命的小将不仅将碑推倒,还认真地将碑上的苏氏字迹凿去了近一半。醉翁亭旁堂内珍藏的历代名家字画更被搜劫一空,从此无人知其下落。

 

105.jpg

 

其九、元代人物胜迹:内蒙古草原上的成吉思汗陵园被砸了个稀烂。

 

其十、明代人物胜迹:朱元璋巨大的皇陵石碑被拉倒,石人石马被炸药炸得缺胳膊少腿,皇城也拆得一干二净;王阳明庙和王文成公祠两组建筑包括王阳明的塑像,全部在“文革”被摧毁;海南岛的明代名臣海瑞的坟墓被砸掉,一代清官的遗骨被挖出游街示众;湖北江陵名相张居正的墓被红卫兵砸毁,焚骨;北京城内的袁崇焕的坟也被夷成了平地;黎平故里安葬有明末名臣何腾蛟,他的祠堂中的佛像被扫了个一干二净,何腾蛟的墓给挖了;河南安阳县明赵简王朱高燧的墓被挖毁。

 

吴承恩的故居位于江苏淮安县河下镇打铜巷,故居不大,三进院落,南为客厅,中为书斋,北为卧室。几百年来,曾有无数景仰者来此凭吊。“文革”中,吴氏故居也难逃一劫。

 

其十一、清代人物胜迹:张之洞的坟被刨开后,墓里没有一件像样的珍宝。于是,红卫兵们便将张氏夫妇尚未腐烂的尸体吊在了树上。张氏后人也不敢收尸,任凭尸体吊在树上月余,直到被狗吃掉。北京郊区恩济庄的李莲英墓,也被凿开。李莲英的头被人当足球踢。一帮初中生在一位年轻教师的带领下,以“让保皇派头子出来示众”为由,刨开了康有为墓,将他的遗骨拴上绳子拖着游街示众。“革命小将们”一边拖着骨头游街,一边还鞭挞骨头,好象相信康氏灵魂附着在骨头上似的。游完街,康氏的头颅被送进“青岛市造反有理展览会”,标签上写道:中国最大的保皇派康有为的狗头。

 

《聊斋志异》作者蒲松龄的坟也被红卫兵掘开。教书匠蒲松龄真穷,墓里除了手中一管旱烟筒、头下一迭书外,只有四枚私章。他们对蒲氏私章不屑一顾,弃之于野,尸体被捣毁;建于一九五九年的吴敬梓纪念馆在文革中被铲平;山东冠县中学红卫兵在老师带领下,砸开千古义丐武训的墓,掘出其遗骨,抬去游街,当众批判后焚烧成灰;清末章太炎、徐锡麟、秋瑾,乃至“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中的杨乃武的墓,都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声中作了牺牲。

 

其十二、当代人物胜迹:浙江奉化县溪口镇蒋介石旧居,蒋氏生母的墓被上海的大学生领导的宁波中学生掘开,其遗骸和墓碑都被丢进了树林;南漳县为抗日名将张自忠建造的张公祠、张氏衣冠冢和三个纪念亭均被破坏;杨虎城将军,虽被国民党处决,仍是红卫兵眼中的“国民党反动派”,墓及墓碑也未幸免。

 

 

转自《厚德堂古董》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