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天津老房子与文革


--作者:张翔

 

本人在长期以来收集名人旧居的过程中,经常发现很多人物的历史在19661976年是空白,这引起了本人的好奇心,查阅了很多资料以及后人口述后,决定将文革时期老房子的故事记录下来。这里面必定有有不完整、不准确的地方,希望各位读者给予指正,更希望提供资料和线索。

 

001、睦南道120号,原为歌唱家李光羲的岳父王世明修建。1954年卖给了著名银行家、收藏家张重威。张重威(19011975)中南银行天津分行总经理,1949年升任总行副总经理赴任上海。1953年银行停业后返回天津,放弃一切工作潜心古文研究。文革期间,4万余册珍品图书被抄。幸文革后,其后人索要回3万余册。

 

20.jpg



张重威旧居

 

002、原山东省长熊炳琦(188519591937年来到天津后,曾住过宝士徒道(营口道),1939年又住进了红墙道(新华路)的太古郑家。1949年后,搬到了今天的睦南道127号。熊炳琦有六子二女,其二子熊正文是著名经济学教授,曾是胡适的秘书长。在文革期间,熊家被抄,睦南道房子一层被霸占,其长孙只能居于二层,至今龃龉不断。

 

003、金城银行成立时,聘请了在横滨正金银行工作多年的阮寿岩做了第一任天津行总经理。其后人靠吃股息生活地自由自在,30年代在大理道租住,原房是东北人建的。原来一共住三层,后来就越住越小了。像这样在五大道居住的有很多富二代和官二代,我们在文革时期的经历可想而知。很多人到现在都不愿意开口谈那段事情。

 

004、睦南道109号的方先之旧居大家都不陌生。方先之(19061968)中国骨科先驱,天津骨科医院创始人,被誉为骨圣,这样的称号在现代医学界也算奇迹了。他创建了天津骨科医院,当年全国的骨科医生都要到天津骨科医院学习实践后才能上岗。文革开始,方先之受到猛烈冲击,数次被批斗,19686月因肝癌离世。今天解放南路上的天津医院,依然以骨科而闻名。文革期间,天津医院曾改名为“反帝医院”。


21.jpg

 

方先之


 

005、常德道71号,1945年到1955年,著名给排水专家,康乃尔大学土木工程硕士,中国给水排水设计院首任总工程师刘茀祺(19041955)曾在这里租住。她的夫人是一位美国人--格蕾丝(19011978),一直做家庭妇女。1957年格蕾丝应聘到李霁野为主任的南开大学外语系教授英语,19684月,她被作为美国特务在大礼堂同娄平先生等一同遭到批斗。当时她还是美国国籍,不知道是否格蕾丝是唯一被批斗的美国人!

 

006、袁世凯的后人大都居住于天津。袁家楫--袁世凯之孙,袁克文四子--解放前夕在国民党海军驻守妈祖岛时,趁机溜走,借道香港飞回大陆,但等待他的是及其不公正的待遇。文革时,他在南开饮食公司工作的妻子被揪斗,几个“革命群众”一次又一次地轮流与她摔跤。结果肾被摔坏,不久便血,引发癌变,死在医院的病床上。

 

007、常德道69号,著名神经外科专家赵以成(19081974)的家。赵以成被国内外誉为“中国神经外科奠基人”,天津也被医学界公认为是中国神经外科的“发源地”。文革中,赵以成被扣上“反动学术权威”的罪名,受到严重迫害,并强迫在医院接受劳动改造。1974年因癌症去世。

 


22.jpg


赵以成

 

008、范权(19071989)我国儿科医学奠基人之一,天津儿童医院院长。他的夫人姓孙,也是天津儿童医院护士,范家住常德道和桂林路的交叉处。范权早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1965年,范权下乡在蓟县“农村医疗队”工作,1966年文革开始后被“揪”回医院“斗争”。19668月下旬,红卫兵抄了范权的家。他们把范家的书堆在门外焚烧。孙女士被强迫跪在火堆旁边。她的脸被烧焦。红卫兵还用她家里的面包裹上大便强迫她吃下。邻居看到她被折磨的经过。当她的丈夫范权从医院被叫回家来的时候,他被告知妻子已经上吊自杀。他看到妻子的身体吊在门框上,一只手垂着,显然是死亡以前已经被打断了骨头。只有一只好胳膊的人肯定没有能力把自己吊死。另外,范权只看到了妻子的背影。他走近被吊的妻子尸体想要看妻子的脸,却被红卫兵一下子打昏在地。等他醒来,妻子的尸体已经被运走了。孙女士和范权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学工程,从清华大学毕业。老三从天津医学院毕业后也在医院工作。文革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曾经给父亲写大字报,以示追随革命,后来他看到文革现实的残酷和丑陋,跳楼自杀,幸而未死。

 


23.jpg


范权

 

009、董晓初(19011968)是著名中医,文革中在多伦道的中医医院不堪凌辱上吊自杀。董晓初旧宅在原长春的明德里18号。他自缢后,这里从楼上到楼下,“自绝于人民”、“死有余辜”的大字报铺天盖地。

 

010、大理道7号,是著名翻译家、教育家李霁野(19041997)旧居,1966年李霁野教授的头发被剪成鬼剃头,做着毫无意义地体力劳动--把一堆石头搬来搬去。所谓鬼剃头就是头发两侧剪掉只留中间一排,或东一剪西一剪,剪成五花头。那些中学红卫兵还把外语系的西方文学的书,堆成一大堆,一把火点着,烧书的味道弥漫到整个校园。

 

011、睦南道139号这所洋房是著名妇科专家柯应夔(19041979)居所。1953年柯先生倡导并参与建立了全国首家妇产科专科医院--天津市中心妇产科医院。19668月,红卫兵把满屋子古董和奢华设施的洋房劫掠一空,把他们一家赶出家门,并接受改造,每天来单位第一件事就是向毛主席像请罪:“我叫柯应夔,我是反动学术权威,我有罪!我该死!”每天来单位第一件事就是向毛主席像请罪:“我叫柯应夔,我是反动学术权威,我有罪!我该死!”。柯应夔每天劳动改造搬砖头,吃饭不会用筷子,仍用西餐刀叉吃窝头。

 


24.jpg


柯应夔

 

012、大理道新中美里,原名忠厚里,为曹锟四夫人刘凤伟1932年建,曹锟女儿曹士贞居住于此。1966年夏,红卫兵叫她穿着短裤跪在洗衣搓板上,两手各托着两盆水,还命令她不住地喊:“军阀曹锟是杀人犯,我是狗崽子,血债要用血来还!”水稍微一撒,就要挨红卫兵一顿鞭打。全楼都是打砸声,很多孩子也趁火打劫。

 

013、金显宅(19041990)著名肿瘤外科医学家,中国肿瘤医学奠基人、肿瘤学会和抗癌协会创始人,被誉为中国肿瘤医学之父。曾被周恩来点名为91岁的马寅初做直肠癌手术。文革开始。金显宅被扣上“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不仅被抄家还被赶出睦南道寓所,关进牛棚。由于无收入,其子金文培曾卖过金显宅的手术刀。

 

014、常小川(18951979)原天津财政局局长,著名报人,1946年创办了《新生晚报》--《今晚报》前身。常小川曾住大理道。1966年在成都道真光影院(曙光影院),被五花大绑跪在台上,用很细的铁丝在脖上系了个水桶,红卫兵一边按着要他低头,一边宣布他的罪状,同时向水桶里加一瓢水,水桶的重量越加重,铁丝就越发勒进脖颈里。台下群众呼应着,疯狂地喊着口号。

 


25.jpg


常小川

 

015、林崧(19041999),著名妇产科专家,天津妇幼保健院院长,一中心妇产科主任,其旧居在睦南道67号(林先生在大理道也曾居住)。更为著名的,林崧先生也是集邮大家。但1966年秋,不得不烧掉不少美国邮票及民国有蒋介石头像的邮票,红卫兵曾几次抄家,邮品都是用汽车拉走的,众多珍贵邮品被毁,他亲眼看着有30多枚梅兰芳小型张被撕坏烧毁。

 

016、著名的甲骨文专家王襄(18761965),收藏收购了5000多片甲骨,1949后捐献了4000多片。文革时,虽然王襄先生已经过世,但仍被抄家(睦南道睦南里),足足抄走4卡车各种藏品!至今大都无法找回!而这是我们不应该忘记的。老城里原王襄旧居--大刘家胡同--被拆除时,其二子面对废墟,跪地而泣捶胸顿足!

 

017、杨豹灵(18861966),著名水利专家,公派留美,曾在康奈尔大学和普渡大学学习。曾任天津工务局局长,原住意租界,晚年搬到重庆道与其弟杨济时居住。据说,因杨拒不交出金钢桥的设计图纸,1996年某一天,杨被一中和十六中(耀华)红卫兵毒打到奄奄一息,泼了凉水后,醒过来又吊在木栓上毒打。群众不知情,听到条条罪状就燃烧起疯狂的仇恨,狂喊乱叫。杨被迫交代图纸在对面院子的地下埋着,红卫兵挖地一米多,才发现被油布包裹的图纸。杨被挂在树上一整天,红卫兵还逼着杨夫人陪绑。杨还未断气,就被埋在花园里。杨夫人当即晕倒,心脏病复发,不几日也过世了。

 


26.jpg


杨豹灵

 

018、陈长捷(18921968),福州人。1949年天津战役时在天津警备司令部(原日本公会堂,今八一礼堂)被俘,1959年,成为首批获得特赦的10名战犯之一,被安排在上海市政协工作。文革时,不愿揭发别人所谓的历史问题,遭到了非人的侮辱和精神的折磨,几乎天天被批斗。196847日,用菜刀杀妻后自刭。死后仍站立不倒。

 

019、周叔弢(18911984),著名实业家、收藏家,早年随叔父周学熙创办实业,所得收入几乎全部用来购买文物图书,藏书多达4万余册,尤以敦煌遗书最为珍贵。周叔弢曾经担任天津市副市长,文革时受到冲击,红卫兵扫四旧时,把藏书成堆地置于睦南道上准备烧毁,在其极力劝说下,敦煌遗书送历史博物馆才得以保存。

 


27.jpg


周叔弢

 

 

转自《天津记忆》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