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英雄冤死大路旁——“刘闯”原型彭国材被杀经过


--作者:冯志群

 

186.jpg

 

看过电影《洪湖赤卫队》的人,一听到歌声“洪湖水呀,浪呀么浪打浪呀,洪湖岸边是呀么是家乡啊……”就会自然想到洪湖赤卫队长刘闯率领赤卫队员在洪湖岸边砸鱼行,打白匪,飞舟湖上与敌周旋的故事,然而,你知道洪湖赤卫队长刘闯的原型是谁?他是怎么死的?

 

刘闯的原型就是湘鄂西红色根据地的创始人之一,洪湖赤卫队队长彭国材。.

 

19309月,从莫斯科回来的邓中夏被派到洪湖地区、任湘鄂西苏区特委书记和红二军团政治委员。当时根据地已有红军1万多人,还有不少赤卫队、游击队,形势很好,但李立三为首的党中央提出了一条“左”倾机会主义路线,提出组织全国武装起义和进攻城市的冒险计划。邓中夏按照中央指示,命令红二军团攻打武汉,结果计划失败。接着,又攻打沙市、荆州,再失利。10月,红二军团再次接到中央关于切断武()()路,进攻岳州的指示,邓中夏、贺龙率部渡过长江南征。南征失败后,红二军团撤至杨林市一带,敌军10余万人已云集洪湖周围进行“围剿”,并布重兵向杨林市扑来。邓中夏、贺龙率部经过激战,才得以突围,转向玉峰、鹤峰一带山区。洪湖苏区几乎丧失殆尽,进入艰难时期。

 

负责地方武装工作的彭国材率领洪湖赤卫队、洪湖赤卫大队和赤色教导军转战在洪湖地区。因环境残酷情况险恶,在芦林中除了风吹雨打之外,有时一两天吃不上饭,因此有人提出解散赤卫队,把枪埋掉,人员回乡隐蔽。彭国材坚决反对。他和周逸群一道将200多名赤卫队员带到湖区芦苇深处,与敌人进行水乡游击战。在近两年的时间里,他们独立和配合红军主力作战上百次,缴获武器2000多件,为红军队伍输送兵员300多名,终于坚持住了最艰难时期。

 

19309月召开的党的六届三中全会上,结束了李立三“左”倾错误,在湘鄂西,党组织对邓中夏的错误进行了严肃批评,并通过了《关于反对邓中夏同志错误领导的决议》。但不久,中央的领导权又被从莫斯科回来的王明等人夺取,他们打着“百分之百布尔什维克”的旗号,推行一套比“立三路线”更“左”的路线,为“改善湘鄂西的工作”,他们派夏曦到洪湖地区,组织了以他为书记的湘鄂西中央分局。

 

夏曦一到湘鄂西,不顾客观实际地推行王明路线,他认为“右倾机会主义”是湘鄂西的主要危险,全盘否定了湘鄂西党和红军长期艰苦斗争所取得的巨大成绩。把“改造党”作为“保障胜利的唯一条件”。他的做法,引起湘鄂西红军和地方干部的不满。大家说:“好不容易熬走了一个邓中夏,又盼来一个夏曦,湘鄂西苏区早晚要毁在他手里。”

 

彭国材193112月在湘鄂西第三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上当选为省政治保卫局局长。对于夏曦的错误,他和万涛、潘家辰一起与之进行坚决的斗争,因此引起了夏曦对他的忌恨。

 

19321月召开的湘鄂西党的第四次代表大会上,当夏曦做完了政治报告后,立即引起代表们激烈争论。红九师师味长段德昌率先对夏曦的报告提出了批评。随后,彭国材、万涛等70多名代表也对夏曦提出了批评意见(全会代表共127)。鉴于此情,湘鄂西中央分局和省委先派分局委员宋盘铭和省委秘书长尉士均到上海,向党中央反映情况。但“左”倾的党中央却派关向应传达中央指示,支持夏曦,并指责段德昌等同志批评夏曦是错误的,是反中央、反国际路线的小组织活动。这样一来,夏曦更加积极地推行“左”倾错误,接着,开始在湘鄂西苏区“肃反”。彭国材也被降为副局长。

 

在“肃反”中,夏曦及其追随者将持不同意见的同志当做“反革命”,在审问中通过严刑拷打,逼供,迫使被审问者承认自己是反革命,自己有破坏活动。同时,使用严刑逼迫被审问者供出同伙。好多人经受不了酷刑,只得胡乱供出几个人名。于是这几个人立刻被抓起来,严刑拷问,被拷打的人又被迫供出更多的人名,这样,被杀的人越来越多。洪湖苏区的重要创始人周逸群也被撤了职,在去游击区活动时遭敌人伏击牺牲,反而定为“叛徒”。接着,红九师师长段德昌又被抓起来,遭严荆拷打。在杀害段德昌那天,夏曦强令彭国材和自己一道去刑场观看。时值天降大雪,段德昌被反绑双臂,满脸是血地被押向湖边。临刑前,段德昌对执刑的战士说:“不要用子弹打死我,红军缺乏子弹,子弹留给敌人,用石头砸死!”

 

彭国材面对此景,心如刀绞。自己的老战友冤枉而死,他实在不忍看下去,便含着泪躲到附近一棵大柳树下。夏曦看罢十分生气,火爆爆地追过来:“枪毙要犯你不在现场,躲到一边干什么?”

 

彭国材强压怒火顶撞说:“你想怎么办就自己办吧,还要我们干什么。”

 

夏曦恨恨地离开,到战士们面前大吼“执行,执行”,段德昌立刻被用石头砸死在雪地上。

 

回去的第二天,彭国材听说和自己一道参加洪湖赤卫队的老队员,现在的红军参谋处股长樊哲祥被当作改组派抓起来严刑拷打,非常生气。他到肃反委员会为樊申辩解脱:“他是最早参加洪湖赤卫队的,打过几十次仗,受过好几处伤。现在负责刻蜡板,怎么会当改组派呢?我以身家性命担保,他不是改组派。”

 

一个肃反委员会的大员不冷不热地说:“现在嘛,大家都要经受审查,谁也不能保证谁不是改组派。”

 

彭国材气愤地从那里出来,好心的王秘书小声劝他:“彭局长,现在肃反声这么紧,你为一个刻蜡板的担这样的风险太不值得了。”

 

彭国材严肃地说:“不,我是为了真理。”在以后,彭国材又多次到肃反委员会劝说,争辩。最终将樊哲祥解救出来。

 

19325月,湘鄂西又开始了更大规模的肃反、清党,大批的营以上干部被错杀,一些党团组织被解散。彭国材多次挽救被错抓的干部、战士,使自己陷入极其危险的境地。6月初的一天,夏曦找来彭国材,蛮横地下令:“下午你带几个人去把万涛逮捕起来。”

 

万涛是红三军政委、湘鄂西苏区的重要创始人,在军民中有很高的威信,听说要抓他,彭国材不禁火从心头冒,长时间的抑郁喷吐而出,他“嚯”地站起来:“万涛何罪之有?要抓他!”

 

夏曦勃然大怒:“你身为保卫局长,连他是改组派都不知道?你看着办吧!”说着,拂袖而去。

 

彭国材悲愤万分,靠在床上一句话也说不出。不一会儿,保卫局有人来报告:监利县邹铺码头军火库又遭敌特破坏。彭国材寻思好久,觉得在夏曦身边实在不好工作,而保卫军火库任务重大。

 

想到这里,就给夏曦写了个条子,说明自己去军火库看看,然后带上几个人走了。

 

对于持不同意见的彭国材,夏曦早就怀恨在心,这次彭国材不执行逮捕万涛的命令,反而躲

 

出去使他更恼火。8月下旬,他下令逮捕彭国材。

 

在邹铺军火库,彭国材被横七竖八的绳子捆上,推到屋外。他望望秋高气爽的天空,仰天长啸,磋叹不已:“这共产党真是见了鬼了,放着敌人不杀,专杀自己人!”

 

彭国材被带回去,虽经严刑拷打,始终没向夏曦的错误路线低头,对共产主义理想充满信心。

 

抚今思昔,他怀着极大的克制和屈辱心情挥泪在日记中写道:“天大冤枉,终有昭雪,壮志未酬,死不瞑目。”

 

1932525日,被押解的彭国材路过柳关去执行死刑,出来送别的人涌满了街道,人们在愤怒,在哭泣:“老彭如果成了改组派,共产党都得是改组派。”出了街口,人们依然不肯散去,遍体鳞伤的彭国材拱手向乡亲们深深致意:“乡亲们,不要悲伤,20年后,我彭国材还会回来闹革命的。”

 

听到他洪钟般的誓言,看着他和蔼的笑容,送行的人无不失声痛哭。两位老大爷走上前,塞给他几个煮熟的鸡蛋:“带着路上吃吧!”彭国材含笑说:“这些已经用不上了!”接着,他提高声音:“乡亲们,拜托转告我的家人,我死后把我埋在家乡的大路旁,向着生我养我的洪湖,我可常饮洪湖水,好与过路的乡亲再叙家常……”

 

193291日凌晨,彭国材与其他83位同志一道被做为“改组派”杀害于监利县潘家河。1951年,当地人民政府为他们立了碑,按烈士待遇。这些年来,去参观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在墓碑前一站许久。他们给人思考:我党“左”的历史怎么这样长?怎样才能制止这种现象的发生?

 

而害死“刘闯”的夏曦的命运也很曲折。到1934年春,大“肃反”的结果使湘鄂西苏区全部丢光,军队也锐减了近万人,19346月红军不得不退到黔东、川东去打游击,事到如此,夏曦的“肃反”还不停止,又解散了红军中的党团组织,继续“肃反”。同年10月,做为中央红军长征先遣队的红六军在任弼时、肖克、王震率领下突围到了黔东,在贵州印江县同贺龙、夏曦、关向应率领的红三军会合。任弼时了解了红三军的“肃反”情况,立即电告了党中央。中央电令恢复红三军团番号,贺龙任军团长,任弼时任政治委员,鉴于夏曦犯了严重错误,撤消了党内外一切职务。11月上旬,在大庸县的丁家溶村,由任弼时主持,召开了连以上党员干部会议,对夏曦的错误进行了批评。夏曦虽然做了检查,但又很不情愿地说:“我的所做所为都是执行中央四中全会决议呀! ”由于他伤了红三军干部战士的感情,被调到红六军团任政治部主任。

 

遵义会议以后,毛泽东19358月以中央名义发来电报,指出:“夏曦虽有错误,但不能说发展到取消主义……在内部开展批评是应该的,但所做的组织结论是不合适的……”

 

任弼时、贺龙等接到中央电报后,又任命夏曦为新成立的湘鄂川省委委员和革命委员会副主席,并随部队参加了长征。

 

1936227日,夏曦在毕节地区的七星关附近牺牲,他死时,年方35岁。

 

如今,在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纪念馆里,夏曦的照片和其他烈士的照片(被他错杀的同志)摆在一起,供后人瞻仰。

 

 

转自《北工大杨昌鸣》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