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1967:亲历援越抗美


--作者:孟祥文

 

1966年底,我正在广州军区卫校卫生员训练队学习。有一天,我们接到了入越南参战的命令,补充到南京军区空军高炮四师开赴越南担负防空作战任务。当时越南人正和美国人打仗。

 

138.jpg

图①入越参战前在友谊关留影

 

入越以前,我们先在临近越南的广西凭祥集训了三个月。大家多是新兵,参战热情很高,每个人都写了决心书,有的还咬破手指写了血书,纷纷表示要不惜鲜血和生命完成任务,为国争光。那时说“为国争光”,是有所指的,因为苏联也派了部队在越南北方担负防空作战任务(他们派出的是防空导弹部队,武器比我们先进,且多部署在要害部位),而当时中苏关系已经恶化,两国军队暗地里在越南较劲儿,都想表现得好一些,以结好越南方面。为此,领导上一再强调,到越南要打好两个仗:与美国打好军事仗,与苏联打好政治仗。

 

临出关的前三天,我们都换上了越南军服。指导员让我们把原来的军装和个人的其他物件打成一个小包,上面写好家庭住址和收件人姓名,以备将来万一牺牲了好给我们邮回家。听了指导员的话,大家都有些悲伤,有的边打包,眼泪边禁不住地往外流。三天后的午夜,部队突然出发了。约早上6点来钟到达中越交界处的友谊关下,举行集体宣誓后,进驻附近的军营。图①就是到达友谊关后,在中国边境一侧照的,友谊关上的标语口号明显地带有那个时代的印迹。

 

139.jpg

图②在胡志明视察过的阵地前留影

 

当晚10点钟,部队紧急集合,连长正式传达了入越参战的命令,全体乘车出关。第二天上午,行至谅山大桥时,遭遇美军飞机轰炸,部队边行军边对空射击,当场就打掉了一架美军的轰炸机。初战告捷,一时群情振奋。又经过了两天两夜的跋涉,终于到达指定阵地。阵地在河内以北80公里处,部队的任务是防护1号公路、一座大桥及一个火车站,以保障后方补给线。进入阵地时,正赶上下大雨,道路泥泞不堪,好不容易才把大炮拖上山。怕山上没水洗衣服,战士们都脱得只穿裤衩。待把大炮安顿好,大家个个成了泥猴。敌人好像知道了我们刚刚换防,那些日子隔三差五地来骚扰。开始时没经验,加上个别连队建功心切,没等敌机完全进入火力网便仓促开火,影响了整个战斗部署。起先战绩不佳,还有一个原因:指挥员下达命令以前,先要念一段毛主席语录,记得常念的语录有“不打无准备仗”、“全力以赴,务歼入侵之敌”等,有时未等指挥员下令开炮,敌机已呼啸而过。有过几次教训后,经请示上级同意,语录才不念了。进入夏季以后,我们连续打掉了敌人好几架飞机,越南方面对我们的战绩很满意,胡志明主席还专程到我们的阵地视察、慰问。图②是我在胡志明主席视察过的阵地前的留影。身后的石碑是专为纪念这次视察竖立的,许多战友都在石碑前留过影。

 

140.jpg

图③与我军一起抢修公路的越南妇女

 

1967年中秋节前后,敌机对我们的高炮阵地进行了一次疯狂的报复性轰炸。大约凌晨3点多钟的时候,响起了刺耳的空袭警报,战士们刚刚进入炮位,大群的敌机便扑了过来,子母弹成箱成箱地投下来,将阵地炸成一片火海。战士们也打红了眼,不停地射击,炮筒子都打成了暗红色……那次战斗虽打下了几架飞机,我们的伤亡也很惨重,连长和指导员都牺牲了。我和其他救护人员一起,冒着轰炸抢救伤员,后来我自己也挂了彩,右臂被子母弹击伤,被送到野战医院治疗了20多天。伤愈归队后,庆功会已经开过,新上任的指导员告诉我,鉴于我在战斗中的表现,组织上决定给我荣记三等功,并批准我为中共预备党员。作为卫生员,那时除了救护伤员,我们还负有反细菌战的任务。美军为削弱我方的战斗力,越战期间曾违反国际公约向我方阵地及后方空投带有鼠疫、霍乱、伤寒等病菌的昆虫媒介物。我们一面进行防疫注射,一面捕鼠灭蝇,有效控制了细菌的传播。

 

141.jpg

图④看守中国烈士陵园的越南妇女

 

在异国土地上作战,情况比较特殊。为此,上级有关部门专门制定了《援越抗美人员纪律守则》,对于怎样处理与越南政府、军方及老百姓的关系,作了详细的规定,比如有“尊重越南政府、尊重胡志明主席”、“不得议论越南内部事务”、“不争俘虏、不拿缴获”以及“不准携带和使用人民币”等等。在越南,中苏两国各自为战,防区也是隔开的,故几乎没有什么来往,但偶尔相遇时,也发生过一些不愉快。据说,我们前一批的防空部队,有辆军车与苏方的军车在1号公路迎面相遇时,因抢路双方发生了争执,还动了枪。在那次冲突中苏方吃了亏,遂告到了越南政府方面,越方夹在中苏两个老大哥中间,也不便认真追究,只好息事宁人。战争期间,越南的青壮年男人都上了前线,留在后方与我们接触较多的是妇女和老人。印象里,越南妇女都很能吃苦,修公路、挖战壕、运弹药,样样都干(见图③)。她们大多会讲几句中国话,有的祖上还是中国人。那时候,越南人的日常生活用品大部分为中国所援助,经常见一些越南妇女戴着上海表、穿着解放鞋、骑着“凤凰”或“永久”牌自行车,这些东西当时在国内都属奢侈品,一件要100多元钱,而在越南花几十元就能买到。

 

142.jpg

图⑤中国女兵与越南妇女儿童一起看中国画报。

 

143.jpg

图⑥回国后,立功人员在友谊关下的军营里合影。

 

在完成作战任务回国之前,我们去瞻仰了中国革命烈士陵园,向长眠在异国土地上的战友告别。在那里,我们遇到两位看守陵园的越南大嫂,对我们很热情。见我们要给她俩照相,她们也学我们的样子,把毛主席语录本放在胸前(见图④),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毛主席莫纳莫纳莫莫纳(万岁万岁万万岁)!”图⑥是回到祖国以后,在友谊关下的军营里的合影。照片上的人都是在越南立过功的,拍摄时间是19682月,距离图①差不多正好一年时间。

 

144.jpg

图⑦越南总理范文同向本文作者签发的纪念状

 

 

转自《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