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一则关于胡适新见的史料


--作者:叙拉古之惑

 

112.jpg

 

昨晚睡觉落枕,腰酸背痛,躺在沙发上,构思我的《萧公权学记》,顺便用手机查找史料。突然见到知乎上有一个关于“如何评价胡适及其评价”的问题。点进去一看,发现一个回答,极具史料价值。看得我心头一酸,感动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的朋友胡适之”的形象跃然在脑海。

 

陈寅恪对于胡适有过评价:“独为神州惜大儒”,“平生奖掖后进,开启来学”。真实的胡适,对于前辈学者或者是对于学术后进都是爱护有加。我们比较熟悉的故事的是胡适与林语堂之间的。当年林语堂要去哈佛大学留学,虽然有庚子赔款作为补贴,但是因为还要带着妻子一起去。如此一来,留学生活就比较拮据了。于是当时在北大任教的胡适,以北大的名义出面,表示愿意每个月给予林语堂津贴,但是附加一个条件是林语堂在完成学位后需要到北大任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林语堂当然答应了。后来真相大白,这事其实是胡适自掏腰包操办的,北大并不知情。

 

至于胡适如何礼遇王国维,陈寅恪的内容,参见大师的背景:胡适与陈寅恪的相交相惜

 

2012223日,胡适逝世50周年前一日。已近风烛残年的老者来到胡适墓园,来拜祭这位对自己有提携之恩的伯乐,这位老者就是当年台湾政治学界,法学界的领军人物,台湾独派的法理权威彭明敏。当年彭敏明欲往西方留学,只因囊中羞涩,不得已向胡适求助,胡适爱材,表示愿意找一个资助人。几年后,彭明敏学成后回台大任教。1962年胡适突然去世,台大校长钱思亮可能觉得彭明敏不愿意去祭拜胡适,所以特地去找彭明敏,告诉他应该去祭拜一下胡适,因为当年资助彭留学的就是胡适,不是别人。彭明敏这才恍然大悟。所以,时隔五十年后,已经80岁的彭还是对胡适非常的感恩。(看待这个问题,应该撇开政治立场,我想彭明敏先生去祭拜胡适的时候,也是撇开政治立场。)

 

其实,胡适在一生的学术生涯中,帮过很多人,很多学生都有回忆。其中写得最好的书,是太平天国史泰斗罗尔纲的《师门辱教记》。

 

罗尔纲来自广西,那里非常的贫穷。胡适觉得罗尔纲不错,就请他在家给孩子补习做家教。罗尔纲在给胡适做家教的时候,也一直在学习。发表的一些近代史的文章也已经崭露头角。当时清华大学的蒋廷黻被国民党拉去从政,那么蒋廷黻的教席出了空缺,蒋廷黻就想请罗尔纲接任。这对于罗尔纲来说,简直是肉包子打狗的梦寐以求。兴冲冲的去跟胡适说,没想到胡适不同意。罗尔纲大失所望,认为胡适是有意压制自己,原本几乎把胡适视为干爹义父的罗尔纲和胡适怄气,几个月不去胡适家。过了几个月再去胡适家的时候,胡适开口了,说,尔纲是不是在生我的气?然后说出了自己不赞成的理由。胡适是觉得,罗尔纲只是一个年轻人,蒋廷黻是名教授,罗尔纲去了之后,没法接他的班。应该留在自己身边继续受到训练。胡适还表示,要提升罗尔纲的待遇,给罗尔纲谋出路。

 

不过这篇文章此处不会一一列举胡适如何去提携后进的。而是会转发一篇文字,是当年胡适提携的一个学生的孙子写得自己祖父和胡适的故事。

 

应该说我们家是深受胡适先生恩惠和影响的。

 

胡适先生,当年就任中国公学的校长,我爷爷当时是校内的一个普通学生,在校内两年不到的时间内,修满了毕业学位所需要的学分,然却未获学位。我爷爷大急,以一介普通青年学生的身份直闯去见胡校长质问缘由,胡校长解释道,说现在学校的规定,从原来的纯学分制改为学分+学年结合制,因此,我爷爷在校时间不够长,不能获得学位,建议再留校学习一年。我爷爷当时和他据理力争,说入校的时候规矩是纯学分制,要改规定也不能从他们这一波学生开始改,而且家境贫寒,希望早日毕业以谋生计补贴家用。其时阵势颇为尴尬,然胡适先生以堂堂校长之身份,始终和颜悦色,平等相待。后胡适先生调阅了我爷爷的学档,发现所有功课全优,对我爷爷不以为怒,反以为喜,建议我爷爷留校当助教,一方面以满足在校时间的规定,一方面也能有工作和收入,并问我爷爷是否有其他想法和愿望,我爷爷谈及想进一步深造,无奈受家境所限,胡适先生便推荐我爷爷出国深造。由于没有学位证(胡适先生还是坚持原则,不给我爷爷发学位证,呵呵),胡适先生以校长身份亲笔写一书面证明,证明此学生品学兼优,达到学校毕业水平云云,同时解释了学校规定和不能授予学位证的缘由,并说明此证书效力等同于学位授予。在经济上,胡适先生主动担当了我爷爷的留学经济担保人的角色,并指点我爷爷考取了庚子赔款的奖学金,同时也安排的欧洲的友人予以照拂,可以说是全力促成和帮助了我爷爷留欧。后我爷爷在欧洲学成以后,有很好的留校机会,对家境困难的他来说,非常有吸引力,但是亦在胡适先生等长者的影响之下,毅然回国了。

 

三反五反到文革期间,我们家无数次被抄被砸(其实因为流放的原因,家都换过很多个),我爷爷自己10年心血的学术著作都没有放在心上(最后是我父亲,姑姑这一波子女偷偷得藏了起来保留了下来),然胡校长这纸证明,一直是我爷爷的宝贝。我爷爷常说,“他这一辈子,和诸多显要打过交道,亦经历过很多苦难,危困,荣耀和幸福,但独和胡适先生相交这一段,一幕幕至今细节清晰可忆。不敢妄称胡师,因为学术思想上并未有传承,亦没有授业之实(我爷爷是学法律的),然深受其影响一生(独立思想的教诲却也是给我爷爷带来了20多年的苦难,乃至过世以后留下了不为人理解之处)。人生轨迹有赖胡适先生影响和提携,深感大恩”

 

我爷爷是一个离开课堂就沉默寡言,沉稳深厚之人,平素罕有论及他人,即便我们向他问起以前他旧识的一些旧时名人,他最多也就说句,某某时候,和这某某有过什么样的交道而已。像他这样主动动情得谈及胡适先生,极为难得。胡适先生的人格魅力,可见一斑。

 

包括那篇差不多先生的短文,也是我们家里的家训之一。

 

不知道此文作者的祖父是谁,但是这段家族史,确实没有听闻,无论如何,这段回忆,是对胡适形象的一个很好的补充。

 

 

转自《叙拉古之惑》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