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由赠书题签引出的一个故事


--作者:南希小白

 

我热衷于淘旧书。以前我们这座小城里有夜市一条街,而每逢周末,骑行或漫步街头,也总会偶遇一些流动书摊。但夜市一条街和流动摊贩,都被以城市治堵和创建文明城市为由清理掉了,后来我就一心一意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淘书。淘旧书和买新书,确实有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因为旧书毕竟曾经为人所有,那就可能会留下曾经的主人的痕迹,这些痕迹经常会成为得书之后的又一个意外的惊喜。

 

看一些书友的帖子和跟帖留言,他们在旧书中有各种意外收获:有的是一封短笺,也有可能是精美的书签,或者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旧粮票布票,甚至干脆是旧纸币,钱。

 

当然前书主人留下的最常见的痕迹,主要是三类:一是主人购书回家后的题记,包括所钤的藏书印;二是阅读时对重点词句或段落的圈划以及批语、评点;三是签名本的赠语题签。

 

我虽然买旧书很多,但从来没有在所得旧书中发现旧粮票布票乃至钞票等意外之财(宝),当然我也从来没有这么期待过。但我淘得的旧书,经常有前主人的批划。有的书友认为被批划过的书,品相不好,但我不这样认为。其实,看别人读书,都有那些心得,是什么内容触动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也未尝不是一种趣味。当然这种趣味可能不太正大光明,就像有的书友自嘲时说的,是一种窥私的乐趣。

 

有的人专门收藏签名本,说明签名本有特殊的价值。孔网的各家网店,店主上书之前总是检查得非常仔细,不会漏过一本签名本,因为凡是签名本,都会高定价。一般店主人会标注,这是一本签名本。

 

但从我的经验来说,并不是所有的签名本都有价值。当然,名人名家的签名本自然很有价值,而有的签名本,对于其它城市的书友来说,可能真的就没价值,但对于这个城市的书友来说,因为这本书跟这个城市有渊源,它的价值就凸现出来了,它就会在当地淘书者的眼前熠熠闪光起来。

 

我最近就淘到了这样的一本签名本,而且由这本书,又引出了后来的一些故事,以至于现在这本书又不在我手里了,我让它完璧归赵了。

 

我还记得,这本书我不是从书店里淘得的,而得之于我们台州海门老街的周末文玩市场。它是一位新闻业老前辈的纪念文集和新闻作品集,正是我平时淘书的一个专题。很有一些人小看新闻作品集,但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而且新闻报道的是当时代的细节,而我们的史书叙述的则是大框架。所以,在我的藏书里,既有斯诺、斯特朗、史沫特莱等外国著名记者的作品集,又有民国年间中国著名记者的作品集。

 

146.jpg

 

我淘到的这本书,书名《夏日的清凉》,亚太国际出版有限公司2001年版。这本文集所反映的主人叫李鸿义(红毅),江苏溧阳人。他是华东解放军在解放战争时期取得苏中七战七捷以后参军的学生兵,因为有文化,他没有拿枪,他当的先是文艺兵,参加的是文工团。后来就在军队报社工作,从记者,到后来任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兵团战友》报社社长兼总编辑,北京军区《战友报》社副社长,离休后参与创办了《中国老年报》。

 

现在才说到本题上。我淘到的这本书,扉页上有赠书人的题签,如下:

 

程善统同志

留念

战友 王菊芳

 

初看这题签,也没有引起特别注意,因为赠者和受赠者我都不知其名。但引起我一点好奇的是赠者,她是本书主人公的什么人呢?许是他的妻子吧。我就翻看其中的内容,果然有一篇由王菊芳写的纪念长文。书中还有李鸿义自己写的小传,他的几个子女写的文章。从这些文章,我才知道,李鸿义是我们黄岩女婿,王菊芳是黄岩路桥人,在解放前后的路桥中学读书。怪不得他们夫妻给两个女儿分别起名叫路阳和桥阳。当年李鸿义随着华野部队一路南下,1950年驻军黄岩路桥。当时他还在部队文工团。文工团在路桥招了几个文艺兵,高中毕业的王菊芳被招上了。

 

147.jpg

 

很快他们就坠入了爱河。

 

但他们在黄岩的日子其实很短促,因为这时中国东北方燃起了战火。他们部队被作为抗美援朝预备队迅速北调。

 

而这受赠人程善统又是谁呢?既然王菊芳是台州黄岩人,书又是从台州市场淘到的,这位程老前辈也可能是台州人。

 

我一时有兴,就写了一段小文,拍了书影和扉页留言,发到微信朋友圈里。我很信任朋友圈功能的强大,平时我在郊野走动,遇到不熟悉但有意思的植物,讯之于朋友圈,总会得到很细致准确的解释。

 

果然,我的微信发出不到十分钟,朋友“仰止无穷”就跟帖留言说:

 

兄好,读您帖子,很是感动!如没错的话,这位受赠人说不定就是我小学丶高中时的老师程善统,曾是志愿军老战士,退休后住黄岩外东浦。他女儿还是我同班同学。

 

我答复“仰止无穷”说:“估计就是。本书的男主人当年随部队离开台州,就是准备到朝鲜去的。”

 

我当即即表示,我要物归原主。

 

很快,“仰止无穷”联系上了他的女同学,知道程善统老人还在世,只是已经卧病在床了。而程老前辈的女儿是在杭州工作的。“仰止无穷”的意思,等他的女同学从杭州回老家时,我再把书当面送给她。

 

我想了想觉得没必要当面送。一本书还给原主人,本是一桩小事,何必搞得这么隆重,好像要搞一个仪式似的,让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贪图人家当面说感谢。而且,有这么一个仪式,还会让原书主人家心里背上包袱:总得有所表达吧?所以我就对“仰止无穷”说:“我把书交给你,你转交给你的女同学就是了。”

 

148.jpg

 

周末这天,我把书送到了“仰止无穷”所在的一个书画馆,把书交给了他。我本来想打听一下程善统前辈的一些情况,以及他跟李鸿义、王菊芳老战友的交往,但“仰止无穷”告诉我,他的老同学对父亲的情况也不太了解,尤其对父亲转业之前的情况,很不了解。但子女们自然知道父亲是志愿军老战士,因为有文化,所以转业之后就当了一名人民教师。

 

“仰止无穷”代表他的女同学向我表示感谢,我说,让物归原主,这是自然之事,没什么好感谢的。如果说这是一桩好事,也是你共同完成的。没有你提供的线索,我还做不成这件事。“仰止无穷”又说,给你钱你又不要,这毕竟是你用钱买来的。我说,旧书很便宜,不值一提。但我倒对你的女同学有一个建议,如果她父亲身体状态许可的话,做子女的应该尽可能多了解父辈的经历。他们这一辈人实在太了不起了,经过了战争和和平的岁月,每个人的经历都可以折射出共和国的一段历史,应该把他们所亲历的历史记录下来,哪怕是斑斑点点的记录。

 

又过了几天,“仰止无穷”来电,说他的女同学来过了,把书取走了,她让老同学向我致谢。我不知道“仰止无穷”转达了我的建议没有,也不知道她看到这本由老父亲的老战友儿女们编的纪念父亲的书,她的心里会是怎么想的?

 

 

书友分享

 

书友坚强的泡沫

我家里的书大概6成是旧书,但是还真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只是有个遗憾,就是当年在一个常去的旧书摊看到32本柏杨的现代语文版《资治通鉴》翻了一下感觉不错,看后面的目录知道这套书共36本少了4本,和摊主还价2元一本全部买下,买后通过了解才知道原来全套是72本,分两辑出版,我买的是第一辑。这些年在孔网陆续搜罗,至今还没搜全。

 

书友A皖南新四军军部红色书店

我也爱淘旧书,特别是民国时期的书,在上海八,九年工作的时候,淘了上千本民国书,有一次,淘到的旧书里有一百多张世界各国邮票,有的有一百多年了,有美国的,英国的,德国的,法国的,西班牙的中国的等等……很高兴

 

书友东写

民国的曾国藩家书,1962年的梅花泉,1978年的西厢记,1984年的六朝古都,都是第一版,其他不想爬上去看了。我的旧书全是捡的,曾国藩家书捡的时候7岁,一起捡的的还有芥子园画册和一册三国志,以及算命的,中医偏方,叫魂的。当时是开过私塾的老爷子死了,儿媳妇清理出来要与衣服一起烧,我挑着没破的捡回家了。当时还有一张画,十几年后媳妇听说古画值钱又来我家要,我妈还她了!其实当时我捡的时候刚上学,她来要的时候我21了,完全可以说玩碎了或者烂了,这在农村很正常。但是我妈一直仔细收拾着,她来问就找出来给她了。我妈说能给予别人失而复得的快乐就别让人追悔莫及,画,本来就是他家的。我说当时她要烧,我妈说可是你要了她给你了,冲着她当时痛快的给你,今天也应该还她。我问为什么,我妈说当时你是孩子,两家姓还离的远,她根本不知道你是谁,当时她给你是心存善意,过了这么多年她能找到咱们家,我还正好收拾了,这就是天意~现在想起这事来也觉得神奇~她跟我妈说她根本不知道我是谁,是她姑婆婆的儿子跟她说老爷子早年收拾的画不烧都值钱了,她说当时有一副没烧,让一个女孩要走了,问她记得是谁家的不,她说不记得就记得长的黑还光着脚……[捂脸]然后被同村在场的人精准定位,好希望是因美被找到。

 

书友富林

曾经在旧书堆里翻出面值3元的一张纸币,这是我最得意的收货。

 

书友路人甲

有时会在旧书里看到前一位读者留下的笔记、注音或题记,大有神交之感。联想到有时旧书店里会陡然新增一批好书,听老板说,都是主人过世,儿女不能或不愿留存,故打包处理的。你为自己的书规划过未来吗?这也是个话题。

 

书友润无声古旧书店

感谢广大观众对我事业的关心和帮助,我愿永远为您们服务,创造出更多丶更好的银幕形象奉献给大家。我愿永远成为您们的好朋友。 巩俐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 《走向世界影坛的辉煌-亚州首位国际影星-巩俐》中的签名。没架子、低调、签那么多字的签名本很少有了。

 

书友涸辙之鲋

满满的笔记我会到处乱说?

 

书友sur

在潘家园淘到过一本看上去普通的老旧笔记本,随手翻开里面竟然密密麻麻抄满了手绘的围棋棋谱,瞬间仿佛看到了高中时期那个痴迷围棋的自己。这也许是位聂卫平时代的大学生吧~

 

书友西子之眼眸

何为旧书呢,相比于现在的第六个日记本,第一个日记本应该算是旧物了,还记得第一个日记本并非本子,而是初中同学每人不同时候送的一页好看的纸张,我收集多了以后用针线缝起来成了一个小本子,写了初中宿舍生活的不易与快乐时光,那时算是留守儿童吧!六个日记本,每一本都有说不完的故事,道不尽的人生体悟,年少时屁大点事都觉得天要塌了,妈妈翻看自己的日记本觉得是非常气愤的事情,而长大了的我们,天塌了的大事也会装的若无其事,又多么希望妈妈可以看自己的日记本,生活嘛,就是这样,总之,旧书里藏着最原始的动力,多翻读旧物,可以更好的认识自己的本质。加油,亲爱的陌生人!

 

书友蔡蔡

书里夹现金的极有可能是淘到了人家的私房钱[偷笑]我有一编辑同事,年轻时打牌怕老婆知道不给经费,所以将私房钱藏于书中,每当囊中羞涩时便去翻书[偷笑]

 

书友抽筋

20年前 我读的第一本旧书是从亲戚家借来的 79年版本《福尔摩斯探案集》 翻开的一瞬间就被那种黄黄怀旧页面吸引住了 小心翻读着每一页 怕把这“老骨头”弄散架了。 前段时间记得是世界读书日 我在孔夫子旧书网淘到了79版品相很新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为此我欣喜若狂。里面有几位收藏此书所盖的印章 蓝红色印章编号让我迷惑不解 为此增加了对未知的好奇! 收集旧书的故事太多 一时半会真说不完…

 

书友安東諾夫(Antonov

曾经买过一本《梧州地区中草药》,里面夹不少好看的小花,应该是药材。三年前买了一本《汪关印谱》,扉页钤了一个印,浙派风格,刀法老辣犀利,不知是出自哪位高手。

 

书友彭玉革

我也喜欢买旧书,经常在简陋的旧书摊上驻足停留,看有没有一见钟情的“她”。旧书仿佛有温度,像一位温暖祥和的老人,平静,但深邃,时间在她身上停留,重叠,变得有厚度……我的旧书里有两个青年人偷偷传递的小纸条,我“看见”了他们的纯真,青涩和美好

 

书友~~

旧书里有一张学生的致谢卡片,娟秀的字迹写着:老师,谢谢你,一学期的谆谆教诲,谢谢你!

 

书友大民

一直感动于淘旧书过程中,偶然看到扉页或书中感人的留言赠语,有恋人的话,有自己买书时的境况,感悟……只是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话题,感谢孔网和作者眼光独到,引申出这个使人[微笑][微笑]触良多的话题!

 

书友刘小亮

收到过八十年代的程小青文集,四册的扉页均贴有关于苏州的火花,小小的,很素雅。

 

书友Jesse Wang

那就太多了,捡到过粮票,糖纸,信,树叶,书签,好多张老邮票……

 

书友泉爸

哎!普通的旧书,潘家园地摊买的,现在连名字都想不起了,夹着一叶最普通的红格信纸,圆珠笔三五行,书是一借一还,还有就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不太委婉的拒绝,当年随手扔了。现在想想这一字一纸大概也是书的旧主人珍藏了很久的,从刻骨铭心到弃如敝履,想想好凄凉[捂脸]

 

书友空间

在书摊买了一本中国通史简编。里面居然夹一张81年的学生证

 

书友杨华

我买的夹了一张八几年彩票的书,成了那个年代的经济萌动的缩影。

 

书友strange

有时候买旧书,看着别人的读书批注,会去参考一下他的批注,有时候观点一样,有时候不一样。

 

书友strange

我买了一本旧书,里面夹了一张结婚证,快半个世纪了。男女主人公的名字都很有时代特色。结婚证本身也很有时代特色。那是1970年还是1972年,结婚证上已经号召大家要计划生育勤俭节约。

 

书友billd

我的旧书里有外卖烧烤清单[皱眉]

 

书友beatles1218883@g

哈哈,我的旧书里有两样50年代末期的购书发票,可以了解当时的书价。还有一张小一寸照片,是个年轻姑娘,背后是蒙文,我专门请懂蒙语的朋友看过,翻译是“给我最爱的娜仁”,时间是1958年,见证了当时年轻人的爱情!

 

书友涂涂

日子过得粗,也没夹书签的习惯。同学小白送的几个书签,很漂亮,不知夹到哪些书了。老师姐送我那本他哥哥写的、妈妈勾画读过的书,我很珍爱。里面夹着购物小票当书签,很简单。还淘过名叫《燎原》的剧作,送给新婚夫妇的,写着工人阶级领导一切,毛主席万寿无疆。翻起旧书,都是天南海北的记忆

 

书友董旭初

女儿那年读大学,学的艺术类专业,要绘画类书籍,在文庙地摊上,见一本怎样画手的旧书,没忧郁就花5元钱买下来,等回来的路上,尽发现里面夹着张民国的纸币,10O面值,品相还挺好,至今还不知道值多少钱呢,收藏着

 

书友日出满江红

曾经在路边书摊购得一本张爱玲的《倾城之恋》,薄薄的书中夹了一张1寸的黑白小照片,是三个女孩在我们城市的人民公园河中划船,书肯定是其中一位女孩的闺中读物,照片摄于一九七九年,照片中的几位妙龄女子现在都己到了奶奶的年龄了。

 

书友守护

从小到大 看的最多的就是教科书 和字典 高中时 最喜欢海棠和梧桐 就摘了好多好多 夹在了书里 过了很久后 收拾书的时候 又发现了它们 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便自己装裱了起来 纪念高中

 

书友芹菜

几年前,淘到一本《历代诺贝尔文学奖摘选》,书本的第一页是一个留言,大致内容好像是纪念友情的珍贵。当时就感觉,偷看别人的秘密,挺好,哈哈。现在想想,有一个可以互赠书本的朋友,更好。

 

书友张力

15年买过一本旧书 里面有500元钱,四伟人头像的。

 

书友张林超

作为一个经常淘旧书的人,我在旧书里得到过别人和明星的合影,有红包(空的),一块钱纸币(应该是拿来当书签的),还有给别人写的赠言

 

书友浅浅紫枫

我买了本书。里面有个工资条,月薪24,我一个月最高收入才1万,伤人啊[捂脸]

 

 

转自《孔夫子旧书网》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