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毛泽东亲侄毛楚雄遇难尘封谜案

 

 

63.jpg

毛楚雄

 

毛楚雄是毛泽东的亲侄子,曾作为中共和谈代表前往西安与胡宗南谈判,岂料却神秘失踪,时年仅19岁。这宗谜案,直到1984年有关方面成立专门调查组,历时近两年艰苦的调查,才最终揭开谜底。

 

1、与毛泽覃只见过一次面

 

1927年长沙“马日事变”(注:驻长沙的国民党反动军官许克祥疯狂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事件)后,毛泽东胞弟毛泽覃与周文楠生育了唯一的孩子毛楚雄。由于大革命正处于血雨腥风之中,毛楚雄不满6个月,就和母亲周文楠一起被关进了国民党监狱。不久,因为孩子实在太小,经强烈抗议,加之当局并未掌握周文楠的确凿“犯罪”证据,狱方不得不释放周文楠、毛楚雄母子俩。而为了革命工作,周文楠只好将毛楚雄留在长沙外婆家,并改姓为周。

 

毛楚雄与父亲毛泽覃只见过一次面,由于年幼,他对父亲根本没有任何印象。毛楚雄8岁时,即1935426日,时任中共中央苏区分局委员、红军独立师师长、闽赣军区司令员的毛泽覃,在江西瑞金红林山区被国民党顽军包围,为掩护游击队员脱险而英勇牺牲,时年30岁。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中国军民奋起全面抗战。8月中旬,基于抗日战争之需,蒋介石被迫同意将在陕北的中央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923日,蒋介石发表谈话,承认了中国共产党的合法地位。10月,蒋介石同意将在南方13个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至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第二次国共合作开始。

 

在此之后,八路军在长沙设立了办事处。直到此时,八路军办事处主任徐特立才通过当地的中共地下党组织找到了毛楚雄和他的外婆,让毛楚雄的生活和学习得到了八路军办事处的照顾。

 

然而,此时的日本侵略军也一直  把进攻和占领长沙作为其至关重要的战略目标。从19371124日起,持续派出飞机对长沙进行疯狂轰炸。为保证毛楚雄的安全,八路军办事处随即派人将毛楚雄和外婆送到韶山冲,改名换姓的毛楚雄恢复了原来的姓名。

 

听说已经找到毛楚雄且被送至韶山冲读书,毛泽东十分高兴,寄去20块大洋,还要接毛楚雄到延安读书。但外婆觉得毛楚雄还是个10多岁的孩子,年纪太小,也舍不得让他离开,因而未能成行。

 

64.jpg

毛泽覃

 

2、编入王震的三五九旅

 

194410月,为建立以五岭山脉为依托的抗日根据地,使华南成为战略一翼,中共中央决定以八路军第一二0师主力第三五九旅为基础,组成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注:八路军此时更名为第十八集团军)独立第一游击支队(通称“南下支队”),王震任司令员、王首道任政治委员,辖第一至第五大队,共4000多人,另有中共中央调往新四军第五师工作的干部组成的第六、第七大队900多人。

 

119日,南下支队从延安出发,向湘粤边挺进。19451月,在湖北省大悟山与新四军第五师会合。随后,第一游击支队继续南进。8月下旬,到达广东省南雄地区。后因日本投降和遭国民党顽固派军队的重兵围攻,随即北返。10月回到中原地区,在湖北省黄陂县孙家畈进行整编,恢复第三五九旅番号,编入中原军区。

 

正是在这段时间,已满18岁的毛楚雄告别外婆,南下粤北南雄,参加了三五九旅,随军转战广州、湖北。

 

初入部队,毛楚雄被编在教导团第四连,到中原军区后,在宣传队作宣传员,以后又和彭德怀的侄子彭启超、王震的侄子王平到司令部学习发电报。

 

1946年初,蒋介石撕毁“双十协定”,重开内战。初夏,蒋介石觉得中原军区在他的几十万人马的围困下,已如瓮中之鳖,于是制定了一个“48小时内全歼”中原军区的计划,总攻的时间定在71日。从622日起,国民党的13个军30多个师就逐步合拢,缩小包围圈。

 

但是,626日,驻扎在湖北、安徽、河南三省交界处的中原军区北部突围部队全部成功突围,使蒋介石的计划彻底破产。毛楚雄也参加了此次“中原突围”,因作战机智勇敢,还被火线提拔为连长。

 

8月初,王震率部攻克镇安县城,距胡宗南驻守的西安市只有100多公里。国民党着急了,多次通过有关渠道要求重开谈判。胡宗南也不得不致函李先念(注:  中原军区司令员)、王震(注:中原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希望我军派出和谈代表,到西安去和他们进行和谈。

 

王震电告中央同意后,决定指派张文津(注:干部旅旅长、中原突围前系军调部汉口第九小组中共代表)、吴祖贻(注:干部旅政治部主任、原豫鄂陕边区党委常委兼民运部部长,公开身份是译员,化名吴毅)、毛楚雄(注:中原军区干部,公开身份是警卫员,化名李信生)3人北上西安,同胡宗南谈判。

 

可让人想不到的是,他们此一去,便杳无音信。王震派部队沿着谈判代表走过的路一路查访,仍然没有查到他们的下落。

 

65.jpg

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

 

3、近40年谜团重重

 

中原军区和谈代表被害案,是国共两党斗争中的一起重要事件。但由于国民党的矢口否认,事情一直是扑朔迷离。

 

事隔多年后,为解开重重谜团, 1984年初,“中原部队和谈代表被害案联合调查组”成立。鉴于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3人与部队分手的地点在陕西省镇安县杨泗乡,调查组确信,只要查清他们离开部队以后的行踪,就能最终揭开谜底。

 

调查组首先来到镇安县,对王震所部在镇安县的活动情况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普查。发现解放初期,曾经有人在镇安县文家乡朱家沟村一个石灰窑里,看到过3具无名男尸。可经过求证,石灰窑案的被害人并不是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3人,而是一批去延安的干部,因遭遇抢劫财物的凶手而被杀害。查找工作陷入僵局。

 

就在调查组一筹莫展之时,王震将军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一:—临别时,毛楚雄曾回过头来,对他调皮地挥了挥手中军调部第九执行小组的旗帜,故意拉长声音回答:“放心吧,越是有敌人的地方越是安全……”

 

调查组于是将调查的重点,圈定在陕南镇安、柞水、宁陕3县在19468月驻有国民党军队的所有要道、关卡、城镇和村庄。在对大量线索进行筛选时,宁陕县东江口镇一堆神秘人骨引起了调查组的注意。

 

1976年,宁陕县东江口镇在建房挖地基时,发现了一堆神秘的成人骸骨。调查组前往勘察后,—又找到了许多证人。其中,曾任国民党东江口镇副乡长的邓耀俊证实,他曾听时任乡保安队队副、防空哨长唐进玉讲过:“共军派的和谈代表要到西安去同国军谈判,当时的乡长石星一接到上面的命令,叫把他们活埋在城隍庙背后……”

 

参加过民团的石友成也证明:19468月上旬的一天,东江口镇来了3名共军,据说是中共方面派出的和谈代表。当时,在东江口镇驻扎的国民党军胡宗南第六十一师一八一团团长岑运应,还在镇上的魁星楼给他们开了个欢迎会。没过两天,我见到江口区的区长姜捷三,还跟他说:“这下好了,谈成了,今后就不用打仗了。”姜却说:“谈成个屁!”说着,他就用手向下一劈,意思是共军的和谈代表都已被杀害。

 

时至198412月,在大量的人证、物证面前,38年前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3位烈土英勇就义的壮烈一幕才真实地展现在人们眼前。

 

当时,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携带军调部第九小组的符号、旗帜、证件,身着军装,从镇安县杨泗庙出发,于1946810日到达东江口镇时,被驻守的胡宗南部第六十一师一八一团第四连哨兵阻拦。张文津出示了随身携带的军调部武汉第九执行小组的符号、旗帜、文件和介绍信,说明是应胡宗南长官的邀请,赴西安谈判的。哨兵立即报告了团部,团长岑运应闻讯,带领一班人马列队鼓掌欢迎。

 

岂料,次日,岑运应却突然翻脸。原来,胡宗南在得到我军派出的和谈代表已到了东江口镇的消息后,立刻向蒋介石作了汇报。蒋因不愿意看到我军和谈代表出现在西安的谈判桌上,于是授意胡宗南“就地秘密处决”。当夜,岑运应即命人将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秘密押到河口一座城隍庙附近,惨无人道地活埋在石坎下的水渠旁。

 

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3位烈土遇害情况查清后,有关部门对烈士的遗骨进行了重新安葬,用花岗岩修建了一座高大的纪念碑。李先念撰文《向革命先烈学习,保持共产主义的纯洁性——纪念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三烈士》,高度赞扬他们作为共产党人大无畏的革命英雄气概。

 

 

转自《史海钩沉》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