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陈远与燕京大学


--作者:丁东

 

高增德先生去世,我写了一篇悼念文章,智效民、马斗全两位老同事也写了悼念文章。今天在微信上又读到陈远的悼念文章。吴敏感到内容很充实,但不知作者陈远是何人。

 

陈远是我的朋友,是一位史学界的后起之秀,已有数种著作问世。他没有读过博士、硕士,本科毕业于石家庄一所工科院校,学的是化工专业。他的问学之路别具特色。新千年之初,互联网刚刚进入中国的公共生活,当时办网站门槛不高,审批手续比较简单,不需要资金投入。南京李永光办“思想的境界”,北京杨支柱办“问题与主义”,都迅速产生影响。大学尚未毕业的陈远也办了个名叫“边缘”的思想文化网站,虽然影响没那么大,毕竟由此摸到了中国学术界、思想界的脉搏。毕业后他进入《读书时报》当编辑。后来《新京报》创办,他成了最早的记者之一,从事高端文化采访。高增德先生就是他当时的采访对象之一。

 

他在《新京报》期间,开拓了一个历史价值很高的领域,就是燕京大学。他先后采访了二、三十位燕京大学的老人,结集成《消逝的燕京》一书,由重庆出版社出版。接着又完成一部系统叙述燕京大学命运的专著《燕京大学》,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燕京大学已经消逝65年了。最后一批在校生,现在已在85岁以上。所幸陈远动手较早,十几年前还能采访到比较多的当事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当事人陆续辞世。陈远和燕京大学本无渊源,但他的努力,为燕京大学精神薪火相传留下了希望。

 

106.jpg

 

燕京大学前身是始建于清末的北平汇文大学、华北协和女子大学、通州协和大学等美英教会学校,后三所学校合并,司徒雷登出任校长。他1919年走马上任,一面在市区的盔甲厂办学,一面到北平四郊踏勘新校址,最后从陕西督军陈树藩手中购得睿王园,十赴美国募捐,聘请建筑名家设计,建成了以未名湖为中心、中国园林和西方现代设施有机结合的燕园。

 

司徒雷登主政期间,对中外教授在薪俸、住房、休假、医疗等方面一视同仁,只要学问突出,不论观点流派,均重金礼聘,一时名家云集:外籍教师有洪业、斯诺、赖普吾、高厚德、班威廉、谢迪克、林迈可等,中国教师有胡适、吴宓、闻一多、冯友兰、许地山、熊佛西、陆志韦、郑振铎、吴雷川、周作人、郭绍虞、钱穆、钱玄同、俞平伯、朱自清、顾颉刚、金岳霖、高名凯、徐献瑜等。司徒雷登提出“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的校训。校园内崇尚民主自由,学术环境宽松活跃。学生除主修的专业课程与必修的国文、英文,可以跨系、跨院自由选修课程,修够学分即可毕业。图书馆藏书丰富,学生在书海中遨游不受干扰。师生之间,通过各种社团活动,融为一体,亲密无间,精神凝聚力极强。1920年代末,燕京大学就在国际上崭露头角,与世界知名学府建立了交换教授和学生的制度。中西教授同堂讲授,来自各国的学生同堂受业,熔中西文化于一炉。司徒雷登还取得霍尔基金会资助,与哈佛大学合作,成立哈佛燕京学社,为中美学术交流,选派留学生提供资助与奖学金。燕京大学规模不大,33年间的毕业生不足万人,却涌现了黄昆、黄华、冰心、吴阶平、陈翰伯、韩素音、萧乾、李慎之、韩叙、费孝通、侯仁之、朱启平、龚澎、严东生、沈元、谭文瑞、孙道临、周汝昌、蒋彦永等大批各界名人,光两院院士就有五十多位。

 

抗日战争期间,北平沦陷,燕大师生坚持抗日。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马上逮捕了司徒雷登及三十余位燕京大学师生,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司徒雷登才重获自由。在此期间,燕京大学部分师生流亡大后方,于1942年在成都复校。抗战胜利后,燕京大学率先在北平复校。1946年,司徒雷登出任美国驻华大使,校长由陆志韦接任。中共在野时,司徒雷登、陆志韦均持友好态度。燕大学生投奔中共者更不胜枚举,建国后在外交界几乎撑起半壁江山。张东荪教授亦为北平的和平解放奔走。共产党兵临北平城下时,毛泽东曾通知部队注意保护清华、燕京及名胜古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燕京大学于1951年改为公立大学,任命陆志韦为校长。毛泽东亦为燕大题写校名。但好景不长。当时朝鲜战争已经爆发,中美两国势同水火,燕京大学处境尴尬。在1952年的思想改造运动中,陆志韦、张东荪、赵紫宸成为重点对象,甚至动员陆志韦的女儿陆瑶华大义灭亲,公开批判父亲。当时国家对苏联一边倒,在高等教育领域也按苏联模式实行院系调整,燕京大学被一分为八,各系分别并入北大、清华、北师大、民族大学、政法学院、财经学院、音乐学院和中央劳动干校,校园则被北京大学接管。从此,燕京大学在中国消逝。

 

1980年代,黄华、雷洁琼、费孝通、吴阶平等燕京校友先后走上了国家领导岗位,唤起了燕京大学校友们让母校起死回生的心愿。但终因权力尚未告别对教会学校的认识误区,未能如愿。就连司徒雷登把骨灰安葬在未名湖畔的遗愿也不能实现。后来杭州市把司徒雷登故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骨灰得以在杭州安葬。校友会在未名湖畔竖立起“原燕京大学未名湖区”纪念碑,算是在燕园保存了一点燕京大学的痕迹。

 

陈远离开《新京报》后,仍然进行史学研究。最近,开设了一个名为“拍卖时光”的公众号,引起了不少朋友的关注。燕京大学即将迎来百年生日,不知陈远有什么新的打算?

 

 

转自《小众群言》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