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青帮跺一脚 半个上海滩都会抖三抖


--作者:吴钩

 

54.jpg

前段时间上映的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中,葛优饰演的黑帮头子陆先生,原型就是上海青帮大佬杜月笙。而青帮,那可是清末民初三大秘密会党之一(另两个是洪门、红帮),也是近代上海一支非常重要的隐秘社会势力,当时盘踞上海滩的军政要人如张仁奎、张树声(冯玉祥部下),世家子弟如袁克文(袁世凯次子)、阮慕白,商界闻人如虞洽卿、顾竹轩,黑社会大佬如黄金荣、杜月笙,等等,都是青帮中人。

 

青帮跺一脚,半个上海滩都会抖三抖。

 

追溯起来,这么厉害的青帮,却是起源于社会地位十分低下的漕运水手。明清时期,官府从南方往北方运粮,由军事系统负责,漕运卫军叫做“旗丁”、“运丁”,粮船的水手与舵工则是旗丁另行雇觅的。每船由一名旗丁领运,有水手与舵工若干人,每四五十条船组成一个船帮。

 

漕运是十分艰苦的活计,“蹈江涉河,经历寒暑”,水手们终年漂泊不定,生死未卜。生存的艰辛与无助,使得漂泊在大运河上的漕运水手,大多加入了一种叫做“罗教”的民间宗教。

 

55.jpg

晚年杜月笙与孟小冬。资料图

 

早在明代,罗教已在漕运水手中流传。信奉“真空家乡、无生老母”的罗教不仅给了水手们精神上的寄托与慰藉,还为他们提供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庇护与福利,如水手无处住歇时,可以借宿罗教的庵堂;年老无依的水手,还可以“进庵看守”、“耕种余地以资糊口”;若水手因病亡故,也可埋葬于庵堂的义冢,不致生无立足之所、死无葬身之地。因此,罗教对于漕运水手的吸引力自不待言,皈依的水手越来越多,“以至日久相率归教”。到了清雍正年间,杭州北新关外的罗教庵堂,已从原来的翁、钱、潘三庵,一度增建到“七十余庵”。

 

罗教属于半公开半秘密的宗教,受清政府敌视。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朝廷对罗教的一次严厉查禁切入。在乾隆皇帝的批示下,一场轰轰烈烈的拆迁运动在浙江、江苏铺展开来。北新关外查出的二十三所庵堂被全部拆毁,拆下来的物料及地基逐一估价,造册上报朝廷,留充地方公用。其他教内人员,视情况而定,被杖责、流放、收押或贬为奴隶。

 

尽管修建在陆地的庵堂被拆毁了,但罗教系统内的水手又在茫茫江河之上建立他们的根据地--每个船帮,专有一只船用来供奉罗祖图像,称为“老堂船”,作为罗教水手的议事中心,各帮又“公派一人专管香火并通帮水手用钱账目,为当家”,当家称为“老管”(或“老官”),是各个船帮的最高首领。

 

56.jpgΩ

 

从庵堂阶段到老堂船阶段,水手罗教的组织形态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并对它后来的演化路径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其一,罗教水手的活动更加隐秘化。以前的庵堂虽然未取得官方承认的合法性,但至少是半公开地吸纳信徒、吃斋念经、讲习教义、给水手提供生活福利。而设于江河上的老堂船,已经摆脱了官府的监控。

 

慑于官方对罗教的严厉打击态势,水手行帮不得不将他们的组织与活动方式转入地下状态,各帮船还建立起秘密的联络信号,如遇事即以传出“红箸”、“溜子”为号,“人即立聚”。随着时间的推进,后来的青帮还发展出一套隐语系统,用于交流、识别身份与发号施令。

 

其二,罗教水手的组织结构更加严密化。庵堂时期的水手罗教尚是一个结构松散、有互助性质的宗教团体,各庵管理者通常由年迈孤苦的水手充任,并无权威的禀赋,其职责不过是看守庵产;入教的水手也只是将庵堂当成栖身之所,与庵主并不构成严格的权力等级关系;这时候的水手罗教除了宣传教义,也没有建立森严的家法体系。

 

到了老堂船时期,水手罗教已经具备了权力组织的形态特征,出现了严厉的帮规、家法。帮中水手,不论何人,若违反帮规,即有家法伺候,视其罪责轻重,或棍打,或烧炙,或截耳,或割筋,甚至“立毙,沉入河中”,“决不宽容”。

 

从庵堂到老堂船,水手罗教的教门色彩趋淡,而帮会色彩渐浓。

 

如果说,乾隆后期出现的老堂船,是水手罗教发生嬗变的标志,那么道光年间漕运水手与私盐贩子的合流,以及咸丰年间南漕河运的停止,则是水手行帮再次发生嬗变的重要因素。

 

道光年间,水手运贩私盐的情况已经相当普遍,因应这一地下市场之需,漕运线上出现了一种叫做“青皮党”的盐枭集团,或盘踞于码头,或跟随船帮上下,专为水手行帮散销私盐。

 

江苏淮安府的安东、清河一带,又有罗教游民“私结党羽”,自号“安清道友”,专在淮河、运河上走私货物、贩卖私盐,有时甚至冒充兵勇,以查河为名,骚扰商旅,抢劫民财,名曰“站码头”。其后,“安清道友”与“青皮党”“引类呼朋,恃众把持”,融为一体。这“安清道友”便是青帮的雏形之一,也是“青帮”名称的由来。

 

咸丰三年(1853年),南漕完全停止河运,改为海运,数以十万计的漕运水手、舵工、纤夫突然失业,沦为游民,虽然部分水手获得朝廷给资遣散,或被招募为水勇,但绝大多数人是一下子“无可仰食”。这支庞大的失业水手队伍,流落在长江中下游,涌向旱地码头,并利用原来的帮会资源与走私渠道,跟当地“青皮党”相融合,以贩卖私盐为主业,同时兼营赌博、绑架、抢劫等暴力业务。

 

在水手行帮与私盐走私集团合流、完成黑帮化转型之后,一部分帮头目在贩卖私盐的过程中,积累了巨大财富,并逐渐提高了自身的社会地位。随着帮会对社会的动员力、控制力、影响力的递增,一些有头面的人物也加入了帮中。光绪二年五月廿四日的《申报》说,原来只是“无业游民”、“刑伤匪类”入帮,但是现在,居然有“武庠中之举秀(即武秀才)、仕途中之子弟、衙署中之差役,愍不畏法,自以为雄,乐居下流,毫不为怪。”

 

而头面人物的加盟,又进一步强化了帮会的势力。这个时候,不能继续叫它“水手行帮”或“罗教水手帮”了,我们就正式称之为“青帮”吧。

 

上海开埠后,大批青帮中人前往沪上“打天下”。这个租界割据、社会控制乏力、地下经济(以黄赌毒为主)泛滥、龙蛇混杂的都市,给青帮势力的壮大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以青帮为代表的黑社会势力,迅速发展成为一支可以左右上海政局、商界、社会秩序的隐秘力量。

 

朝廷想压制社会,社会便畸变成黑社会。

 

延伸阅读:

 

这个人了不得:杜月笙管他叫爷,黄金荣喊他师傅,蒋介石称他太爷,他是“民国教父”,青帮真正的大佬!

 

58.jpg

 

说到青帮,那应该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成立于雍正年间,和那个《鹿鼎记》里的反清复明的天地会后来分出来的洪门并列。与欧洲的罗斯切尔德三巨头、台湾的竹联帮等并称世界七大神秘组织。

 

在清末民初间更是叱咤风云,可谓是清末民初最大的帮派,脚踏政商两届,影响极其深远。袁大帅的二公子,民国四少之一的袁克文、蒋校长蒋中正、上海滩扛把子的黄金荣、杜月笙都是青帮大哥。而要问谁才是真正的老大,上海皇帝杜月笙?他的上任黄金荣?不能是张啸林吧。这里你就真的错了!青帮最后的大佬,“民国教父”、“太爷”,真正的大哥,大字辈大佬张仁奎。

 

在青帮,相传其祖师爷在建帮之初特意拟定了辈分,定下二十字,即“清静道德,文成佛法,仁论智慧,本来自信,元明兴礼”,到了清末,这二十个字用完,帮中长者又添了“大通悟学”四字。青帮百余年开枝散叶,门徒遍布天下。

 

民国年间,时局动荡,大批帮派人士闯荡上海,学者唐正常在《上海史》中说:“民国初年,上海滩青帮最高辈分应属大字辈。张仁奎便是大字辈大哥!杜月笙为悟字辈,黄金荣自认天自辈,意思比大还多一横,实为通字辈。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张仁奎是山东藤县人,出生于1865年,幼时家境贫寒,没读多少书,少时跟着表叔习武,在与地痞流氓的不断实战中练得一身好功夫,只是没钱买把像样的兵器--用的是铡草的铡刀,人称“张大铡刀”。

 

60.jpg

龙头铡刀

 

光绪十五年,滕县开科考武秀才,张仁奎力挫众人,得了头名,有了在家乡开设武馆教徒弟的资本,几年下来,在十里八乡也有了点名气。

 

张仁奎本想以一身功夫报效朝廷,可甲午一战,北洋海军尽失,接着西洋人趁火打劫,德国出兵青岛,英国占领威海--山东几乎成了洋人的天下。

 

青帮大哥养成时

 

外国势力进占,激发起山东各地的排外情绪。光绪二十四年,山东各地闹起了“义和团”。张仁奎热血一涌,毅然加入,义和团在山东滕县的主事人叫马风山,属青帮第二十代“礼”字辈,徒子徒孙众多。张仁奎英武善战,得到马风山的欣赏,将其收为弟子,排二十一代“大”字辈。

 

清廷被东瀛西洋先后欺负,慈禧老太后也很是怨愤,决意支持义和团:跟洋鬼子开战!

 

可惜义和团没能支撑多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慈禧和光绪吓得避难西安,马风山率张仁奎等众徒还护送了一程。

 

不料清政府很快跟洋人达成了协议,割地赔钱,接着转头清剿义和团,马风山遇害,张仁奎机警,拖着铡刀躲了起来。

 

在江湖上流浪了一段时间,张仁奎来到扬州,跟着也是“大”字辈的同门师兄徐宝山贩盐走私。徐宝山起初势力还不够强大,苏北一代山头林立,彼此间为了抢码头经常发生火拼事件。张仁奎在一次混战中提着铡刀砍翻对方十余人,徐宝山大为赏识,将张仁奎视作心腹。

 

无限风光在军界

 

张仁奎有勇有谋,很快就获得徐宝山的赏识,在青帮内地位上升很快。辛亥革命后,徐宝山带领青帮兄弟支持革命,在扬州当上军长,张仁奎被任命为旅长。

 

陆军上将,手握重兵,坐镇一方

 

徐宝山认为袁世凯是总统,因而坚决支持袁世凯,于是孙中山领导下的国民党决定除掉徐宝山。国民党派人将炸弹装进铁箱,冒充元朝花瓶送给徐宝山,徐宝山打开箱子,炸弹当场将其炸死,江湖上的传奇大哥就这样死去。

 

徐宝山死后,徐宝山的军队被张仁奎接管。袁世凯领导下的北洋政府授予张仁奎陆军上将军衔,并任命其为通海镇守使,驻守江苏南通,北洋政府的镇守使大致类似于今天的军分区司令员。

 

61.jpg

徐宝山

 

在南通,张仁奎请来清朝状元、民国著名企业家张謇为老师,努力学习历史、文学等知识,并在南通开香堂,广收门徒。1923年,张仁奎被北洋政府授予“杰威将军”称号,一时间风光无量。

 

退出军界,成为上海滩最牛的青帮大哥

 

19275月,蒋介石指挥下的北伐军到达南通,张仁奎支持北伐,宣布所属部队投靠北伐军。

 

但国民党对张仁奎始终抱有戒心,一来张仁奎以前的老上级徐宝山当年曾经支持袁世凯,反对孙中山;二来徐宝山又是被国民党派人刺杀的,所以国民党怕张仁奎并非真心投靠国民党,而此时张仁奎的亲侄子却受人挑唆,纠集一伙人发动兵变,意图阻止张仁奎投靠北伐军。

 

张仁奎为了表明自己支持北伐的决心,毅然大义灭亲,把参与兵变的亲侄子给杀了,但国民党依然不相信张仁奎。张仁奎没想到自己一片真心,换来的却是国民党的猜疑和排挤,大怒之下,脱下军装,辞去官职,离开了部队。从此张仁奎结束了军旅生涯,开始了自己人生中最辉煌、最潇洒,也是最自在的青帮老大的快活日子。

 

62.jpg

青帮大佬合照

 

说了那么多,那就再谈谈“张太爷”到底牛在哪?而我们所知的黄金荣、杜月笙与张仁奎的差距在哪里?

 

张仁奎以青帮前辈的身份,统领军队数十年,官至镇守使,领陆军上将军衔,在同时代的帮会中,没人能超过他的,因此张仁奎无论是在白道,还是黑道,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这是上海滩的黄金荣、杜月笙等人远远所不能比拟的。

 

而黄金荣在上海滩地位的上升,在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张仁奎的帮助。1923年,山东土匪孙美瑶在临城(今山东枣庄)将一列火车上的乘客劫为人质,车上除了中国乘客外,还有几十名外国人,其中有一名是法国主教。

 

当时黄金荣在上海法租界巡捕房当差,法国人命令黄金荣想办法解救法国人质。黄金荣经人介绍找到时任镇守使的张仁奎,张仁奎给黄金荣开了一张特别通行证,并派自己的部将吴昆山陪同黄金荣前往临城救人。

 

在张仁奎的大力帮助下,最后法国主教被安全解救,黄金荣因为此事立下大功,一年后升任法租界巡捕房督察长。假如没有张仁奎的大力帮助,黄金荣解救人质之行,不可能进行的如此顺利。

 

黄金荣拜张仁奎为师,杜月笙为徒孙

 

黄金荣一直以青帮大哥自居,并开香堂收徒弟,但实际上黄金荣根本就没拜过哪那个青帮中人为师傅,因此上海滩真正的青帮中人,一直都不认黄金荣这个青帮弟子。

 

后来黄金荣在杜月笙的指点下,找人向张仁奎说情,并备下厚礼执意要拜张仁奎为师。因为在临城劫车案中,张仁奎已经帮过黄金荣,因此这次张仁奎也不好推托,只好收下了黄金荣送上的弟子贴,就这样黄金荣成了货真价实的青帮“通”字辈人物。

 

64.jpg

黄金荣

 

当时上海滩青帮最高的辈分,是“大”字辈,张仁奎则是“大”字辈中实力最强、也是最有声望的一位,难怪黄金荣要想方设法前来拜师。

 

至于杜月笙,辈分就更低了。杜月笙的师傅陈世昌,是张仁奎的徒弟,因此杜月笙是张仁奎的徒孙,而实际上杜月笙见到张仁奎时,也确实是毕恭毕敬的

 

江湖大哥的烦恼,上海各界名流争相拜张仁奎为师

 

张仁奎到上海后,当时上海的各界名人很多都前来要拜师,其中有些人是我们到现在都十分熟悉的大人物。因为当时上海滩很乱,有钱人怕被绑架,当官的怕被暗杀,因此他们都希望找一个有实力的帮会大哥做靠山,保自己的平安

 

当时上海滩的帮会大哥,算下来,张仁奎无疑是最牛的一位,前来拜师的人实在太多,很多还是政界高官。

 

65.jpg

杜月笙

 

乌龙中收山东土皇帝韩复渠

 

张仁奎爱收些徒弟,当然,对方必须有一定社会地位,闲杂人等不收。其中,军阀韩复榘拜师的过程相当有趣,不得不提。

 

19339月,当上山东省主席的莽夫韩复榘,心血来潮要召开全省军政会议,通知一下去,居然没几个人来!韩复榘大发雷霆,心腹告知原因:青帮老太爷张仁奎在山东滕县老家给儿子操办婚事,山东全省军政要员都去送礼了!

 

这些人胆敢擅离职守,难道张仁奎比我还狠?韩复榘虽然粗鲁,但不傻,马上就想到了自身的安危:张仁奎一呼百应,要是想搬掉他,会不会自己先遭殃?

 

几番考虑后,韩复榘认为要想牢牢控制山东,还是得跟张仁奎合作,最好的办法就是拜他为师。主意拿定,韩复榘即刻从济南发急电,一向张仁奎贺喜,二请大驾光临济南,还下令拨了辆小火车,直接到滕县迎候。

 

66.jpg

韩复渠

 

张仁奎虽不怎么喜欢韩复渠这莽夫,但也不好拒绝,只有跟着前往。

 

到济南的时候,韩复榘带着一大帮子人敲锣打鼓地迎接,隆重地将张仁奎迎进政府大厅。

 

大厅里早摆好了香案公桌,蜡烛高烧,烟雾缭绕。张仁奎在韩复榘等人的陪同下,刚步入大厅,四面顿时军乐齐鸣,有马屁精高声吟诵“迎张老太爷”。

 

张仁奎一下愣了,还以为韩复榘要跟他拜把子。

 

韩复榘请张仁奎在正中坐定,自己却退到前面,毕恭毕敬磕了三个头,吩咐手下将准备好的门生大红帖双手过顶呈给张,高声喊道:“师父,请您收下徒儿吧!”

 

在政府大厅弄江湖仪式,可谓既隆重又滑稽,张仁奎哭笑不得。

 

韩复渠由此正式加入了青帮,统治山东也多了条手段:帮规!不过他是个重诺之人,自从成了张仁奎的弟子,时不时就送钱孝敬师父。

 

67.jpg

蒋介石年轻照

 

张仁奎帮了“蒋校长”大忙!

 

1936年,蒋介石据军统密报,得知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渠跟日本人勾结,想反叛,蒋介石虽然早就看韩复榘不顺眼了,但实在腾不开手:一边想围剿共产党红军,一边得防着小日本,东北三省已丢,华北五省“自治”,要是跟韩复榘闹起来,无疑多些麻烦。

 

有参谋提醒蒋介石,不如请张老太爷出面。

 

蒋介石豁然开朗,立即电令上海市市长吴铁城去找张仁奎,并派了辆专列去上海接。

 

此事往小处说,是张仁奎的“门内家事”,因为蒋介石和韩复榘均是他的弟子;往大处说就关系到国家民族,张仁奎思虑一番,决定走一趟。

 

到南京时,蒋介石亲率文武百官在火车站迎接,按青帮规矩,恭敬称张仁奎为“老太爷”,二人会谈了许久,最后蒋介石庄重地请老太爷去山东一趟,劝韩复渠回头是岸。张仁奎慨然应允。

 

到山东后,韩复榘也是隆重迎接。主客刚落座,张仁奎开门见山摆明来意。青帮帮规极看重尊师重道,韩复榘虽然不想罢手,却也不便直接反对,让手下的师长们发言。

 

四个师长都是张仁奎的弟子,入门时间早,对张很尊重,听师父一分析,也觉得韩复榘难成事。

 

“你十万兵马能打得过中央百万之师,区区一个山东,其物力财力能抗衡全国十几个行省?闹起来必败无疑,听我一句话,别折腾了。”张仁奎苦口婆心相劝。

 

韩复渠还没正式动手,手下干将已没了信心,只得罢了。

 

张仁奎山东之行的功劳,蒋介石一直十分感激。

 

68.jpg

张啸林

 

巧杀大汉奸张啸林

 

张啸林拜的是青帮“大”字辈樊瑾丞为“老头子”,排“通”字辈,因此张啸林见了“大”字辈的张仁奎,都是恭敬地叫“师叔”。

 

上海被日本人控制后,杜月笙到了香港,黄金荣隐居租界,张啸林却跟日本人勾搭上了。1939年冬,在日本特务的支持下,张啸林甚至准备建立浙江省伪政府,亲自出任汉奸省长。

 

蒋介石非常恼火,让戴笠处理一下。

 

戴笠让潜伏在上海的军统特务找到张仁奎,道明来意:“上面想除了张啸林,但张精明异常,每次出门都有三十个保镖,汽车装着防弹玻璃,不好动手,最好能借用青帮内部人士去干掉他!”

 

张仁奎只是叹了口气:“为虎作伥,咎由自取,我老了,没精力做清理门户的事,你们到香港找杜月笙吧。”

 

戴笠闻讯后,秘密飞到香港,请杜月笙出主意。杜月笙沉思一会儿,问道:“张老太爷意思如何?”戴笠告知:“老太爷说让你拿主意就行了。”杜月笙点点头:“那也要用张老太爷的人,张啸林虽然跟我是结拜兄弟,但一直不甘心在我之下,对我也是防范很紧。”

 

不久,杜月笙就物色到了一个很好的杀手:张仁奎有个弟子兼保镖叫林怀部,年轻胆大,慷慨豪迈,而且机警多谋,枪法极准。林怀部的父亲曾担任过北洋军队的团长,与张啸林也有一定交情。

 

69.jpg

戴笠

 

军统和杜月笙找张仁奎借人,张仁奎默认同意,为国锄奸,林怀部亦是慨然应允。也活该张啸林死到临头,他正想多召集几个得力保镖。林怀部来投奔,理由是说张仁奎越来越小气,给的钱不够用了。

 

有着故人之子、同门师弟的双重保险,张啸林放心收下了林怀部,答应给与高薪,而且每次出门都带着,左右不离。

 

谢世

 

一次,林怀部说要请假,张啸林不肯。林说你每月就给那么点钱,还不让休息,我都不想干了。张啸林心情不怎么好,就骂道:“不干就滚!”林怀部火气一冲:“好,马上走。”

 

张啸林没想对方敢顶嘴,勃然大怒,拔出枪说:“你敢这样跟老子说话,信不信崩了你。”张啸林本来只是想吓唬林怀部,谁知林怀部也立马拔出枪:“老子先崩了你!”

 

几声枪响,张啸林当即毙命。

 

林怀部主动投案,在自供中说,他本来是想多要点工资,谁知张要杀他,他一时情急,就射了张几枪,没有任何人指使。林怀部坚持这一杀张的“动机”,租界法院定为“泄愤报复”的刑事案,判了林怀部有期徒刑15年。直到抗战胜利,林怀部才得以出狱。

 

70.jpg

 

一代“枭雄”陨落

 

张啸林死后,远在香港的杜月笙摇头叹息,张仁奎却依旧保持缄默。

 

日本人却不相信,他们怀疑是张仁奎在“清理门户”,不过找不到证据,只是屡次上门对张仁奎威胁利诱,要请张“出面主持工作”。张仁奎不为所动,可一则年纪大了,二则时常对日本说客动怒,以致忧愤成疾,一病不起,在194412月底,谢世于上海--离抗战胜利仅剩8个月了。

 

第二年春,在重庆,党政军商学各界千余人为张仁奎举行了追祭仪式,蒋介石亲自为之题词“海岱硕望”,国民政府明令褒扬张仁奎,“以彰忠义”。

 

一代枭雄,太爷,民国教父张仁奎的去世,绝对不是他老人家单独的去世,张仁奎的去世无异于传统青帮的终结,而此刻,青帮新大亨已然崛起多时了。若说张仁奎时代的青帮,还算是有严苛的帮规,有正式的礼仪,而到了黄金荣、杜月笙手里,青帮已经失去了“盗亦有道”的灵魂,只剩下了外壳。杜月笙后青帮更是一蹶不振,日渐萧条。

 

现在的清帮,因为帮头甚少,有迟暮黄昏垂垂老矣之像。完全不如同时代的洪门!后又被蒋经国打压了一番,目前主要集中在台湾、美国和加拿大等地区。再也没有了什么大风浪!

 

72.jpg

美国唐人街青帮

 

 

转自《史海钩沉》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