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上午做别人思想工作,下午自己下岗


--作者:白金城口述  李延国整理

 

白金城:1964年生人,1984年参加工作,历任龙凤矿井巷区工人、团支书、团总支书记、维修一队、维修三队党支部书记等职务。

1998年通过民选当选露天区(东洲区)人大代表,一心代表民意,反映矿工心声。2000年龙凤矿作为国内首家最大的矿山企业宣告破产,全部在职员工“一刀切”全体“买断"。白金城上午还作为党支部书记在做下岗员工的思想工作,下午自己就被通知下岗。

“买断”之后打零工十年。2011年到私营煤矿泰和公司工作,现任通风员。

 

 

我叫白金城,1984年末参加工作,到龙凤矿巷井区当工人。到1986年,因为工作需要代理区团总支书记。19869月份上辽宁省委党校脱产学习了两年,毕业后回到矿里继续从事共青团工作。在团总支部书记岗位干了能有七、八年。

 

我在学校入团,当时上学就入团的也不太多。1989年加入党组织。1994年到井下维修三队当党支部书记。当时井巷区和开拓区合并叫维修区。我又上维修一队当党支部书记。

 

这辈子干的最光彩的事是当选东洲区的人大代表。那可是老百姓选的,也许看重的是我工作认真,人品好,敢为职工说话。当官的没被选上,选我这老百姓,我暗下决心好好参政议政,反映矿工的心声,为矿上和地区百姓办点实事。应该说当选代表,对我也是一种鼓励和鞭策。没少提议案。我当代表不是花钱买的,要对得起大家。

 

每月我都会围绕安全生产开展一些活动,“党员先锋号”工程和安全系列教育活动搞得有声有色,月月完成生产任务。连队年年是先进,我觉得光荣,干劲十足,心里装着都是连队、工人的事,那时讲叫奉献。

 

1995年我当支部书记时,赶上分流到矿务局其他单位,当时想不通就没去。机会错过了,后悔没用。对于分流,当时龙凤矿的效益也不太好,年年亏损,又遇到分流,我们车间机关人员有的分到老虎台矿。现在混的挺好。

 

从我参加工作那天起,原本想我能干到退休。我今年51岁了。如果正常的话,我在龙凤矿干到退休一点都没有问题。

 

龙凤矿说破产就破产,一点准备也没有。我上午还在给工人做思想工作,下午忽然让我也“买断”,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这种身份的转换谁适应? 

 

168.jpg


命运的转折太突然,白金城上午还作为党支部书记、民选人大代表给被“买断”的下岗工人做思想工作,下午就接到通知,自己的15年工龄被以14700元买断。但是没人给他做思想工作。零工十年后,他进了一个民营煤矿。

 

整体都给“买断”了,没有人找谈话,也没有人做思想工作。现在还有不少人没买。没人找我谈话,就是一刀切。1985年到2000年,正好十五年。“买断”钱是14700元,交保费都不够。等于说14700元就把我踢出了龙凤矿。和龙凤矿解除关系,把你推向社会了。给弄到海里。你能游就游,不能游就淹死。

 

做为矿上生产骨干,说句心里话,咱们煤矿工人还是傻大黑粗,没有啥技术。你出去找个工作,你只能干粗活。当时爱人、孩子没少埋怨,你当时在矿里干得那么好,忽然间让你“买断”,跟家里怎么解释,怎么面对亲人和社会。想当初大小咱也是脱产干部。

 

先是在社会干各种活谋生,妻子也下岗,真正明白了什么叫难。没办法,还是愿意到正规单位干。打了十年零工,到了2011年通过熟人介绍去了泰和煤矿,没有关系也进不去。在泰和煤矿做的是通风员,负责瓦斯检测。

 

收入是稳定了,最起码有个保障。咱们上有老下有小,现在你不干,没有收入。在泰和煤矿最起码是稳定的工作,要不然打零工,像打游击,今天在这,明天上那。现在最起码甭管开支多少稳定了,有固定的单位。

 

每个月扣400来块钱养老保险,企业不可能都给你拿了。按照原来龙凤矿咱们交五年保险,由国家、集体、个人三部分组成的保险,我们个人那一份是自己工资扣的,国家统筹的部分他给拿一点,不可能多拿。

 

我是2011年去的泰和,2000年到2011年有11年,这一段是中断的,没缴养老保险。当时我出去打零工,一天挣二十块钱,我不可能再拿出钱来交社保。 到时候再说,等到退休再补。

 

我还有一个弟弟,也是龙凤矿西机电‘买断’的,到河北省去打工了。为了生活,为了养家糊口,也是没办法,大势所趋。

 

我现在的愿望是希望国家和政府在医保和社保这块能给考虑,最起码咱们没有经济能力。补缴这块政府能承担一部分也行。再说现在龙凤矿像我们这种情况也不算太多,像那些退休的就完事了。

 

孩子逐年大了,两个都上学,我的孩子才毕业。一个下岗职工养大学生,养个高中生太费劲。现在属于民营企业,最起码国有企业正规一点。我身边很多人都说,龙凤矿不黄该有多好,咱们干到退休,那有这么多闲事。一生有时还得信命。

 

 

《燃烧》——抚顺龙凤矿口述历史项目简介:

龙凤矿,位于辽宁省抚顺市。1917年始建,到2017年整整建矿100周年了,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煤矿之一。龙凤竖井,深入地下-650多米。它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幸存的最古老煤井。目前为辽宁省级保护文物。龙凤矿19501970年代被称为是“中国工业的粮食”。龙凤矿工曾经是最骄傲的国家主人。

上世纪90年代,一次突发的矿难成为了压倒本已积劳成疾的龙凤矿的最后一根稻草。未经充分程序审核,在当时国家某领导的意志之下,龙凤矿突然宣布破产。16000多名国企员工瞬间被“买断”,生活从此无着。龙凤矿是当年国企改革的一个试验品,也是之后国企改革的一面镜子。从龙凤之后,再没出现如此“先破产后安置”的粗暴的国企改革。

 

 

转自《我的历史》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