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熊景明:家在云之南,是慢悠悠的温情


--作者:有叔

 

93.jpg

 

若以宏大视角来解读,熊景明的经历很容易被先入为主地归结成一场穿越。

 

从边陲到都会,从磨难而荒诞到理智而平淡,其中的过度似乎平滑到不着痕迹,时间的维度仿佛冥冥之中被精心呵护过。

 

但她却表示自己从未规划人生,过往皆自然而然,按部就班的节奏里透着一个缘字。

 

94.jpg

 

曾经在聂耳纪念馆,影片里的一英俊青年,被解说词标为“聂耳”,熊景明不由大笑:“这是我爸爸的照片啊!”随后又放出“聂耳女友”,熊景明又大笑:“这是我妈妈!”

 

95.jpg

 

音乐家聂耳乃熊家故交,博物馆未做功课,在大把照片中以颜值凑出一对璧人,恰是熊景明双亲。

 

这故事讲出来颇有些佳话的意味。

 

历史有很多种叙述方式,或大开大合大江大海,或行云流水曲径通幽。

《家在云之南》无疑属于后者,意识流式轻描淡写的回忆,真诚冷静,不凄绝也不愤懑。

 

江山代有才人,因剪不断羁绊,便在心中凝成情结,于日后不经意地弹拨出咏叹或行板。

 

在熊景明笔下,一群人的生活切片组成个体的命运流离,并由此展开对一个时代的全景式鸟瞰。

 

娓娓道来中不掺杂任何立言喻世的野心,像昆明的风物与民俗,慢悠悠的,温情而克制。

 

或有人称熊景明为“先生”。

 

她主持“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凡二十年,以民间之姿、一己之力、一馆之藏,服务全球学者,为民族记往昔、鉴来日。

 

96.jpg

 

学界谓女性“先生”者,前有冰心,后有杨绛,东汉赵岐作《孟子》注:“学士年长者,故谓之先生。”

 

这么看来,呼一声 “熊先生”并无甚不妥。

 

可能与长期练习游泳和瑜伽有关,熊景明依然优雅,体态轻盈,眼神透彻而干净。

 

她亲切,言辞平实简省,无一丝半点学究气。

 

她说话爱笑,眼睛弯成一道缝。

 

在《家在云之南》的序言中,作家李晓琳用“林达”的笔名写道:

“一个人写自己的回忆,从孤立人生的跌宕来看,很可能只是一个偶然;可是,个人的境遇总和,就必是鲜活的社会历史本身,这是民间历史的魅力所在。”

 

97.jpg

 

转自《有与冇》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