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悲与痛:女教师李乔的二十年劳教生活及弟弟李其琛之死

 

--作者:孙陇

 

在《东平农场专政对象登记表》中,有一对夫妻同时在册,妻子叫李乔,原是广州广雅中学历史教师,丈夫叫杜广武,曾是广州市公安局的一位警察,夫妻两人被列为专政的罪名同是历史反革命。根据表格上的登记,杜广武是19587月被中共中区肃反办公室被定为历史反革命的,妻子李乔是195811月被省委肃反领导小组定为历史反革命的。

 

李乔女士是广东省梅县松口镇人,在家庭出身一栏上所填写的是“官僚地主”,因此她出身的家庭很可能是当地一个名门世族,而她的教育背景也相当不错,毕业后的工作也长期在教育战线:

 

*1

 

1944年至1947年,在梅县梅州中学读书;

 

1947年至1949年,在中山大学读书;

 

19496月至19499月,参加中共粤汉边区党委工作队,中共梅县地委工作团宣传部、梅县文教部;

 

1949年至1952年,梅县中学任教,中原大学学习,中山县中山师范副教导主任;

 

1952年至1958年,在广州广雅中学任历史教师;

 

这样一份简历,经历很干净,看不出有什么地方与历史反革命有关联,而且还曾在国民党在广东溃败前,为中共工作过。在登记表中“原定为专政对象的主要依据”中提到确定她的历史反革命身份的罪行是:

 

44年参加反动三青团,后任分队长,后补干事,女青年股长等职务,(本人隐瞒职务问题),土改时丧失立场,帮助地主祖母收藏黄金,对地主母亲藏枪不举报。57年整风反右时同情右派言论。

 

*1

 

这份表格填写的时间是1966年,上面填写当时李乔的年龄是三十六岁,也就是说李乔生于1930年,定罪的主要罪行是说她1944年加入三青团,当时她正在梅县中学读书,年仅14岁,就为了年少时有可能是集体加入三青团而被列为专政对象,在十四年之后被清算,除了让人感到阶级斗争之残酷外,还会让人愤怒,同时也为她惋惜。

 

被列为专政对象后,李乔先后被送到广州新滘公社和岭头农场劳改,于19602月又被送到东平农场劳动改造。

 

在这份表格右上方有三行红字,时间看不清,只能看清“回原单位安排工作”的字样,这个标注应该是以后标注上的,也有可能是文革后落实政策后标注上的。既然又回到原单位广雅中学,我想这样一位饱经苦难的女士在该校历史上应该有着一点记录,但很遗憾我没有能够查询到,只是在新浪博客上找到一个名叫安东的原广雅学生写的《广雅求学记》中提到了李乔老师,原文如下:

 

高中的任课教师大都是水平高、名气大的全省著名教师。数学老师吴怀素、化学老师李郁文、生物老师李观韶、语文老师邱锡长、外语老师赵惟浩等等都给过安东太多的教益,使安东没齿难忘。历史老师李乔和安东没有多少课后的接触,但她的遭遇使安东唏嘘不已。1953年她二十多岁时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随即分配来广雅,后来教世界史。她讲课条理清楚,口齿伶俐,很受同学们欢迎;她皮肤白皙,身体纤弱,记得有一次她带病上课,几乎倒在讲台上,同学们深受感动!1957年她被打成右派,随后又因参加过三青团,升级为历史反革命。她的先生在省政府工作,大概是为了自保吧,又是离婚,又是揭发,最后李乔老师竟被判刑二十年,投入西村砖瓦厂劳改。西村砖瓦厂离广雅不到半小时的路程,有一次安东晚饭后散步,遇到收工的犯人队伍,其中一个又黑又瘦的女犯竟然就是李乔老师!1979年后她获得平反昭雪,重返广雅任教,只是青春年华已逝。安东得知她回广雅后曾致信问候,她给安东回信,但已记不起是谁。李乔老师现在定居悉尼,是澳洲广雅校友会的顾问。

 

安东先生的这段文字,其中说她毕业于北京师大可能不对,上面的简历上说是中原大学,这所大学以后分成很多学院,其中华中师大就由中原大学师训部分组成的(当然不是唯一的)。还有李乔并没有被打成右派,但反右运动中她的表现对她的以后被被处理,应该产生了影响。李乔并没有被判刑,不过她一直在劳动改造,从1958年底到1979年也就相当于二十年徒刑了!丈夫离婚是事实,在登记表中“家庭成员及主要社会关系”一栏中填写的儿子的姓是“黄”,而在东平农场的丈夫是杜广武,也就说明她与杜广武是再婚的。在笔者所接触到的有关下放农场劳动改造人员的资料中,从来没有过夫妻双方被下放到同一个农场的,这或许也是一种组织对“阶级敌人”的惩罚措施吧。

 

*3

 

丈夫杜广武,生于1929年,1947年就读于中央警官学校,19497月毕业后被分配到广州警察局工作,后被新政府留用,后因在中央警校读书期间加入三青团及在广州包庇反革命分子(同时警校毕业同被分配广州留用人员)逃港等罪行,而被列为历史反革命。有关杜广武的情况,本篇暂不多说,接下来还要讲述的是李乔的弟弟,一位物理学天才,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在李乔的登记表中提到他有个弟弟叫李其琛,是北京大学讲师。王友琴女士整理的北京大学在文革中六十三名受难者名单中,就有他的弟弟的名字,1968128日跳楼自杀。

 

*4

 

李其琛在1952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到文革爆发前,李其琛已经是他所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在世界上都享有盛名,据有资料提到:

 

一九六九年,召开的世界气象学会年会向李其琛发出邀请函:、“只要李其琛教授能出席我们的大会,和我们见个面,就是我们的光荣。”足见李其琛在世界气象学界的崇高地位及其理论是受到何等的重视。一九七二年,日本再版李其琛的论文,有关学者来函,冀与李其琛“教授”共同研讨有关理论。谁知,他们所敬重的李其琛“教授”早在一九六八年已含恨离开了人间。 直到一九七二年,美国气象学会访华团回国后,在《美国气象公报》上发表的该学会主席阿特拉斯的访华报告中,特别向全世界气象学界正式宣告:知名的李其琛“教授”已经逝世,对此深表痛惜!

 

在一些文章中也提到了他被迫害的情况:

 

其琛受到残酷毒打和辱骂,精神和肉体上受到严重的摧残。他本来白皙清瘦的脸,竟被折磨得发黑发青,肿得连最熟悉他的人都认不出他来了。他精神完全崩溃,走路时曾不由自主地撞到墙上。196812月的一天,他又一次被毒打。就在这一天,他被迫从楼顶跳下,含恨死去。更令人发指的是,“四人帮“的爪牙当天召开群众大会,对着李其琛的尸体,批斗死者,宣布给死者戴上“死不改悔的现行反革命分子”帽子;直到1978年.也就是他去世十年后,才得平反昭雪。他远在广州的妻子、女儿和其他的亲属.戴着反革命分家属的帽子,屈辱地生活了十年。

 

在网上的一个哀思网站上有设有“李其琛纪念馆”(http://liqichen.netor.com/default.asp)上面有几篇纪念的文章,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一览。

 

这个家庭还有多少不幸,笔者没有进一步查询,但李其琛之死,李乔的悲惨经历,这些就已经够沉重的了,这个家庭在那个时代所受到的迫害和打击,如果只用特殊年代、非常手段、迫不得已等等为借口就说的过去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公平和道理可讲了,任何历史记录也就失去存在的价值,这才是历史虚无主义。

 

李乔的家庭悲剧是那个时代千万个悲剧家庭中的一个,对国人来说永远是种痛。

 

清明节之际,仅以此篇祭奠千千万万像李其琛这样被迫害致死的冤魂……

 

转自《故纸故事》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