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这样走过平江那些年
分类:

 

平江那些年

 

32.jpg


大跃进新创举 妇女赤膊大跃进

 

大跃进年代,一个响亮的口号响彻神州大地:“把妇女从几千年来受家务奴役的地位解放出来!”那么,平江县是怎样“解放妇女”的呢? 中央强调:解放妇女,就是解放生产力。而平江县的干部,则把这句话解释得更加直白一点:解放妇女,就是解放劳动力。从灶台和家务中解放出来的妇女,被投入到人民公社这部最大限度地榨取农民血汗的绞肉机中,她们遭受奴役,要比男劳力深重得多;她们身受的苦难,要比男劳力悲惨得多。

 

人民公社实行“三化”,女性按照年龄,被编入不同名称的连队:年轻的姑娘小媳妇,被编入“佘赛花”连、“杨排风”连;年轻妇女被编入“穆桂英”连、“樊梨花”连;中年妇女被编入“赛金花”连、“娘子军”连;老太太被编入“佘太君”连。宣传人民公社化的优越性时,平江干部天天把一句名言挂在嘴上:“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男同志能够办到的事,女同志也能办得到。”

 

当时,各地都流传这样一句口号:“鼓足干劲,赤膊上阵!”平江县的干部们很快创造出一个新口号:“干群鼓足干劲,男女赤膊上阵!”并雷厉风行地在全县推行开来。这个“共产主义新生事物”,并不是平江县干部们的独创。在湖南、河南、山东、湖北、河北、甘肃、浙江等地的一些档案馆,我们还能够找到这方面的原始材料。但是,像平江县的干部们那样大张旗鼓地召开现场会、后来上报中央而受到批评者,平江县是独此一家。

 

33.jpg

 

据当时县委的材料称:当时一些公社都搞起了妇女赤膊上阵。但是,正式提出“大搞妇女赤膊运动”的首创权,是东方红人民公社东安大队;干活的时候要干劲冲天。干劲大怎么才能看出来呢?出了白天黑夜干以外,就是要打赤膊。男人打,女人也要打;媳妇要打,姑娘也要打!怕什么丢人呀,表现干劲大嘛!不仅不丢人,还光荣得很呢!”

 

东安大队党总支开会讨论后,决定召开现场会,大张旗鼓地宣传推广。1958116日,东安大队全体社员大兵团作战,搞农田基本建设。工地上,男女青壮社员千余人,今天格外不一般。男人们一色的赤膊、一双赤脚;现场538名妇女中,有300多人在大队干部的淫威下,被迫脱去衣服打赤膊。

 

一些姑娘不愿脱衣,各连队干部和积极份子一拥而上,硬是把她们上身的衣服脱过精光。一些姑娘被脱光上衣后,转过脸去放声大哭。张炎山大怒,骂这些女人们是“给脸不要脸!这是共产主义劳动的新生事物,你们再哭丧,就是破坏共产主义!”

 

各队干部奉命制止那些哭泣不止的女人。副书记王XX骂道:“臭婊子!好事让你们哭坏了!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哪个还敢不拿工具搞劳动的,小心请她吃家伙!”张焰山拿着喇叭筒,站在地头上大谈“共产主义新生事物”的“伟大意义”;连队干部手持棍棒和绳索,围着赤膊的妇女们督战,眼睛刀子似的挖向女人们的胸脯上,嘴里还用劲吆喝这个出力,那个使劲。

 

那些姑娘媳妇的父兄丈夫们,只是在一边低着头默默地使劲干活。现场有几个姑娘媳妇想反抗,连声大喊自己的父亲或丈夫,要他们快来“救命啦!”但是,当时没有一个人上前抗争!男社员刘傅兴实在看不下去了,站出来哀求道:“大姑娘就不要打赤膊了吧?”谢指导员正在围着一个哭泣不止的大姑娘训斥,一听这话:“屁股眼里头都冒出火来,”他赶上前大骂刘傅兴“放你娘的狗臭屁!大姑娘不打哪个打?!”随即喝令:“刘傅兴,你反对大跃进,反党反社会主义,反对三面红旗!快快跟老子跪下!”一群干部和积极份子一拥而上,把刘傅兴按倒在地。刘傅兴从上午一直跪到天黑。当天罚他饿饭。

 

三阳公社石坪大队总支委员唐绪普,规定妇女来了月经要挂牌,并要脱裤子,经他动手摸过检查才准假。他所在的长岭生产队麻岭作业组,有11个适龄妇女,个个被他“检查”。他对长得漂亮点的,经常是一摸上手就没个完,也不管手上有血没有血。对于他看不上的妇女,他经常一听请假,掉头就走,既不检查,也不准假。这个“制度”一直坚持到1960年才停止。

 

1959年冬季,石坪大队劳动力调上高冲水库工地,贫农妇女洪笑英来了例假,几次请假不答应,月经流到脚背上,洪笑英实在扛不住,再次找他去请假。唐绪普不但不批准,还说她是要偷懒,当场使劲抽了她两个耳光。19601129日,平江县委派驻三阳公社整风整社工作组向县委发出《关于三阳公社“五风”情况的初步综合》。该报告说:“由于唐这样,全队11个妇女,犯月经病的4人,子宫下垂的2人,其他五个身体都不够好。”

 

34.jpg

 

“妇女赤膊上阵”

 

东方红公社8个管理区(大队)大力推行“赤膊化”,尤其强调“妇女赤膊上阵”。该公社托田大队更上一层楼,竟然把“妇女赤膊上阵”,画成妇女赤身裸体上阵大跃进的宣传画。大队还用黑板报、广播筒、大标语等式,大力推广“妇女赤膊上阵”,进行“妇女赤膊上阵”的“共产主义大竞赛”。

 

大队书记提出:“共产主义大竞赛”,就看妇女打赤膊!要进行“插红旗,拔白旗”的评比竞赛。一时间,在东方红公社,形成了干部大跃进比干劲,专比妇女打赤膊有多少的“共产主义大竞赛”高潮!不管天晴还是下雨,不管是天寒地冻还是刮风落雪,东方红公社的“娘子军”们,出工都是一色打赤膊!!!

 

东方红公社推广“妇女赤膊化会”后,妇女们私下说:“这个共产主义不得了,先打赤膊,后打赤脚,今后恐怕就会打条胯喽!”也有妇女私下猜测:“只怕以后真的要搞共妻吧?”由于当时人民公社实行“男营女营”,夫妻分居,人们越想越怕,生怕真的实行“供产供妻”。

“妇女赤膊化”,激起民众的极度愤怒。一些有良知者,纷纷上书湖南省委和湘潭地委。直到19593月,在整风运动中,平江县委才正式认识到问题的错误性质,予以正式煞车。县委书记朱文轩,在“湘潭地委王书记、樊部长、张副部长”坐镇的平江县委扩干会议上做《关于一九五八年工作总结的报告》中,把它作为“严重的强迫命令”、“民主作风差”的问题,提出批评:“东安大队还强迫妇女赤膊化,提出:‘干劲冲天看赤膊,政治空气看山歌’。”至此,“妇女赤膊化”被正式制止。

 

35.jpg

 

查例假,摸月经!

 

在“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岁月里,东方红公社的“共产主义新生事物”,竟然煽起了更多干部大搞“供产主义伟大创举”的新激情。一时间,“妇女赤膊赛诗会”、 “妇女赤膊演讲赛”、 “佘赛花赤膊炼钢炉”、 “樊梨花赤膊挑炭队”……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女人从少女时代来月经,一直到更年期止。因其月月经血定期来潮,其间不得从事重体力劳动和房事,故亦称之为“例假”。平江县各人民公社条例中,也明确了妇女“例假”休息的原则。一个连队妇女上百号,指导员、连长哪里搞得清哪个妇女哪天是她的例假期?有没有藉着例假装病偷懒的?平江县几个公社的干部,都曾为这个问题向上请示,而不得要领。灯塔公社三和大队的干部想出了绝招:在全县率先建立起月经登记薄!到期按规定休假三天。

 

灯塔公社一营二连连长和指导员还是不爽。于是,灯塔公社一营二连发布新规定:建立妇女月经登记薄,“对期的准假三天,不对期的进行检查。”检查的执行人,为该连主要负责人。这一天,女社员李月莲的经期对不上,比上个月提前了好几天。李玉良连长和指导员按照规定开始询问:“李月莲你是真的还是假哦?”李月莲一脸通红小声说:“这个事还有得假吗?”“那不行,你说来了月经,哪个晓得嘛。这样吧,按照新规定,你就脱了裤子,让我检查检查吧!”李月莲一直是队上的积极份子,“思想觉悟一直很高”,平时口口声声听话。但是,觉悟再高,她也不愿意脱了裤子,让人家摸她这个大姑娘一把的程度。她脸红脖子粗地表示坚决不行。

 

李玉良走上前来说:“这样吧,照顾照顾积极份子,你不脱裤子,让我摸一把。”他一手拉住李月莲,一手伸进她的裤裆中。果然摸到一手血。李连长“哈哈”一笑,批准了她三天假。李玉良连长和指导员“摸一把”的“先进经验”,在干部们吃夜餐的时候,你一口酒,我一块肉,淫声浪语中传播开来。很快,一些大队干部开始了“摸一把,查月经”。继灯塔公社之后,红旗公社、拥江公社、红色公社、东风公社的一些地方,凡妇女月经不对,干部必查!

 

对此,我询问过当地的几位过来人:为什么妇女为了三天的例假期,竟然就肯让干部摸一把?人们告诉我:那年头,社员被干部们整的死去活来的,哪里还有人格和羞耻啊?你是想不到的,在那种天天没日没夜地苦战中,人们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够找到休息的机会!不要说摸一把,歇三天了,好些年轻漂亮的大姑娘,为了安排个轻松点的活计,晚上还得陪着干部睡一夜呢!

 

19581128日,在“平江县人民公社社队干部会议”上,灯塔公社营长、连长、工作干部共166人与会。在讨论发言时,《会议简报》第4期刊登:《灯塔公社干部作风排队》中这样写道:摸月经。三和大队建立了月经登记薄。四营二连妇女李月莲,不久时间报了二次月经。连长李玉良说她是假货,竟用手去摸。

 

36.jpg

 

“史无前例的妇女病”

 

那些有幸熬过大跃进和苦日子年代平江县妇女们,在这场被东风公社一个老秀才称之为“史无前例的大灾难”中,遭受到了“史无前例的大劫难”。除去极少数县委干部家属、公社书记家属和一些大队主要干部家属外,全县妇女的身体素质,无论城乡,无论长幼,几乎无一例外受到了一场大摧残。只是农村妇女所受罪过的程度,远较城市妇女和女干部更为严重得多罢了。

 

据大桥公社卫生院1961916日《大桥公社中县大队妇幼卫生工作的调查报告》称:妇女生育率下降严重。主要原因,都系妇女闭经或经期不调。边山片4 个生产队10个生育妇女,闭经一年以上的5.营养不良影响身体健康,组织机体衰退。坛山生产队袁毅纯脸黄消瘦,体重减轻,头昏背痛,两年多来不行经。

 

1961921日,向良协向县委除害灭病办公室、浯口公社党委报告说:他和调查工作组深入浯口公社鲁合大队调查,全队295户,907人。其中女性 436人,妇女全半劳力256人。共查出妇科病55人,占育龄妇女的21.5%。主要原因是妇女劳动强度大大增加,严重营养不良所至。

 

37.jpg

 

一个所谓“三类地区”的典型案例

 

19614月,思村卫生院给县委上报《关于蒋山大队防治疾病的报告》。报告称:该大队现有6572,172人,男全劳力287人,男半劳力287人,女全劳力204人,女全劳力164人。“这个队是我社发病最严重的地区”。共发水肿病158人,其中,妇女发病人数占一定比例。此外,妇科病131人,占女全、半劳力总人数的35.6%。妇女被“解放”成为大跃进的劳动力,承受着和男人同样的重负,遭受到超过男人的凌辱和苦难,成为大跃进那座乌托邦祭坛上,最悲壮的献祭!

 

转自《平江风物》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