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这样走过叶曙明:三元里武斗
分类:

三元里武斗

--作者:叶曙明

两派组织在北京谈判还未开始,8月20日,广州又发生了一起重大的武斗事件。

武斗的起因,旗派方面说:8月20日上午,工联、广铁二司、中大红旗、十一中红旗、铁中红旗等组织的几百名群众,分乘17辆汽车,先后两批到石井。早上7时左右,在三元里到石井的公路上,遭遇地总、春雷、主义兵、大联总、郊贫联等组织的伏击。

当时的小报,把这次武斗描述得非常惨烈,“机枪不停地向这几辆车扫来,在周围不时有手榴弹爆炸”,“公路两旁遍是尸体”,光是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就有十多人,受伤住院的50多人。有的文章甚至声称,死亡人数达150人,轻重伤无法统计。

这次武斗旗派吃了大亏,伤亡惨重。可以说是广州“文革”以来武斗伤亡最严重的一次,但准确的伤亡数字,众说纷纭,已很难考证。当年郊区军管会有一份报告,讲述武斗经过,是这样写的:

早上旗派(红司、新一司、三司、工联)一车队共八台武装车前往石井方向……

先头车于8∶30在红旗大队与汽车三厂的一部车(地总司机,车上坐的是郊贫联的三人,正在掉头)相遇,发生摩擦,旗派车旋即向之开枪并投手榴弹,炸伤郊贫联二人(还有些过路的亦有被炸伤的),此车至龙归被郊贫联截住,旗派的第二辆车在新市被截住,第三、四辆车未到新市就下车,散开向郊贫联开火。第五辆在园景大队与郊贫联交火被坏(毁),第六、七、八辆一路走一路打枪,亦在新市附近被截住。武斗从上午8∶30起,11∶30左右停止。

伤亡:据初步了解,旗派二人,重伤二人(有死的可能),轻伤不清。郊贫联死一人,伤七八人。

旗派被抓75人。 

8月21日上午9时,由北京、武汉等地的造反派组成的“战广州兵团”,在广东省军区门前聚集,要求会见军区领导。温玉成副司令和孔石泉政委接见他们时,出示了一份省军区作战处处理事件报告,并解释已经用电话报送北京转周总理处。这份报告所反映的事情经过,与郊区军管会最初的电话报告,略有不同:

8月20日上午7时许,旗派(红司、新一司、三司、工联)有八台汽车,据说是开往石井海军仓库搞枪的,途经三元里附近(棠溪村)郊贫联岗哨要停车检查,旗派的车不停,并边走边打枪,郊贫联岗哨也对空鸣枪。车到新市时,因郊贫联与新市车站、机电公司仓库有联防关系,该联防组织不让旗派的车通过, 旗派的战士则打枪并投掷手榴弹,双方即对打起来,至11时停火。旗派死4人,伤17人;主义兵死一人(是在农村劳动的),郊贫联伤九人;另一过路者受伤。旗派被抓135人,其中在新市被抓100人,分四批释放……

处置经过:

上午8时30分,警司接到群众报告,三元里一带有发生武斗的可能。10时10分,接三元里301工厂军代表报告,三元里郊贫联与旗派已发生武斗,警司当即布置:

一、郊区军管会由负责干部带领工作组前往了解情况,并对郊贫联进行劝说工作。去了一副部长和两名干事。

二、警司派出一宣传组到现场。

三、通告总医院和各门诊部组织救护车前往抢救。共派出一大卡车和三部救护车12时左右到达现场。

警司14时25分报告省军区,要求派出部队;15时26分,由警司王副司令和371团团长率领两个连从警司出发到白云机场北面,遇到红农友拦阻,经反复进行工作,无法通过。当即由警司作战处张处长带一工作组绕道到新市开设指挥部,了解现场情况,组织抢救。

21时35分,组织两个排,并派三台空车到龙归市,护送旗派33位同学直达中山医学院。 

省军区作战处的这份报告,马上招致旗派的猛烈抨击,指它是“恶人先告状”。红旗工人总部提出七项要求:“一、要求严惩地总、红总、主义兵一小撮杀人凶手。二、要求军管会对八·二○事件表态。三、要求军管会抚恤死难烈士的家属。四、要求保持现场。五、要求将全部伤员抢救出来。六、 要求保证被地总等抓去的人员生命安全并无条件释放出来。七、八·二○事件的责任应由省军管会负责。”红旗工人声称:“我们红旗工人十多万人是不好惹的, 如果胆敢和我们对抗,我们就要和你们拼到底。” 

造反派对广州军区发动一轮更猛烈的攻势。广州兵团叫喊着:“刺刀,刺刀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关键的时刻到了!”《广州兵变的序曲》、《坚决打倒广州军内一小撮走资派》、《抓紧战机,向广谭发动总攻》、《夺枪以后》、《发动群众反兵变》、《广州告急!广州告急!广州十万火急!!!》一类的标语、传单、大字报和小报文章,宛如惊涛裂堤,铺天盖地, 转瞬间淹没了广州。

8月20日,也就是三元里武斗当天,广州军区党委在造反派的猛烈攻击下,被迫作出《关于在广州地区支左工作中所犯错误的检查》,承认军区在介入地方“文革”以后,“没有首先肯定革命小将和革命群众的斗争大方向和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功绩……打击和压制了某些革命组织和革命群众。”

武斗在广州地区凶猛蔓延,未有平息迹象。地总宣称他们有36个分部被砸,三个区的总部被毁,30%的牌子被破坏。而旗派则指责8月20日武斗的同时,地总还袭击了渔轮厂的旗派汽车,打死一人,打伤十几人;在黄埔打伤省实红旗、十五中红旗多人。

8月21日上午,由新华社记者、清华井冈山、批陶联委、省军管会等30多人组成的“八·二○血案”调查组到现场调查时,又被主义兵伏击,打死一人,打伤司机一人。8月22日,地总打死在员村百货商店贴大字报的四十四中红旗一人,打伤七人。许多指控,真假难辨,唯一可以说明的是,双方的气焰,都没有因为北京谈判而有所收敛,反而愈加高涨。


转自《共识网》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