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147616653.jpg

广州武斗的开始

--作者:叶曙明

当广东省委被夺权时,广东省公安厅、广州市公安局也被造反派接管了。1967年1月21日上午,负责接管公安厅大权的几个群众组织,包括暨大东方红、誓死保卫毛主席工人造反团等,把主管政法工作的副省长寇庆延抓来,勒令他通知厅、局长晚上开会,然后通过政法系统内部的造反派组织“北京政法公社驻穗联络站”,于当晚宣布接管,成立13人监督小组,其中本单位10人。

市公安局的接管大致相仿,1月21日下午,由武汉三司抓了一位副局长,令其将所有当权派集中起来,晚上12时口头宣布接管。局本部的造反派并未参与其事,后经政法公社说明,成立监督小组时,才招揽了四个本单位的组织代表参加。1月23日,省革联驻市公安局接管监督小组发布“通令”。

市公安局被接管后,由九个单位(外单位有北航红旗、哈军工、武汉三司、北京政法公社、中大红旗、广医红旗、珠影东方红等)派出了13人,成立监督小组,其中市公安局内部的一二五造反联合总部(简称一总部)派了四名代表参加。监督小组选举了一位北京政法学院的学生为组长。然而,当小组一开始运作时,就遇到问题了。由于公安局内部的大多数文件,对外都是保密的,不能让外单位的人看,而监督小组大部分是外单位的人。矛盾就出现了。

1月23日,一些监督小组成员提出,把一总部代表逐出监督小组,要他们交出大印。1月25日,省革联驻市公安局的监督小组开会时,要求一总部和北京政法公社成员退场,并交出大印。双方吵得沸反盈天。

下午,一总部与政法系统一些造反派另组“省政法革命造反委员会”,宣布由他们接管广州市公安局的一切权力。下午4时,政法革命造反委员会全体代表,齐赴市公安局,宣读了《夺权通令》,要求监督小组离开公安局。这就是震动一时的市公安局“二次夺权”。

25日凌晨,大夜弥天,包围公安局的群众组织愈聚愈多,包括中造总、省重工业厅革命造反联合总部、省水产厅系统驻穗单位革命造反联络站、中南林学院红卫军等等,共有上万人之多,双方抛砖掷瓦,打斗之激烈,是广州地区“文革”以来,在群众组织的冲突中,前所未见的。

广州军区司令部办公室派人到现场调解,但调解不行,两派打起来了。一派关起铁门,在里面顶住,另一派在外面攻,人海战术,使劲往里挤、挤、挤。顶到最后像决堤一样,“哗”一声冲开了,外面的一下子冲了进去,把一总部砸垮了。

两派组织事后互相指责对方犯了“路线错误”,是“现行反革命”,要求军队镇压。自从公安局发生“一·二五事件”之后,一总部与省革联监督小组矛盾非常尖锐,形同水火,公安局内部四个总部,斗得一塌糊涂,公安业务已处于瘫痪状态。1月26日,广州警司宣布派军代表接管市公安局。省革联召开控诉大会,批斗一总部负责人,并派了由中大红旗等八个单位组成的监督小组,到省公安厅,以公安厅阶级斗争盖子没有揭开,参与了“一·二五反革命事件”为由,要求“广东省公安厅革命造反委员会交出所掌管的印和一切权力”。

从这时起,广州已处于风声鹤唳之中,武斗的阴影开始笼罩全城。


转自《共识网》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