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这些古迹,幸免于战火,却在和平年代遭到毁坏....



109.jpg

北京老城墙(拆除于20世纪50年代)


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为了防止老城墙和城门影响交通及国家建设,决定拆除永定门,中华门等古建筑建筑大师梁思成听闻后流下了眼泪救得了日本的京都奈良却救不了北京的老城墙!


110.jpg

崇文门(1968年全部拆光)


时至今日,北京的城门只剩下了一对半,--一对即正阳门城楼和箭楼,半即德胜门箭楼角楼只留下内城东南角箭楼;城墙只在崇文门至东南角箭楼之间以及内城西城墙南端残存了两段。


这何尝不是悠久历史文化的一大损失?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近六十年来因为建设需要而永远消失在我们视线里的古建筑。


111.jpg

万春园三孔桥(毁于20世纪60年代)


万春园三孔桥是圆明园重要的遗物之一,但是建国后园内土地大多被附近生产队改为农田,大量人口迅速涌入。


拆遗址盖房子甚至建起了马场,猪场,鸡鸭场,乃至垃圾场,粪场拆毁了万春园三孔桥并砍伐了园内残存的唯一一株花神庙古树。


112.jpg

北京原宣武区胡同拐弯抹角2007年拆除)


北京原宣武区包头章胡同著名的转弯抹角,由于2007年原宣武区大吉片拆迁改造被迫拆除。


113.jpg

成都蜀王府(1967年炸毁)


蜀王府始建于1385年,位于今四川成都的四川科技馆,天府广场一带。又称成都皇城,是明代藩王府中最富丽的一座。


北起东西御河,南到红照壁,东至东华门,西达西华门,周长2500多米面积38公顷多其建筑可与北京故宫媲美。


1967年,残存的宫殿建筑建筑被炸毁,蜀王府除了那几个地名外,没有一丁点儿痕迹了,永远、彻底地退出历史舞台。


114.jpg

成都锦官驿(2003年拆毁)


从汉代起四川就因蜀锦闻名天下官员把织锦工人集中起来,由锦官进行管理,因此成都别称锦官城,锦官驿顾名思义是供锦官们居住的客栈,形成了后来的锦官驿古建筑群。


到了2003年,成都市进入旧城改造高峰锦官驿终于不能幸免,一栋五星级的香格里拉酒店取代了曾经的锦官驿,伫立在成都街头。


115.jpg

杭州鼓楼(消失于文革时期)


杭州鼓楼,位于浙江杭州吴山东面,南接十五奎巷,北临大井巷,东迎中河路,西靠伍公山古为滨海敌楼,始建于五代时期的南朝,屡遭战火,是一座体现明代汉族建筑风格的古建筑,文革时期被拆除,现鼓楼为现代重建。


116.jpg

哈尔滨圣尼古拉大教堂(1966年消失)


哈尔滨圣·尼古拉教堂,建于1900年,亦称中央寺院,俗称喇嘛台,原址位于哈尔滨市秦家岗中心广场,即现在的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红博广场。


117.jpg

青岛望火楼(2009年拆毁)


望火楼位于观象山西麓的观象一路45号建于1905年,由德国建筑师库尔特·罗克格设计为胶澳巡捕局消防观望台,望火楼高16米,建筑面积170平方米。


这里曾是德占时期青岛市区的制高点,为青岛的地标性建筑。2009519日,望火楼在无知的维修中被拆毁,现为重建。


118.jpg

老济南火车站(1992年拆除)


济南老火车站是指津浦铁路济南站,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德国著名建筑师赫尔曼菲舍尔设计的一座典型的德式车站建筑。


它曾是亚洲最大的火车站,被战后西德称为远东第一站。如此颇具规模、富有欧式风格的车站在中国大城市中极为罕见,它见证了济南这座享誉中外的泉城在中国近代史中的沧桑岁月。


119.jpg

兰州握桥(1952年拆除)


兰州握桥又名卧桥,在兰州城西,始建于明永乐间,1952年,为了修通七里河,西固的西郊林荫大道,因此决定将桥拆除。


当时,许多地方绅士为保存古迹,出面阻拦后来,当时的兰州市劳动局局长在现场群众大会上进行说服,拆除工作才得以进行。


握桥建筑十分坚固,木质毫无腐朽,拆除也非常困难,在当时挖出的梁木上,当年木工所打的墨斗线依然清晰可辨。


120.jpg

河北正定阳和楼(20世纪60年代拆毁)


阳和楼位于河北省正定县城中心至南城门的中段,横跨正定城南门内南大街上。


它始建于金末元初,元明清均有修葺。楼七楹、建立在高敞的砖台上台下有圆拱洞门,左右各一,行人车马可以通行,其布局略似北京天安门端门梁思成甚至把它比作罗马君士坦丁的凯旋门。


121.jpg

奉化雪窦寺(1968年拆除)


雪窦寺,全称雪窦资圣禅寺,坐落于秀甲四明的中国五大佛教名山之一的雪窦山山心,位于浙江省宁波市奉化区溪口镇。南宋时与杭州灵隐,天台国清,宁波天童诸寺齐名,明代列入天下禅宗十刹五院之一,民国跻身五大佛教名山之一。


1968年被拆除,现建筑为20世纪80年代新建。


122.jpg

敕建邹太常公祠(拆除于19601970年间)


建造于于1813年,牌楼为六柱五间三层重檐庑殿塔式牌楼门楣上方竖刻敕建邹太常公祠楷体石额,曾是镇远最雄伟的牌楼,如今再也见不到它的风采。



转自《典藏拍讯》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