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回到原点:六十年代初的万元户韩云礼

--作者:四书斋主
   
六十年代初,经历过三年大饥荒后,国家政策开始调整,根据“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安徽在省委书记曾希圣的领导下,果断进行了“责任田”的改革,这在当时全民公有制的大形势下,是个大胆的举动!与农业政策相关的其他行业也相继放开,1961年2月3 日 中共安徽省委发出《关于组织农村集市贸易的补充通知》提出:放手活跃农村集市,同时在1961年一季度开始,安徽城市和工矿区国营商业部门对糖果、糕点、酒类、手表、自行车等类商品实行高价敞开供应;开设高价餐馆,出售高价菜肴。在这个背景下,安徽省蚌埠市西区出现了一位万元户韩云礼。

韩云礼,回族,1961年时是46岁,1937年从老家商丘迁到蚌埠,解放前做小生意,解放后主要从事宰耕牛、拉散平车,并做过小商贩,可以说他无论是解放前还是解放后到1961年以前都是个城市平民,但1961年9月至1963年4月期间,他托政策的福,凭着本事发迹了起来,成为人人羡慕的万元户。韩云礼1961至1963年的这两年里的情况来自于我去年在网上买到的一份档案材料,这份材料不是韩云礼的个人档案,而是1963年9月蚌埠市人民委员会和蚌埠市市场管理委员会关于韩的投机违法案件处理的档案材料,根据这份处理案件档案中的结案材料,大体可以知道韩云礼是怎样成为万元户的:

1、1961年9月至1962年4月,韩伙同沙里根、沙里存等雇佣工人李安策替本市福记、清真、正平等三家饭店加工宰羊,除付李的工资外,韩个人分得暴利1541.13元。(根据后面的档案材料,他们给这三家饭店共宰羊1343头,宰羊是没有报酬,宰羊之后羊血、羊头和羊蹄归宰羊者所有)

2、1962年1月至1963年4月,韩有雇佣工人李安策、韩志明从事宰羊1878头,除售肉外,又将售出羊皮、羊肠所获得的奖售布票、糖等采取高价卖出或将票证用于换羊,获暴利6458.31元。(韩的羊皮、羊肠都是出售给蚌埠市畜产站,畜产站将这些羊皮和羊肠的价折算成布票、糖和手帕给韩)

3、1962年11月份,韩与马兆生等七人合七股经营宰羊,韩个人按股分利200元。

4、1962年7月至1963年2月,韩在雇工宰羊的其余时间,又驱使工人为其设锅出售羊肉汤获利900元。

以上暴利总额9099.44元。

3.jpg5.jpg

这份档案有几十页,在结案材料后,还有区市场管理委员会的调查报告和一些证明材料、检举材料以及韩云礼个人的交待材料,这些材料还有几点值得注意的:

首先,按照1963年4月13日区市场管理委员会最初的报告,韩云礼暴利总额为20914.16元,远远超出市的结案材料(1963年9月16日)中的9099.44元,差额比较大,其中原因是初期调查不准确、没有把合伙人分的利润分解出去和没有计算韩云礼一家十口人的生活费用;

其次,所有材料中最早的一份是1963年2月13日区市场管理委员会找雇工韩志明的谈话记录,说明至少在这一年的2月韩云礼已经上了黑名单了;

第三,材料中显示,无论是和人合伙还是单干,韩云礼给雇工的工资为每月60元,这个报酬在当时是相当的高了,笔者八十年代后期刚从大学毕业时到了吃香的铁路部门工作,当时的一个月工资也就是76元,在六十年代初期,一般工人只有二三十元,所以可以看出韩云礼不是个吝啬的“资本家”,不过档案中的主要检举人却是他的两个雇工李安策和韩志明;

第四,档案中还罗列了这些非法的暴利金额的主要去向:“除了大吃大喝外,经查购买金戒指三枚,自行车两部,手表一只,房屋三间,布一批,银元若干”等等,通过所购买的东西来看,韩云礼确实是很富裕,这些东西在当时都是高档消费品!笔者注意到,当时房屋三间的价格是400元!

1961年下半年起,韩云礼和他家里人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这应该首先归功于当时安徽省的政策,其次这也是韩云礼辛勤劳动的结果,把他放在改革开放时期来看,就是一个成功的个体户,是个勤劳致富的人,想想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一共和他人共宰羊三千二百多头,不可谓不辛苦;另外,韩云礼还是个有经济头脑的人,除了宰羊外,还多种经营,开设小饭店,专卖羊肉汤,同时还与他人合伙经营,大有开公司进行规模化宰羊的迹象。

在中国,个人的命运是和政府的政策息息相关的,在那个时代个人生活质量的好坏永远和你能力无关,个人在政府面前的渺小比人类在宇宙间的渺小有过之而无不及。曾希圣在安徽的责任田的改革从开始就受到中央的质疑,1962年9月中共八届十中全会提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掀起了大批“三自一包”的风潮,责任田被当作斧劈资本主义的单干,被批判,同时中央还开展了新“五反”运动(即反对贪污盗窃、反对投机倒把、反对铺张浪费、反对分散主义、反对官僚主义运动),把投机倒把作为重点来抓。安徽作为被批判的省份,当然要彻底改变“落后”的面貌,1963年3月18日至4月3日中共安徽省一届十四次全委(扩大)会,传达中共中央2 月工作会议精神,通过《关于在农村继续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进一步巩固人民公社集体经济的决议》、《关于贯彻执行中央关于厉行增产节约和“五反运动”的指示的部署意见》等决议,安徽政策又回到了计划经济时代的政策。据档案材料中的一段话:根据中央指示“凡暴利积蓄在仟元以上的投机倒把分子,一般问题应征收暴利税,严重的应该依法给以刑事处分”,被定为有雇工的新的资产阶级分子和有过卖票证这样投机倒把行为的韩云礼在劫难逃了!

4.jpg

至少是在1963年2月起,有关部门开始对韩云礼进行调查,主要罪行为雇工剥削、投机倒把和偷税漏税,根据1963年3月9日有关部门找韩云礼谈话的记录可以看到,韩云礼是被蚌埠市当作典型来抓的:“我现在包袱背起来了,政府宣传全市都知道我韩云礼。我错了,从今以后,老实来干,我是雇人不对。宣传时成天我苦恼。要求政府今后给我生活出路”。

1963年4月13日,蚌埠市公安局提交了“对韩云礼处理意见报告”,4月26日对韩云礼住处进行搜查,家中所有东西被查扣。

1963年9月21日,蚌埠市市场管理委员会下发韩云礼《处理决定书》:“经研究决定,没收其现金719元,银元双块(22?),金戒指叁只,旧自行车一辆,旧手表壹只,布56尺,布票170尺,自行车内胎贰只,羊油40斤,山羊13头,羊皮短大衣壹件”。

1.jpg2.jpg

韩云礼以后怎么样?这以后又能干什么?档案中没有提到,我们也不得而知,是不是政府真给了他出路?

1961年前韩云礼是城市平民,1961年至1963年,他随着安徽省政策的放宽,他有幸成为中国最早的个体万元户之一,1963年后又随着国家政策的紧缩变回了城市平民,两年期间转了一个圈,回到了原点!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欲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