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1.jpg2.jpg

“改正”还是“纠正”,这是个问题

--作者:四书斋主

前阵子收到了三份《右派分子改正报告表》,其中一份是重庆万县粮食局冉隆寿同志的,这份表的格式应该是全国统一的格式,除了姓名、性别、籍贯、出身、简历等表格通用的内容外,还有三个栏目的设计是比较有特殊的,引起了我的注意。最为关注的是“原划右派的事实及复查结论”一项,这一项无疑应该是表格中最为重要的一项,在冉隆寿改正报告表中,这一栏的内容我照录于下:

一、原结论说:“赞扬右派分子储安平的党天下的反动言论”
一九五七年五月当报刊上出现右派分子储安平党天下的反动言论后,在一次早上学习中说:“说了啷个,要算这些人才有胆子”。
这属于认识问题,不属于右派言论。

二、原结论说:“对肃反不满”
一九五七年十一月,粮站站长***通知冉去区委听报告,冉问听啥报告,***说可能是传达县委的肃反总结报告,冉不满地说:“区委报告个啥肃反吗?”
这根本不算右派言论。

三、原结论说:“反对和辱骂领导”
一九五八年四月的一天下午,冉和县粮食局工作组***、**等人在粮站晒坝闲聊,他们远远看到粮站站长***从分水场上打完球回来,冉开玩笑说:“我们打球的站长回来了”,当时卫生所卜医生的小女孩(7岁)听到后对***说:“冉会计说你是球站长”。
就这样一件事,定为反对辱骂领导是不合适的。

四、原结论说:“对工资改革不满”
一九五六年下半年调整工资时,冉去卫生所向***说:“个老子,公安战士拿了四十元”。
这属于对个别同志的工资有意见,不属于右派言论。

4.jpg5.jpg

由此可见,冉隆寿虽然有一般历史问题,但在反右中没有右派言论,属错划右派,应予改正,恢复政治名誉,恢复工资行政23级。

以上内容可以看到,当时冉隆寿同志是以什么样的理由被划为右派,开除公职,改正时期的组织又多么英明,纠正了错误。不过通过这段内容让人想起翻手云覆手雨的话,同一个党同一句话,此时和彼时的结论完全不一样。上纲上线的定罪,义薄云天的改正。

3.jpg6.jpg

感兴趣的第二个栏目是“划右派后有无新的错误或罪行及处理情况”,在冉隆寿的这一栏中填的是“无”。不说冉隆寿如果上面有新的罪行的话是否能够改正的问题,单单就这个栏目的设计来说还是认为反右运动是正确的,没有问题的,右派分子就是有错误的立场,就是有罪的,只是在运动过程中扩大化了,错划了许多人。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全国仅仅有十几人未被改正,即使这十几个人是真正的右派,那么为了这十几个人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全国性的反右运动是否妥当?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指出:“在整风过程中,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乘机鼓吹所谓大鸣大放,向党和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放肆地发动进攻,妄图取代共产党的领导,对这种进攻进行坚决的反击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但是反右派斗争被严重地扩大化了,把一批知识分子、爱国人士和党内干部错划为右派分子,造成了不幸的后果。”这实际上就已经为反右运动的正确与否下了结论,这也是现在的结论。所以,按照这个结论,对于五十多万的“改正”右派来说,他们只是当时十几个所谓真正右派分子的殉葬品。

第三个感兴趣的栏目是“本人对复查结论的意见”,冉隆寿同志是这样写道的:

“一、感谢党中央、华主席对我的右派言论给予纠正,并恢复了我的政治名誉,我万分感谢。今后在工作中为四个现代化贡献我的一切。
二、赞扬右派分子储安平的党天下的反动言论:根据张**揭发,不是学习上说,说我是看报说,但是时间,张所说时间,我在专区医院住院,我根本没有说过此话。”

这个本人意见是最让人痛心的,我想当时绝大多数的改正右派分子都和冉隆寿一样是怀着这份感恩戴德的心理,向组织表明决心的。非人生活的二十年,受到各种运动冲击的右派分子,现在可以不再低人一等,可以昂首做人,他们怎么可能不对改正你右派身份的组织感恩戴德?组织没有错,运动没有错,错在自己,要不然冉隆寿不会在改正时还在对自己所谓的赞扬储安平的言论的时间、地点这样的问题进行辩解。

7.jpg8.jpg

对错划右派分子的改正,说明了组织对自己的扩大化行为的负责态度;如果能对反右运动本身,就像对文化大革命运动一样,采取纠正的态度,这才是需要真正的勇气。

“改正”与“纠正”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对五十多万死去的和还活着的右派分子来说,“纠正”的结论,才能使他们得到真正得到尊严!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欲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