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image0011.gif

回忆一九五九年粮食关

--作者:吴永宽

一九五九年我刚满十五岁,回忆起那段日子真是让我悲伤、恐惧,让我叙不完的苦,那个时期中央提出三面红旗,总路线,人民公社大跃进,来建设社会主 义,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不仅没有建设好社会主义,而是让浮夸风把形势搞得一团糟,从上而下都空喊口号,让喊得厉害,是全说大话,浮夸风刮的越来越大,成了大红人了,那时还搞反右斗争,反瞒产、反私分,如果你只要说实话就给你戴上大帽子,说你是右派分子,右倾机会主义份子、那就斗你,打你,架飞机,甚至把你 用绳子吊起来,直到让你低头认罪,否则活活打死你;例如:我队里的吴德荣说:“粮食这么多,为什么不给社员吃”。就这一句话,被斗、被打几天几夜,直到斗死为止,还有吴德桐骂了一句,队长吴永寿就找几个人把他活活的打死,副队长吴永冠说了句大跃进把人害得厉害,当时大队开会将他打死在离大队办公室不远的地 方,我父亲吴德金是生产队会计,他为人朴实,善良,他说打这么多粮食不给社员吃,真有点亏良心,后来遭到队长吴永寿批斗,直到连气带饿于十一月三日下午五 时离开人世,我那时很需要父母养护,可失去了亲爱的父亲,让我无法上学,连病无法治疗,让我痛苦一生。

一九五九年我们生产队同历年比,算是个丰收年,夏季小麦就收一万二千斤,豆类三千五百斤,上述这些油料,棉花全部上交到国库,其中夏季小麦每人提留 三十斤,秋季水稻提留三十斤,说把国家任务完成后再提留,可是后来搞起了反瞒产,把收的粮食全部交到国库还不罢休,说还有好多的粮食交出来,实际上一点粮 食也没有了。那个时候就开始,天天开会斗人,不交粮,就要交人,整天大队办公室成了打人的办公室了,那个时间人人都恐慌起来了,没有粮食吃,都到外边找野 菜野草和刮树皮吃,到了最后野菜也没有了,树皮也刮光了,后来都磨起糠渣子度日子吃,之后还拉不出大便来,就这样把人连饿带折磨,每天都死去几个人,有的 小孩死了,被大人把小孩的肉煮着吃,吃了小孩的肉人又得黄肿病,就这样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由一百二十人的小村庄,就死去了七十多人,这些惨剧现在回想起来 确实是中共中央批斗右派太过头了,从上而下,治理国家不是实实在在从源头做起,而是利用反右派,浮夸风这样一些方式,给人扣帽子,压得人们抬不起头来,让 部分坏人占了上风,使很多人失去了生命,以上这些惨剧是我的亲生所见,望天下人记住这段历史,让历史不再重演。

2004.4

1959年河南省光山县十里(原城郊)公社高大店大队吴围子小队120人中共有72人饿死

     死者姓名  性别  现家属姓名  死者与家属关系  备注
1    李兴奎     男      李传如                祖父 
2    吴德勤     男     吴永富 吴永炳      父亲 
3    吴永厚     男        吴向发        父亲 
4    吴根林     男        吴向发        弟弟 
5    吴二毛     女        吴向发        妹妹 
6    吴德荣     男        吴向能        祖父 
7    吴德金     男        吴永宽        父亲 
8    吴德才     男        吴永宽        三叔 
9    吴老友     男        吴永金        三弟 
10     余才运     男        余思礼        祖父 
11     余黄氏     女        余思礼        祖母 
12     余敦山     男        余思礼        父亲 
13     余思义     男        余思礼        二哥 
14     余思信     男        余思礼        弟弟 
15     吴冯氏     女        吴向明        祖母 
16     吴永应     男        吴向明        父亲 
17     吴小油     女        吴向明        妹妹 
18     吴二孩     男        吴向明        弟弟 
19     吴三孩     男        吴向明        弟弟 
20     李成奎     男        李福寿        父亲 
21     李王氏     女        李福寿        母亲 
22     吴德润     男        吴永明        父亲 
23     吴德桐     男        吴永明        二叔 
24     吴永冠     男        吴永明        大哥 
25     吴少山     男        吴桂霞        祖父 
26     吴德炳     男        吴向军        祖父 
27     冯长友     男                       绝户
28     冯小二     女                       绝户
29     冯云毛     女                       绝户
30     杨世英     女                       绝户
31     吴永昌     男                       绝户
32     潘秀英     女                       绝户
33     吴小成     男                       绝户
34     吴二毛     女                       绝户
35     吴德立     男                       绝户
36     吴永恩     男                       绝户
37     吴德刚     男                       绝户
38     徐乃兴     男                       绝户
39     徐乃韶     男                       绝户
40     徐之太     男                       绝户
41     余敦海     男                       绝户
42     余陈氏     女                       绝户
43     余小富     男                       绝户
44     余自明     男                       绝户
45     王福汉     男                       绝户
46     李明奎     男                       绝户
47     李福喜     男                       绝户
48     李刘氏     女                       绝户
49     李小毛     男                       绝户
50     徐安义     男                       绝户
51     徐小照     男                       绝户
52     吴永清     男                       绝户
53     吴小成     男                       绝户
54     吴二娌     女                       绝户
55     吴大孩     男                       绝户
56     吴云毛     女                       绝户
57     陈友来     男                       绝户
58     陈刘氏     女                       绝户
59     吴松山     男                       绝户
60     吴华厚     男                       绝户
61     吴王氏     女                       绝户
62     徐乃珍     女                       绝户
63     吴小油     女                       绝户
64     吴舍毛     女                       绝户
65     吴四毛     女                       绝户
66     吴向山     男                       绝户
67     吴桂氏     女                       绝户
68     吴永才     男                       绝户
69     吴王氏     女                       绝户
70     吴永堂     男                       绝户
71     吴马氏     女                       绝户
72     吴向成     男                       绝户
合计  72人   分别在1959年农历十月、十一月死去。
 

转自《大饥荒档案》

b.jpg


附录:

粮食关纪念碑(纪录片文稿)
 
--作者:胡杰

画面:河南省光山县十里庙乡吴围孜村,在村民吴永宽的家中。

吴永宽:1959年粮食关。

胡  杰:叫粮食什么?

吴永宽:叫粮食关。关,过关的关。过关,我们叫:粮食关。

纪录片片名:粮食关纪念碑

胡  杰:为什么粮食关呢?

吴永宽:农民说:我们这里人口死的多,这是个关啊,过不去啊。

胡  杰:当时这个村里共有多少人?

吴永宽:130多人,138人。

胡  杰:当时饿死多少人?

吴永宽:饿死71人,还剩50多人吧,剩下57人。绝户16、7户。也没儿了也没女了,一个人都没有了。

画面:田野中,有两座墓碑。墓碑上写着:一九五九年粮食关遇难纪念碑

f.jpg

胡  杰:你就是这个村里的吧?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农  民:这?1959年过粮食关的。

胡  杰:你们家有没有在这里饿死的人?

农  民:有。每家都有。

胡  杰:这上面由你家里的人吗?

农  民:有。

胡  杰:哪一个是?

农  民:这个是。

胡  杰:叫吴德荣。

农  民:对。

胡  杰:你们为什么叫它粮食关呢?

农  民:粮食关不是没有粮食吃吗?

胡  杰:粮食关就是这个关口。

农  民:对,过关啊,饿死人太多了。

吴永宽:我们的粮食丰收啊!那时候我们年年丰收,给国家了。

胡  杰:58年是丰收年?

吴永宽:59年是丰收年也是大丰收,粮食再多不是交国库嘛。农民也吃不着。我们那时候记得:吃了一个多月的粮食就没有了。没粮了。

胡  杰:把粮食全交给国家了。

吴永宽:全交给国家了,连农民睡的床草都要抖抖,抖个一斤二斤都要交去。

画面:“我省秋粮征购任务超额完成”--河南日报,1959年10月30日

胡  杰:当年为什么会发生饿死人?

吴永宽:浮夸啊,浮夸风啊,越搞浮夸风越吹的大,越升官啊!

画面:田野中锄地的妇女

e.jpg

胡  杰:那是吃的是什么野菜?

妇  女:那是苜蓿菜、燕麦。现在多好啊,现在年轻人都赶上时代好。

胡  杰:树皮怎么吃呢?

妇  女:那是榆树皮,还属榆树皮好吃呢,比野草好吃。

胡  杰:不是说吃了后大便大不下来吗?

妇  女:那是吃了稻谷壳子。

胡  杰:大便大不下来为什么还吃呢?

妇  女:那不是要兑个命,怕饿死了,吃也不行。

吴永宽:我三叔,也是在1959年粮食关死了。尤其最残忍的是:我父亲当的是小队会计,他这个人特别实、直。他反映老百姓没有粮食吃,你上边还要粮食,说了实际情况,实际没粮食,生产队在稻草上放些粮食,就说:几万斤稻。欺哄了上边,下边又害了老百姓,你没粮食也要交粮食啊。上级给你要粮食啊。

胡  杰:然后,你父亲反映了生产队的真实情况。

吴永宽:反映了,挨打啊!拉你到办公室去,你也打我也打,叫你说假话你不说假话就要挨打。说实话就挨打,说真话就挨打,不能说真话。你不吭声就会找你,找你谈谈情况。你搞虚夸,说我们生产队还有多少粮食,这是好的,你说生产队没有粮食了,那就挨打。

胡  杰:那时你爸爸是一个很小的小干部?

吴永宽:他不是是村生产队的会计吗,他掌握数字。他说:仓库里不到二百斤稻。
(吴永宽:我说你懂吗?我的口音你懂吗?胡  杰:能懂。吴永宽:我说慢点。)

吴永宽:他说实话就挨打,在大队办公室你打我也打,回来怄气:我说实话挨打。不就死了吗。

胡  杰:你当时看到了吗?

吴永宽:当时我在学校上学,回来时父亲流着眼泪。我十五岁在光山一中上学,我父亲流着眼泪对我母亲说:我说实话就挨了打。

胡  杰:都是亲戚本乡本土,他怎样能下的了手打呢?

吴永宽:政策啊!形势逼你啊!政策、形势啊!现在再弄个政策你老百姓敢怎么样。那时候,我母亲拣了一点稻,挂在墙上的暗角里都被搜去了。来人搜啊,组织人挨家挨户地搜,哪个地方都给你搜,再秘密的东西也给你搜去。只要有一点点的粮食他都给你搜去。

胡  杰:吃饭都不能在家里吃,都得到食堂?

吴永宽:那不是有食堂吗?就在村里食堂吃。后来食堂解散了,没粮食那有食堂呢?就在家里躺着饿着。开始到外头搞树皮、搞野草,找野草、野菜吃,后来找不到了,树皮也刮光了,就在床上躺着等死。死了算了。当时我母亲就是这样,也走不动路了,就在床上躺着。

胡  杰:几月份?那时?

吴永宽:那时,真正的断粮是九月的下旬到十一月的下旬,五十多天,五十多天不得了啊。

胡  杰:1959年的十月份,不正是地里庄稼好刚收获吗?怎么会发生饥饿呢?

吴永宽:都要去了!红薯什么都要去了。红薯要去了,豆子也要去了,什么不要呢?

画面:在田野中浇地的农民

胡  杰:你们家有没有在59年饿死的人?

农  民:有、有、有,哪家都有。我们这里最严重,饿死的人最多。

胡  杰:为什么这里饿死人这么多呢?

农  民:搞浮夸嘛,打一百斤粮食说打了一万斤粮食。你要不说打一万斤就打你,打死你。你说了,就要交一万斤粮食。你交不出来,你没有一万斤你怎么交呢?你交不出来,他坑害你,晚上开会生打你,有的头天还好好的,第二天就打死了。我们光山不是有个马龙山吗?光山马龙山是县委书记。他左倾,马龙山县委书记。他搞的虚夸,数光山死的人多。

胡  杰:那你家饿死几个人啊?

农  民:饿死三个。有的全家都饿死了。

画面:在吴永宽的家中

吴永宽:那时候生产队有猪,你把猪宰了吃不可以吗?队长不让你吃,猪也要上交,交到上边。坏啊!队长要顾老百姓可以顾了一部分。我的粮食你可以搜,我喂的几头猪你大队不知道吧,给老百姓吃不就死不了人嘛。关键中央、上边是一回事,你队长把握不好。都死的没有人了,就是有两个人都在床上躺着,起不来。最后找还有点力气的人,慢慢抬着死了的慢慢拉到外面去了,在门外顺便挖个坑,坑也不深,埋几铣土就完事了。

胡  杰:那时都没有坟?

吴永宽:都没有坟。哪有坟呢。人都干不动了,没劲干了。就在外面埋几铣土盖盖,把身子盖盖。身上没有肉了,都是骨头了。

胡  杰:村里死了的人都是这样埋的?

吴永宽:唉。

胡  杰:没有抬到一个坟地里。

吴永宽:还有这样的事呢,那边有一户,他没什么吃的了,他吃他儿的肉,那人肉怎么吃呢?
儿死了,死了以后,就是拿刀剁剁煮着吃。吃了也不行,过几天也死了。那社会,好像没有社会了。没有社会存在了。

吴大妈:年轻人不相信。那时候没真啊。

吴永宽:中央没把握住,我的认为中央没把握住。中央把握住了,他省里不敢搞,你省里搞浮夸风给你撤了。中央没把握住。老百姓也会想这问题。你省里不号召,县里不敢搞。那时候信阳地区路宪文他听吴芝圃的,他是吴芝圃的红人,光山县又是路宪文的红人。那尤太忠,尤太忠你知道吧。

画面:光山县烈士纪念碑 尤太忠题词

吴永宽:尤太忠是光山人,是军长。他回来了找马龙山,马龙山给路宪文打了电话,路宪文给吴芝圃打电话,尤太忠走到信阳时,把尤太忠关起来了。多厉害啊,不敢说啊,说了他整你。县委第二书记张福洪到我们这里,看老百姓都饿倒了,没粮食吃了,回到县委开会哭,流泪啊!流泪,马龙山第一书记把他打死了。 张福洪被打死了,我们县里的老百姓都流泪啊,张福洪这样的好干部牵着老百姓的心啊!马龙山人家都恨之入骨。副县长刘焕传他去杨湾检查工作,回到县里,叹息一声:“唉!农村确实没粮食了,没饭吃”。就说了一句话。就整天挨打,打的坐在厕所里。让县长做什么工作呢?让他扫厕所。这样惨无人道。

吴大妈:没死的人是命大的。我们都是没死的,俺这老头子城里死在路边,一个老妈妈给他灌点米救过来了。

吴永宽:那时肿,全身肿。好几天没吃饭,吃那榆树皮好像中毒了,吃榆树皮、野草中毒了,肿的全身肿。后来一瘦,瘦的没肉了,竟骨头了。

胡  杰:浑身一点劲没有?

吴永宽:软啊!腿站立不住了。

画面:吴永宽走向矗立在田野上的粮食关遇难者纪念碑

胡  杰:当时碑文都写好了就是没有刻?

吴永宽:对。

画面:看纪念碑,右边的碑上写着:“一九五九年粮食关遇难四十二仕纪念碑”。

c.jpg

胡  杰:大部分都是姓吴的。

吴永宽:姓吴的姓李的。

画面:吴永宽指着纪念碑云形图案上面的七个人名说:
他们有子孙,有儿子孙子。

画面:吴永宽又指着纪念碑云形图案下面的人名说:
这边的都没后人了,绝了。

胡  杰:就是说,绝户了。

吴永宽:都死光了,绝户了。

画面:吴永宽走到左边的“一九五九年粮食关遇难二十九仕纪念碑”指着纪念碑云的人名说:
这边也是的。

吴永宽:徐乃绍、徐乃兴、徐之太、杨世英这都是绝户的。

胡  杰:绝户就是连后人都没有了。

吴永宽:没有了。

胡  杰:那这是你为全村死去的人立的碑。

吴永宽:对,这是二十九,那是四十二,死七十一人。

画面:吴永宽向村子走去。

吴大妈:我的侄女就是1959年死的,饿死人普遍,都饿死人。
胡  杰:你不是说你那里好些吗?

吴永宽:好一些,死的人少一些。他们生产队种的菜,可以吃菜,

画面:一个刻碑人在刻碑。

画面:“人有多大胆 地有多大产”--(人民日报)

画面:“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 --(人民日报,1958年8月13日)

胡  杰:你知道为什么没有粮食吃吗?

吴大妈:那时候搞浮夸,没有粮食他说有粮食。交的一点都没了,不够吃的了。

胡  杰:大家都知道搞浮夸?

吴大妈:那是的,都晓得。逼得没办法,不搞浮夸打死你。生打你。

胡  杰:这一个碑是哪一年建的?

吴永宽:2004年,我们拿的钱,拿两千多块钱出来。老百姓一想到自己的上祖,父亲、母亲死了阿,他们来帮忙啊。人名单是我收集的,他们都找不齐了。我在这个村年纪最大了。我们要接受教训,不能让这一切在下一代人那里(发生),别的也没什么。我们也不是搞翻案的,翻案你也翻不过去。这是全国的事情。

胡  杰:这个纪念碑的修建是很重要的。

吴永宽:是的,我们走在全国的前列了。你想这样的事,作为一个农民你想出这样的事,想办成这样的事,也是不得了的事。我想目前社会这么好,我们才能回顾一九五九年这个历史。回顾历史对照现在,现在我们享受着这么好的社会环境,这种生活方式。

2008年 8月

注:
该村饿死73人,但吴永宽当时记得71人,後来想起来还有两个,但仅能核实其中1人的姓名,因此最後按72人计。


正文转自《大饥荒档案》,附录感谢胡杰来稿。
版权归作者所有,欲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