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一九七七家乡的国营农场在艰难中前行(下)

--作者:拓荒者

91.经省、市、县主要负责人批复过的一群众经年来信(原页数11,字数8630)image059.jpg

文革中后期听得到最多的时代词汇就是要求落实政策,绵延上十年不绝于耳……
这是另一位申诉人交本人申诉材料给本单位运动办所附加上去的小纸条:
谁能收到这封信,请凭良心交给该接收的人吧,不要再妨碍我们的事情,应该讲点起码的道德,干涉他人的通信是有罪的。
□ □字

省委书记的批示

image060.jpg
 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接家乡一封群众来信后批示:“转XX县革委阅处。□□□”
※:□□□同志原任我县县委书记,时任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

□□□同志:image061.jpg
您好!工作肯定很忙,不过在这万忙中还要打扰您一下,请原谅。
我是原XX县轻化工厂职工(现XX县日用化工厂)、中共党员、贫农成分,58年进轻化工厂工作,61年与易□□(女)同志结婚。当时易是厂里的正式职工。62年下放时,厂里说什么,我是58年进厂的,是属于下放对象,将我下放,还说,为了照顾我和易的夫妻(关系),同时将易下放了….. 下放后两县都不接受,结果在此情况下我没有下放,继续在厂工作,但我妻却被无理下放了(妻后被安排在厂里做零时工)…..
要说的一个问题是现在(易在日用化工厂做零时工期间因工受伤)的有关领导对易的问题采取了一个“一次性的处理”。这个一次性的处理即:不负责今后的治病,不管今后的生活来源,一次补给币300元。我对这个一次性的处理感到很不理解,可说是有理无处诉,有冤无处申。虽说有关领导同志写批示,出证明,本人申请报告,但他们至今置若罔闻。image062.jpg
……
我的姐夫哥□□□托我写信时向您问好。致以

无产阶级的革命敬礼!
您的同志 李□□呈 1976年3月5日

县委副书记的批示

image063.jpg 

县委副书记的批复:工业局,请调查清楚后,按党的政策处理好。安福林 4月7号

image064.jpg报告

事由:关于要求落实政策恢复正式职工的请示由。
我叫易□□,女性,现年37岁,家庭贫农成分,现住XX轻化工厂。1957年同本厂转业军人□□□结婚,婚后,我随同到本厂做家属工。1960年丈夫出世,在党组织的关照下,安排我妻顶夫职。1959年至1962年我是轻化工厂的正式职工。1960年我考虑到儿细雨【女】小,家庭有实际困难,经党组织批准,与本厂李□□同志结婚。1962年厂领导将我下放做家属工……1773年12月我响应毛主席关于“深挖洞”的伟大号召,按照厂总支的决定,我参加了挖防空洞。12月1日挖防空洞时,顶(上面的)土开折【裂】倒塌,一它土掉下,将我头部打伤。在党的关怀下,医治了一年,但因压伤严重,头部脑震荡,目前我身体已成劳残……
我是七口之家,男人李□□,现轻化工厂职工。他也是苦大仇深的……5个小孩,2个上山下乡在农村,大儿子下去五年仍未招工。当前全家人的生活,只能靠我爱人每月42.50元的工资收入来维持,实有困难,我自己的收入只能供给在医院治疗中的营养补贴。根据我本人和家庭情况,要求党组织关心,拉我一把,恢复我正式职工,为党做点能做的事,至于因公受伤劳保问题,还是上级党委研究,有利解决家庭问题,特此报告,请于批复。此致
革命敬礼!
呈报人 XX日用轻化工厂 易□□  1975年元月27日

原轻化工厂党委书记陈惠平同志的证明

image065.jpg证明

易□□同志所反映的情况,69年前据以往了解是实。我是69年2月来厂,74年10月离开,这段所经历的事情是实在的。特别是70年10月份以前,易□□在厂家属中负责,本应签订合同做合同工,因当时城南要派出工宣队,为此,当时从家属中抽出易□□同志,共搞了几个月,后又进车间做家属工,直至挖防空洞负伤。负伤后,当时厂总支研究是先给易治病,工资则照发。以上情况我曾向组织数次汇报,可一直未妥,我感到易□□同志的问题是个问题,请厂党组织和上级再作研究解决。
陈惠平 75年2月3日

关于要求长期劳保福利的请示报告image066.jpg

上级党委:
……按照宪法规定:“公民有劳动的权利,有受教育的权利,劳动者有休息的权利,在年老、疾病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时候,有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一次性处理,不适合我本人长远利益和切身利益。现在(我)七口之家,5个小孩,两个大的下放在农村插队落户,小的只有8岁,丈夫工资42.5元,目前生活上就有困难,可想而知到晚年的困难就更大了……
1976年2月14日

报告 1976年3月8日
事由:关于再次要求落实政策,恢复正式职工的请示。
“……我认为我厂个别领导同志对我的这个问题的处理是否符合国家宪法上一个公民的起码的基本权利?这只能说明是重男轻女或雇营【佣】思想来对待妇女,这是违反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我坚决反对…… ”

1976年12月10日,易□□在报告久未果的情况下,分别又向XX市委(这时XX县已升格为县级市了)、XX市工业局递呈了“关于再次请求因公伤后医药费照报工资照发的报告”。

两份报告均称:“……厂领导对此作出决定,给予一次性处理,即补给币300元。对此处理意见我是有意见的:①。我是因公负伤。②。处理时并未征求本人意见。③。处理时病情未经医院确诊。④。300元补给我作何费用(是医药费、生活费、营养费、还是死后安葬费)。因我对此处理有意见,所以补给币300元一直未领……难道我这个人与他们有什么天渊之别,我深信都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之下,真理只有一个,这个真理就是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始终代表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利益。宪法也明文规定:‘在年老、疾病或者丧失劳力的时候,有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

信中再次阐述了她是“六二年由于刘少奇的‘三自一包’,‘四大自由’和‘工业要退够,农业要退够’等修正主义路线的干扰和破坏,我厂个别领导借口‘调整、巩固’为名”以照顾夫妻关系为由,“将我这个贫农家庭出身的正式女工人一齐无故下放了”并就以往“对这个问题确实闹不清楚”有了清晰的看法,指出“为要求复职,多次报告,时至今日并未妥善解决”。

最后,信访人再一次提出解决问题的请求:“过去我虽向各级领导反映情况,打报告,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在我病未痊愈时,要求药费如数照报,工资照发,至如过去无故将我下放一事暂且不提,代【待】我病痊愈后,能为革命作贡献的时候再行要求。”image067.jpg

然而,信访人易□□还是幸运的,她的这份1976年12月10日发出的报告,第二天就得到了市里管工业的市委副书记罗仲柏同志的批示:“请工业局调查处理。罗仲柏 12.11。”这样,易□□的信访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先后得到了县委副书记、省委书记、市委副书记亲自批复的殊荣,这在当时类似问题积重难返成山时期,一位极其普通民众的信访居然得到这样多级别诸领导人的批复真可谓创造了奇迹,易□□创造了信访这方面的奇迹。

时间到了1977年3月4日,创造了信访奇迹的易□□尽管有这么多重要领导人的批复,易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易并不罢休,仍矢志不移。这一天,她再一次请人代写了向市轻工业局“关于再次请求因公负伤后工资照发的报告”。

易在这份向市轻工业局发出的报告开头就称:“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代表全国亿万军民的愿望,继承毛主席的遗志,一举粉碎了王、张、江、姚反党集团篡党夺权的阴谋,取得了历史性的伟大胜利。华主席挽救了党,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军队,挽救了国家,使我们广大工人阶级,贫下中农没有受二遍苦,重走回头路,使我高信万分。华主席掌舵,我一千个拥护,一万个赞成,对‘四人帮’我深感痛恨!”……

要求落实无产阶级给出路政策 安排力所能及工作的报告
image068.jpg

易老的这份的陈诉材料上面终于出现了可喜的批示:“李□□,男,24岁,返城的,现在麻纺厂做临时工,是否可以考虑就业”。批示中的这位李□□极有可能就是指她那位“一个下放农村已七年之久,因病未招工”的大儿子。上级组织开始考虑从另一个角度解决她的经年信访问题。

易大妈在这封上诉材料对以往的陈诉作了更详细的补充交待:59年夫死她顶职“是办了正式手续,同时定为一级工”的。至于“62年又无缘无故将我压缩下放”为什么又同意了的问题,“因我当时不懂政策和了解情况”,就稀里糊涂“服从了组织的安排”(没有注明时间)。

市委领导指示image069.jpg
轻工业局:
市委领导指示,请你局派员进行调查,给以处理。
①.按政策处理。
②.是正式工还是家属工。
XX市计划委员会劳动工资组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八日
请求落实政策复职报告
这是我得到信访人易□□当年系列信访信件中的最后一封陈述,时间已到了1979年3月4日。易在这份信件中对她62年下放引起的因果关系有了新的认知,故她这次报告题为“请求落实政策复职报告”,这样她更加愤愤难平了……image070.jpg

这份报告发出后不久便有两处权力部门的批示。1979年3月12日的批示为:“请许组长、李庆鹏同志了解研究答复本人。龙庆港 ”而1979年3月17日的批示为:“请工业局按政策处理。”

但愿这次工业局能按政策为易□□老人处理历史遗留问题,好让易□□老人能有个祥和幸福的晚年生活,不留遗憾在人间(但不知当时是否有这样的政策可操作)。

93.亦工亦农人员一次性处理的工伤事故(原页数12,字数5982)

文革前,鉴于1958年大跃进的经验,我地工厂实施了对农村青年亦工亦农合同工的用人制度

这种合同工用人制度主要体现在企业,企业根据需要经批准后招收农村青年劳动力,由他们来承担企业繁重的体力劳动(文革期间,很多企业的这种亦工亦农制的合同工既有需要的理由,也还有来自他们在文革“造反”的压力后被转为全民所有制的正式工人的先例)。

湖南省XX市革命委员会计划委员会便笺image071.jpg

方主任:
关于罗□□于一九六五年在日化做合同工因触电受伤这个问题,请你们研究给与处理好。
许□□  1979年4月16日

image072.jpg市工业局:

关于罗□□同志一九六五年在轻化工厂任合同工时负伤,公社和本人已来过多次要求处理,现提出以下意见:
①.负伤后回家时是否通过了处理。如果处理了,看当时处理时是否合理,符合政策,如符合政策又合理,现在只能做好思想政治工作。
②.当时如果没有处理好?请派员把当时负伤的情况,根据国家的政策进行合理处理。
XX市计划委员会劳动工资组 一九七九年四月十七日
请日化工厂研究处理,报局,以便答复本人。
XX市工业局政工股 1979年4月17日

关于请求解决家庭生活困难及适当安排(工作)的报告image073.jpg

尊敬的市劳动局党委:
我名叫罗□□,现年二十八岁,家庭贫农成分……
(一)支工:
一九六五年,轻化工厂在我社招收一批合同工。当时,我经贫下中农的推荐,支部批准,被招收在轻化工厂做合同工。在该厂党组织培养下,曾任支工组组长等职。从六五年起在厂多次受到表扬,这是党组织的耐心教育的结果。
(二)负伤:
一九六七年古历八月十四日下午四点钟,我正在上班作业,由于机车运转正常,我就将午休洗的衣服去晒干。当时,因皮线破裂,我对电的常识了解不多,不幸被电打伤,当时就晕倒在地,动弹不得,有几人围上来,切开电源进行抢救。
(三)治疗:
受伤后,该厂党委极为关心,将我送进医院进行短期治疗。伤未得到痊愈,我主动离开医院回厂支工,厂党委给予照顾,并安排我做一些轻微的劳动。
(四)离厂:image074.jpg
六八年十一月,由于该厂派性激烈,从而引起停工停产,并使生命也带来危险,于是我在该厂有关人员的劝告下,离开合同工的工作岗位,至今还未办好手续,在该厂工作时间是三年零六个月(从65年5月——68年11月份)。
(五)身残:
回家后,触电还使左腿重伤未愈,从事劳动使我病情恶化,特别是膝盖疼痛不已,有时恶化以后日不能食,夜不能睡。回家不到四个月,左腿动弹不得,经社、区、县人民医院治疗无效,到70年在湖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放射科照片,证明是电损伤引起关节结核,直到七一年五月,在XX人民医院,将连级关节切除,左腿大小之间进行固定,于是虽除出暂时疼痛之患,却留下终身残废之症。
(六)困难:
……在农业学大寨运动中,革命青年为四化奋力争先,而我成天拖一条腿,成天处于无务的忧虑之中,有时使我感到前途渺茫,丧失生存的信心。但我相信党,是贫下中农的亲爹娘,是能够帮我解决的。
(七)要求:
①.根据上述情况,诚恳要求上级给予生活照顾。
②.根据我身体条件,考虑给以适当的工作安排。让我这个残废恢复青春活力。为四化建设发出一定的光和热,为革命作出应有的贡献。
以上报告当否请批示。
1979年8月8日

罗某家乡组织的批示:image075.jpg

……
情况属实,请求解决。
XX县大明人民公社作新大队革命委员会 1979年8月11日
请按政策处理。
XX县大明人民公社革命委员会 1979年8月14日

湖南省XX市革命委员会便笺image076.jpg
市工业局政工股:转去群众来信壹件,请你处(酌情处理)查明处理,并答复本人。

XX市计划委员会 1979年2月27日

请示解决我因公负伤安排就业问题的报告(另一位)

image078.jpgimage077.jpg

题头批示:转劳财组阅。
福明 1979年2月26日

湖南省XX市革命委员会计划委员会便笺image079.jpg

许、李二位同志:
万□□的【在】合同期受伤,厂内给以补助币叁佰元,请你们接洽研究,是否符合政策。如合乎政策,请答复本人;如不符合政策,请告诉我们一个意见。以便再研究作处理。
唐济美(XX市计划委员会主任)
1979年1月3日

image080.jpg唐主任:

关于小万的因公负伤现汇报于后:
一.要有县以上人民医院的鉴定,
二.按政策只能作一次性处理。
三.从经济上可以适当放宽一点。
许□□ 1979年元月5日

方家里同志:
关于小万因公受伤的补助问题,劳资组有三点意见,望研究答复本人。
唐济美 1979年元月10日

image081.jpg财务股:

经计委意见和厂领导研究,按劳保条令【例】规定作一次性处理,其补助为300元,另补助医药(费)200元,再发给元月1—10日十天的工资。
刘永纪 1979年元月10日
财计股:请扣万□□同志工作服、皮鞋款玖元整。

万□□右拇指因公负伤“县以上人民医院的鉴定”证明

image082.jpgimage083.jpg

image084.jpg

医院鉴定证明称:万□□“右拇指外伤半年后,当时有骨折,经固定,对症治疗,现基本达到临床愈况,但不能屈曲,活动不便。
□:局部不红不肿,活动以屈曲功能明显受阻,且活动时疼痛,余(一)。
拍片:指间间隙变窄,关节面稍有不规则。
诊断:右拇指外伤性指间关节炎。
1979年1月8日 医师□□□

XX县轻化工厂革命委员会用笺image085.jpg
厂财会股:

兹有我厂合同工(七八年元月至十二月)万□□同志,于七八年六月因公负伤,现已合同期满,予以退回。根据有关政策精神,经厂支部研究,报请上级批准,给予一次性的处理,即补助现金三百元;同时经领导研究批准,给予医药补助费二百元。共计伍百元整。请你股予以办理手续为荷。致

XX市日用化工厂政工股 1979年元月10日

94.嗅嗅臭——我“为什么要犯这个错误!”(原页数30,字数18892)

文革期间,“由于该厂派性激烈,从而引起停工停产,并使生命也带来危险,于是我在该厂有关人员的劝告下,离开合同工的工作岗位”(上一篇一合同工语),可见当时该厂完全处于无政府主义状态之中,这自然就给有些人创造了可乘之机……
文革有一句口号:“炮轰爸爸,火烧妈妈。全家轰烂我来当家”。这句口号用在这里显然会有点勉强。

在整理胡才先的材料的同时,不由得让人想起文革期间曾有过的“掺沙子”这一社会极端现象。所谓“掺沙子”即是对那些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成堆的单位,为改变那里人的成分,输进新鲜血液,揉进一些知识速成“根正苗红”人后代的一种改造社会的非常措施。当然胡才先进日用化工厂不是去起“掺沙子”的作用,但他绝对是那个时期进那些需要“掺沙子”单位最适合的标准“沙子”。

当社会渐渐进入有序状态后,对这个时期犯有这样那样错误“根正苗红”人的原因归咎于“由于不认真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不认真改造世界观,资产阶级思想严重,以致发展到利用职权进行贪污集体财产、奸污妇女、打牌赌博等错误”作出的结论显然有点牵强附会。然而,这样的看法成为了这个时期人们对这类问题经典性的解释。

当时对犯有这样错误的人为达到教育大众起到惩前毖后的作用往往采取,“当问题揭发后,经过领导谈话教育党员及群众大会帮助”,特别是以“群众大会帮助”的方式进行。

在组织了解其现已“认识自己出身苦,由于别人拉拢(‘坏分子’儿子),自己上当,忘本变质”的实质后,尽管“党支部认为该同志所犯错误实属严重”,在对他的处理决定中,“原1976年上报给予党内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后经支部反复讨论,党支部认为该同志所犯错误实属严重,但态度好,悔改有诚意,退赃好,工作一贯积极负责,根据批判从严,处理从宽的精神,故此党支部讨论给予免于处分。去年在百分之二的工资调整中,又提了一级工资,而且现在又无新的犯罪行为,加之时间几年了,一直表现较好,我们意见仍作免于处理为好,请求党委研究。”

一党员在党员大会上说:“胡过去是从部队回来的,这些问题出现在他的身上是不应该的,在部队锻炼了几年。他所犯错误是有意识的,而群众是气愤的,今天支部大会讨论是对胡的处分,而且是对我们每个党员的教育。”

今天,从这一角度重新审视过去的这一段历史,在一个法制健全的社会里,法律是最大的权威,也是现代政治文明社会的根本标志,更是国家长治久安的法宝……所幸的是1979年以后逐步推行的改革开放才渐渐地恢复了这一切。

XX市日用化工厂胡才先(化名)的结论材料(汇总)。材料封面左上角有“嗅嗅臭”三个大字。image086.jpg

 

 

胡才先的“定案报批表”

image087.jpgimage088.jpg

栏内显示:胡才先,男,年龄29,文化程度高小,家庭出身贫农,本人成分农民,政治面貌党员,参加工作年月一九六五年,入党年月一九六六年,本人月工资31.50元,案情性质贪污。
呈报单位意见:胡才先同志身为中共党员,由于不认真看书学习,不能严格要求自己,犯有打牌赌博贪污腐化等错误,其错误是严重的,影响很坏。但问题出现后,态度较好,经群众讨论,厂党支部研究决定,给予胡才先同志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
中国共产党XX县日用化工厂支部委员会 一九七六年十月二十二日

局党委意见:经研究决定,给予胡才先党内察看一年的处分,
中国共产党XX县工业局委员会 一九七六年十一月三日

上级革委会批示:经研究,给予胡才先行政记大过处分。党内留党察看壹年,报县委组织部审批。
湖南省XX县革命委员会工交办公室 一九七六年十一月十一日

胡才先的“复查审批呈报表”

image089.jpgimage090.jpg

主要错误事实:胡才先同志身为中共党员,由于不认真看书学习,不能严格要求自己,资产阶级思想严重,近几年来犯有打牌赌博贪污腐化等错误,其错误是严重的,造成影响很坏。但问题出现后,认识错误态度较好,退赔积极,在工作中有悔改之意,表现较好。image091.jpg

支部意见:该同志所犯的错误,性质是严重的。问题被揭发后,尚能交待问题,认识错误好,退赔积极,赃物已全部退请。工作积极表现好,经支部研究同意免于处分。
中国共产党XX市日用化工厂支部委员会 1979年9月4日

上级党委意见:经研究,同意支部意见,对胡才先同志免于处分。
中国共产党XX市工业局
1979年10月23日

image092.jpg关于胡才先同志所犯错误后工作表现和处理意见

胡才先同志,男性,现年三十六岁,贫农,农民,初小文化,1065年12月应征入伍,1069年复员回乡,196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党员(上述两表显示其入党时间均为1966年),1971年12月招工来厂在硫酸钡车间当工人。该同志来厂工作,思想表现较好,1973年至1975年在食堂任采购员时,由于不认真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不认真改造世界观,资产阶级思想严重,以致发展到利用职权进行贪污集体财产、奸污妇女、打牌赌博等错误。当问题揭发后,经过领导谈话教育党员及群众大会帮助,认识错误态度很好,退赔积极,有悔改诚意。如认识自己出身苦,由于别人拉拢,自己上当,忘本变质,要求组织从严处理。在退赔上将自己一部旧单车折价退给公家,又四处借钱还账,现将赃款全部退清有一年之久。犯了错误后,对党的工作从不消极,而是积极主动选重活、脏活干。如分配他在粉矿工作,坚持早出勤,晚收工,工作有条有理,提出三人改为2个人当班,为国家节约开支。劳动观点强,除本身工作做好外,只要有空份内份外的事他都主动的去干。在群众关系上,态度和蔼。由于他能改正错误,认识错误,干部群众对他反映说,胡才先同志虽有严重错误,认识好,改正决心大,退赔好,工作主动积极,真正做到了一个共产党员有错就改的好同志。从车间到工人群众反映都好,厂里领导也进行各方面的考察。如调动工作,从不讲价钱,提出退赃,他千方百计的退完,不经评奖,也无怨言。市委工作队进厂后,经过揭批“四人帮”的流毒,他受教育更深。曾找支部及工作队认识错误,支部及工作组都很满意。对他的处理决定,原1976年上报给予党内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后经支部反复讨论,党支部认为该同志所犯错误实属严重,但态度好,悔改有诚意,退赃好,工作一贯积极负责,根据批判从严,处理从宽的精神,故此党支部讨论给予免于处分。去年在百分之二的工资调整中,又提了一级工资,而且现在又无新的犯罪行为,加之时间几年了,一直表现较好,我们意见仍作免于处理为好,请求党委研究。当否,请批示。
中共XX市日用化工厂党支部  一九七九年十月二十二日

image093.jpgimage094.jpg

关于胡才先所犯错误的综合处理材料 七六年十月

关于胡才先同志所犯错误的调查材料
……。
一.经济问题。
1.自七三年下半年起(胡才先是“1973年至1975年在食堂任采购员”),经常与没有教育好的“坏分子”儿子游子云到一起吃吃喝喝。每次两人在街上吃了东西之后先由游付钱,回厂来由胡到食堂里偷餐票还给游,这样的情况由本人回忆有十多次,共币八元,胡得四元(见交待1页,证5页)
……
二.生活作风问题。
胡才先同志除经济上贪污盗窃外,生活上也沾染了资产阶级思想。
自七五年上半年开始多次与本厂职工家属□××、□××两同志发生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见交待29页,证12页、13页)。
……
三.复“四旧”打牌赌博。
中国共产党XX县日用化工厂支部委员会 一九七六年五月十六日

胡才先本人在材料上签署的意见:
以上情况实在,同意组织给严重处份【分】,今后一定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彻底改造自己的世界观,积极工作,服从领导和同志们的坚【监】督。
胡才先  76年10月25号

image095.jpg党员大会会议记录

时间:一九七六年十月廿日下午。
地点:厂会议室。
主持:刘主任     执笔:□□□
到会人:出席会议的还有其他二十二人,总共二十四人列席这天下午的会议。
会议内容:关于对胡才先同志所犯错误的处分意见。
……
H同志:关于胡才先同志问题,我今年三月份回来时,就在弄这个事,从事实看来,问题是严重的。胡过去是从部队回来的,这些问题出现在他的身上是不应该的,在部队锻炼了几年。他所犯错误是有意识的,而群众是气愤的,今天支部大会讨论是对胡的处分,而且是对我们每个党员的教育。但他问题发生后,态度较好,而下放车间劳动踏实,我同意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1.希胡今后认真学习马列(主义),去改造世界观。2.为了及时改正自己的错误,要尽快退赔,争取在今年之内退赔完毕,改不改看今后的行动。3.要积极工作,以实际行动将功补过。image096.jpg
……

以上十位同志发言后,余十四位到会人有十三位同志对胡才先同志所犯错误的处分意见均在会上明确表态:“同意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

接下来是列席会议的胡才先同志的发言记录:“我所犯的错误是严重的,领导同志们给予我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我完全同意,这是给予我的一条出路。我今后一定要认真学习,刻苦改造,不辜负领导同志们的期望。”

当天下午的党员会议在刘主任表态:“我同意同志们的意见”后,与会人员除刘主任和另一位同志没有按指印或盖私章外,其余的二十二人各自捺上自己的指模或钤盖自己的私章后散会。胡才先同志在记录稿上也捺上了自己的指模。

胡才先事发后,1976年3月10日,胡写下了这份“检讨和揭发”:image097.jpg

“由于自己没有很好的学习毛主席著作,自己资产阶级(思想)严重,觉悟不高,上了坏人的当…不过多玖【久】,大约是74年中心,他就借了20元钱给我,我说发工资后我就还10元给你,他说不方【慌】。没过好久,他说‘我妹妹在这读书没饭吃,,你就搞点饭菜票给我’,我就做两次给他的。一次给多了怕发现,他说:‘搞60斤饭票8元钱的菜票,送我屋里来,我到屋里点【等】你。’我就照此送去了(我下班带去的)。第二次可能又是带去的。过了不久他申【伸】手说还搞一点……有几次,他要了几次没有巴【把】,因为他没有先把钱给我。他一要我说还没有搞到。因为有一次过了很久才把钱,还少把5角,我就要先把钱再把票,他每找我要时,就问有货吗,再就申【伸】手讨,说搞一点货。
……这是我的资产阶级思想严重,古【辜】负了领导和同志们的帮助,上了他的当,我向领导和同志们请罪。”

1976年3月16日,胡才先在这一天向组织上递交了一份符合时代特点的“检主【举】”别人的材料:

image098.jpgimage099.jpg

“游子云,我只到这次才知道他是一个没有解【改】造好的富农子弟,通过这次我很怀尼【疑】他是一个坏人。
1.他用资产阶级的东西拉拢很多人。他宣扬‘四旧’,看的是老书,唱的是老调,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接【结】交胡【湖】南胡【湖】北的人不少,有很多是地主、富农分子,也在他家里吃喝。我记得毛爹向他讲过几次,×××、×××是地主,不要和他接尽【近】,他不听毛爹的。还用打卜【扑】克、打排【牌】来拉拢一些人,打卜【扑】克打烟,打排【牌】就打钱,他还少做事多拿钱,他说他在建竹【筑】社的时候一下午拿过24个半工。他说:‘我在这里,想做就做,不想做就睡叫【觉】,反正是我的足痛,钱是不能少我一个的。’他还用物资拉拢我,把了三并【瓶】药酒给我,还把了两并【瓶】补老【脑】汁给我,他说‘我反正是报肖【销】的。’
再听说他爱人家里的成分也不好。他还谈到中央的事,说:‘邓小平你们又要把他打倒,又要他工作,现在又要把他打倒,还不是由你们在那里搞。’
再说他家里劳力又强,生活不应困难,负担又不重,为什么要搞这么多钱,为什么要拉拢这么多人,为什么要和地主富农来来往往!是不是望【妄】想变天尼【呢】?是不是想为本阶级翻安【案】唱【创】造条件呢?
当元【然】,我也上了他的当,受了他的片【骗】,不是党和同志们这次晚求【挽救】我,今后就很可能为他们买【卖】力。
再说老食堂,我对汤□□同志是有怀呢【疑】的。他和李□□搞得很好,有一次李□□拿十几张新伍分的菜票买菜,我们问他新菜票那里来的,他说买的家属的,我们说买的哪个家属的,他就说‘你们不要管我,你管我买的哪个的。’后来我们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厂里领导听了,但是领导也没有规【追】查,我也就没讲了。
对刘□□我是怀泥【疑】的,但是没有事实揭发他,因为他这个人比较聪明……
对黄庶民,在物资方面也可以怀呢【疑】的,因为保管东西,称进称出是不是都开了票。厂里的麻袋你和刘□□是都有的,这是我知道的,但几只我就不知道。对于他的张【账】我不知道。image100.jpg
以上的只能(供)领导作个参考。”

左图:某某领导人在此份材料背后签署的批示:“胡才先检讨【举】价值不大。”
1976年3月29日下午,日用化工厂组织对胡才先的经济问题进行了“问话笔录”:image101.jpg

地点:县日用化工厂政工股。
问话人:□□□。
被问人:胡才先。
在场人:□□□。
问:“你与游子云从什么时候起开始盗卖餐票?共多少次?每次的数量、时间、手段情节一一讲清。”
 ……
“(23)76年春节时,我同刘□□、朱□□去东风湖买鱼,我同刘□□两人分了一袋子鱼。去拖的时候,我两人把其它麻袋的大鱼(公家的)拿了大约五斤放到自己袋子里,我带回厂的有90多斤鱼,朱□□说我两人吃了亏,只算80斤鱼收你们这袋的钱。朱□□在东风湖时自己特捡了几十斤另装一袋,在厂门口下的车。”
问:“你几年来在厂里搞了多少未付钱的猪饲料,包括私分私拿的。
答:(1)74年上半年在食堂里通过刘□□买了100斤糠饼,未付钱,2.50元。(2)74年下半年去城陵矶拖猪饲料,我分200斤糠饼,计5.00元未开票,未付钱。(3)74年上半年在食堂分公家买来的500斤混合糠,我与毛爹分了,我得200斤,计4.40元,未付钱,结果毛爹300斤的钱也给了我,我又把发票报销了,又得6.60元,等于11.00元都为我贪污了。
另外,用食堂油指标买过3斤芝麻。
还把(公家)三轮车上的坐板和铃铛换到自己单车上面去。”
最后,胡才先组织上对胡交待的经济问题累计出:“总共钱335.36元,粮849斤。”
1976年3月份,胡才先写下了这份“检讨书”,充分到认识到自己:“由于没有很好的学习毛主席著作,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私心杂念多,也受了一些坏人的当,干了很多坏事”,这是在“吃的同志们的血,应该要用血来还”。胡当时这样的检讨并非胡才先过于矫情,因为那时的人们通过多年的学习、思想改造都会随口说上这么几句,但也仅仅停留在这个认知水平上。胡初显在这份“检讨书”上还列举了他这方面所“犯下的三十多(八)条罪奘【状】。

image102.jpgimage103.jpg

image104.jpgimage105.jpg
 
胡才先在该“检讨书”最后对自己所犯错误总结道:“以上是我犯下的三十多条罪奘【状】,这些问题是非常严重的,我应该深克【刻】认识这些问题的为【危】害性,这是吃的同志们的血,应该要用血来还。以上的条数,还【凡】是有东西在手,坚决退还,没有东西的,就还钱。粮食问题,领导要我还多少,我就还多少,想尽一切办法在76年内,东西、钱、粮坚决还清,这是完全应该的。更主要的是今后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彻底解【改】造自己的思想,要以阶级斗争为刚【纲】,时时注意资产阶级思想占【钻】进我的头老【脑】,坚决站永【稳】无产阶级立场,坚决不上坏人的当。今后在工作中,要为社会主义出力,要在工作中张工补罪【将功补过】。”

image106.jpg有关旁证材料

胡才先问题暴露后,日用化工厂相关工作人员对他的问题进行了一系列多方面的取证工作。

关于胡才先同志家庭经济情况摸底调查image107.jpg

胡才先同志家里有爱人及三个小孩,父母不需负担,家里生活中上等。
爱人去年在生产队做工1920分,家肥800多分,工分值每10分工0.4元,去年吃粮食2100斤,在队超支83.40元,春节期间偿还30元,还欠40多元。
爱人在家,去年喂猪一只,190多斤送交国家。
1974年做房屋一间,偏屋去年做的,共用币约200余元。
家里近年来未添置大的家用具,约在去年做了碗柜一个。爱人、孩子衣裳即可比农村一般略高。
爱人每天大队底分6分,劳动态度积极。

关于胡才先手表一事,是胡进厂后,他原亲伯伯(现在XX住)给胡的,但胡也给了些钱。去年春节未见他戴表。
情况介绍:大队副书记□□□ 生产队队长□□□ 1976年3月14日

1976年3月19日,工作人员找到同在一城的胡才先亲伯父家……

image108.jpg证明
我叫□□□,胡才先是我的亲侄子。我两婆老面前无人,胡才先帮助担水买点菜等,经济上有如下关系:
1.71年胡才先刚参加工作,我给他108元钱在寄卖店买了一块天津(牌)手表。到75年腊月间我要回来自己带。
2.74年上半年胡才先在我这里拿90元钱去寄卖店买了一部“凤凰”牌自行车,价130元。75年上年他还了20元,下年还了30元,现还欠我40元,现在车子放在我家里,在四化建的侄子常用…..
11.去年胡才先搞了100斤糠饼放在我家里,以后他家里人带回去的。前年厂里喂猪的老头送来300斤混合糠,价(平价每百斤)2.10元。其中旧【舅】娘分100斤,才先的哥哥100斤,他自己100斤。
□□□ 1976年3月19日

胡才先还交待了“我的作风问题”:image109.jpg

“是75年上半年开始的。由于自己资产阶级思想严重,和□□□爱人□□□,先是我在开玩笑中用流氓手段,莫【摸】了他【她】几次,以后就发生关系,共四次。第一次是在西边猪兰【栏】,两人都是站着搞的;第二次和第三次是在东边猪兰【栏】也是站着搞的;第四次是在我屋内床边上站着的,我要他【她】睡下去,他【她】说怕有了喜不得了。和他【她】没有用钱,也没把钱。
以后和□□□爱人大约是75年中行【期】开始,这时就和□□□爱人脱离了关系。和□□□爱人(也)是开玩笑起引【因】,他【她】莫【摸】我的,我莫【摸】他【她】的,以后就发生关系,和他【她】共是5次……在发生关系之前,他借了我2元钱,以后,我当别人说把给我了。以后他又借了我一元钱,我也没找他【她】要,还把了一元钱的菜票给他【她】。他【她】在我手上买了几次菜,也没有要他【她】的票。”image110.jpg

1976年3月28日,与胡才先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一当事人写来了“交待与揭发”

“一九七五年夏天,胡才先还住在□□的时候,一天晚上七点钟的时候,我去胡才先屋里坐在椅子上看红旗杂志,胡才先起了邪心,未讲话就把我拖到床上……我未得过胡才先任何物资,75年8月份我借了他5元钱到月底开支立即还了他。
□□□在我面前邪过,是乘夏天我去外面睡时调戏过,但未发生不正当关系。”

1976年3月28日,另一位与胡才先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当事人也交出了“交待与揭发”:image111.jpg

“75年我住在日用化工厂□□附近,胡才先也住在那里。因为住在一块互相经常开玩笑,因而越开越下流,摸摸捏捏。有一次,胡才先讲:‘你们要是能把我的裤子脱掉,算你们有本事。’我们三个女的一齐上去脱了他的裤子撞了他的油……。以后我们经常动手动脚,胡初显即提出发生关系的要求。有一个白天,我到他屋里玩,胡把我推到门湾里站在地上发生了关系。
胡才先没有给什么东西。我借了他贰元钱,□□□(丈夫)也借了他□元,共□元钱未还。再无别的。”

1976年4月3日,胡才先姑舅老表的交待image112.jpg

胡才先姑舅老表工作的某某革命委员会也在上面按惯例签上了不知是否负责的“情况属实,可作参考”的字样。

1976年4月3日,日用化工厂的工作人员来到胡才先交待的“75年下半年来我厂做篾匠的胡长庚,也是排头一队的,做了一个时候,开始带点米吃完了,我把他2次饭菜票,共计饭票10斤,2元菜票。”的胡长庚所在大队。在该大队党支部的配合下,成功的对胡长庚进行了一次“问讯记录”。

……
问:胡才先在食堂是否给过饭菜票给你?
答:从来没有给过。
问:你要抱着对组织负责的态度,应实事求是讲出来。
答:他给了最多5斤饭票,1元钱的菜票,因原先每天在我弟弟那里吃饭。后来胡才先讲:“我在这里搞总务,饭菜票归我管,可到这里吃,何必去那里。”所以给了一点点给我,不过,我做艺是要还他的。
问:你过细考虑,实事求是讲,你讲的与我们组织上掌握的远远不符。
答:说实话,他大约给了我10斤饭票,2元钱的菜票。
……image113.jpg
问:如果有出入,我们以组织来论或者再来人,你是否能负完全责任?
答:我可以负完全责任。
1976年4月4日,日用化工厂的工作人员再次来到胡才先的家乡,对他的妻子进行了取证调查。

……。image114.jpg

“胡才先同志在参加工作不久,便将他四伯伯的一块手表戴在手里,以后是否还钱给四伯伯,不太清楚。在73年至74年的时候,他借了四伯伯90元钱,自己出了钱30多元,买了一部单车,也不知道还四伯伯的钱没有。近几年来,胡初显每次拿回来的现钱不多,每次都只有几块钱,没超过10块钱。做屋的时候,才拿回过30多块钱的现钱。经常拿回家一些物质。
……其它如粉丝、绿豆(10斤)、豆史【鼓】、面条、红枣、墨鱼、馒头、笋子(1斤)、白糖、鱼等都给家里拿回来过,他自己说是买的。
以上东西,时间久了,详细数目记不太清楚了。
口述人:□□□ 1976年4月4日

胡才先家乡大队革命委员会签署的意见:“以上事实,根据□□□亲口交待,又经反复对实,认定同意。”

1976年4月26日,“坏分子”儿子游子云的交待材料:

“我和胡才先合伙盗卖老轻化工厂食堂里的饭菜票,是从74年的6月份开始的
我与胡才先所分得的赃款如后:
胡才先:老轻化工厂食堂75元,日用化工厂食堂40元。我自己总共125元。”

与胡沆瀣一气的食堂会计黄□□也“揭发胡才先”:

“……2.1974年11月,胡才先要我帮他带烟,带了烟就付菜票做烟钱给我,我帮他带了六次烟有2条,有2角的,0.25元的,共6元,拿的烟钱都是付的菜票。他买烟用菜票付,我看到他这样搞,自己也就找他搞点烟钱,他就给了我40斤饭票,6元钱的菜票。过了一个多星期,胡才先说不知怎么搞得,买菜的钱少了,还要我给点烟钱给他,我说你要拿货来,他就又给了我34斤饭票,6元菜票,我给了他粮票35斤,现款10元,他收下了。他一共搞了16元钱,以买烟为名搞,合伙贪污盗窃……
6.75年11月份肉紧张时,胡才先没有买肉回来发票报了账,在我签收时,我考虑了很久才验收。因那时隔两天吃一回肉,我一时记不起来了,他的发票是过了5天才验收的……”

胡才先4份开头写有“由于没有很好的学习毛泽东思想,自己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的检讨书。

1976年5月4日,胡才先在这份检讨书开头部分这样检讨道:“由于没有很好的学习毛主席著作,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资产阶级思想严重,我是一个立党为私,是资产阶级世界观,就把党的利益、国家集体的利益、人民的利益都放在一边去了,就一切为了小家和个人的利益。因为自己工资低,家里生活困难,再加上游子云拉拢,我自己私字严重,就上了他的钩,再加上自己管饭菜票,也是我犯错误的一个条件,更主要还是自己的学习不够,没有很好的解【改】造自己的世界观。”

胡才先在这份检讨书中还就他贪污的钱粮写出了他迫切想还钱的打算:
“我还钱的打算是,钱粮今年还清。

目前,我一部单车交给厂里。大约可直【值】120元。我爱人一个【件】毛线衣,我一个【件】毛线衣,共二个【件】毛线衣大约可直【值】30元,我还有一条凡立丁裤子可直【值】10元,共160元。我家买【卖】掉一张大桌子12元,共还现金30元。
麻代【袋】和面代【袋】退物可底【抵】22元。
目前底【抵】物和还现金大约212元,下欠的继续想办法和月月扣工资,粮食今年打早稻时还清。”

最后,他用这样一段话作为他的结束语。

“我的错误是严重的,如果这样发展下去,自己就会走向灭亡,国家就会变修,家庭就会从【重】吃二遍苦,这是真危险。现在我一定觉悟过来,坚决批判邓小平的‘三项指示为刚【纲】’的修正主义刚【纲】领,以阶级斗争为刚【纲】,搞好各项工作。
要求组织从正【政】治上对我严重处理。我一定努力学习,彻底解【改】造自己的世界观。”

1976年5月26日,胡才先在另一份检讨书就他打牌赌博的错误是这样检讨的:“……不搞运动,国家就要变修,贫下中农就要从【重】受二扁【遍】苦,受二扁【遍】罪,所以我愿意彻底(改)造自己的非无产阶级思想……”

他还在另一份“由于没有很好的学习毛泽东思想,自己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的检讨书中自问他“为什么要犯这个错误”:
 “以上我的错误是严重的,我是一个共产党员,复原军人,贫农成分,在过去也是受苦最深的,为什么要犯这个错误,这实在是不应该的。古【辜】负了毛主席的都【教】导,古【辜】负了党对我的皮【培】养,古【辜】负了领导和同志们对我的信用,犯了罪,向领导和同志们请罪,望领导严重处理我。我今后对自己的错误一定痛解【改】前回【非】,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张公补罪【将功补过】,报答领导和同志们对我的晚球【挽救】。”

胡才先还在这份没有注明日期的检讨书结尾处总结了他所犯罪的三点原因。

“我犯罪的原英【因】有三点:

一是自己没有很好的学习毛主席著作,资产阶级思想严重,一心只为个人打算,私字严重,这是犯罪的主要原英【因】。
二是受【上】了坏人的当。我早不知道游子云是没有解【改】造好的富农子弟。

三是食堂制度不严,也是我犯罪有了条件。

这三点也是我犯罪的一个原英【因】,主要还是自己的思想不件【健】康。

1.今后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斗私批修,彻底解掉资产阶级思想,树立无产阶级思想,一心为公,一心为人民,一心为集体。
2.回忆过去的苦,回忆自己的成长和进步使【史】。要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提高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时核【刻】注意资产阶级的腐十【蚀】和拉拢,不上坏人的当。
3.不管做什么事,要有一个严格的制度。不为犯【违反】制度,不为犯【违反】纪律,什么东西要有正当手手【续】。主要是学习,提高思想,不犯任何错吴【误】。”

胡才先拉下的长长欠单

胡才先参加革命工作仅短短的几年时间就拉下如此的“长长的欠单”,原因竟然就是“由于别人拉拢,自己上当,忘本变质”,而“贪污、盗窃、腐化、打牌赌博、宣扬‘四旧’”无所不及,这不能不令人深思想。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欲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