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1990年代, 出版界


某出版社退回高行健《灵山》书稿的信



高行健同志:

您好!大作《灵山》已拜读。这是一部颇费心力的作品,虽然从文字上看,您还十分年轻稚嫩。您对文学的执着投入,让我们这些从事文学图书出版的同志感到欣慰。

但是,作品的毛病不少,大致说来,有这样几项:

一、小说的主题模糊,内容陈旧,表达手法也较为滞后,均停留在八十年代初期。

二、书中议论太多。写小说就应该写故事、写人物,过多的议论会妨碍读者的正常阅读。我个人认为,这些议论也比较陈词滥调。进一步说,如果把议论当作作品的主要框架,就更站不住脚了。当然,如果哲学议论能够写得象米兰·昆德拉那样具有深度并编织在全书的有机结构中,还是能吸引读者的。这样说对您不一定不公平,您也许没有读过这位捷克作家的作品。

三、作品的语言较为粗糙,病句较多,米饭里掺沙子,读来令人头疼。建议以后多读中外世界名著,以提高自己的文字修养。

四、大作中的性描写比较多,这与当前国内的文艺政策不符。既然说到这里,也顺便说一句,大作中的性描写段落看去太似粗暴的、农民式的性幻想,这与您在作品中力图营造的知识分子气息大相悖离,建议您在修改时加以考虑。

作品中还有一些细节问题,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总之,我们认为大作尚未达到出版水平,现随信挂号寄回,请您查收。

此致

敬礼!                      

编辑:

xx编辑部(公章)

199025


距这封退稿信十年之后,2000年高行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成为历史上获此殊荣的第一位华人作家。


诺奖评委们给他的获奖理由是:其作品的普遍价值、刻骨铭心的洞察力和语言的丰富机智为中文小说艺术和戏剧开辟了新的道路。代表作有:被堪称为无与伦比的罕见的文学杰作的《灵山》和被称为中国第一部小剧场话剧的《绝对信号》。



转自《特色文萃2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