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资料收集注释者:

笔名拓荒者,1949年出生,因文革未能完成中学学业,于1968年随全国“知识青年下乡”大潮,去农村务农,离开农村时,又因当时所谓的“家庭出身”问题,被迫进入超强劳动强度的搬运社工作,经历了多年极其艰苦的非常生活。从1999年开始,有心地收集历史资料,资料的时间跨度从1860年至1980年改革开放以后。他的藏品得到省档案馆和众多专家的认可。

一年另二个月的“学习班”(下)

--作者:拓荒者

一九七一年元月十九日,对于牛得江来说,应该是值得终身难忘的一天。这一天的到来,牛得江终于结束了漫长的“至今历时共达一年另二个月之久”的学习班。这一天一过就是小年,再过七天,便是除夕要过春节了。牛得江可是在学习班中度过了两个春节的人,前两次均是春节过后仍回学习班学习,这一回终于可以在这一年“爆竹声中一岁除”。但牛得江还是不能舒心的面对今后的人生,组织上还认为牛得江对自己的“问题并未作彻底交待,回去后,仍继续交待。”

牛得江仅能稍微松一口气而已。

1971年元月19日

image001.jpg

image002.jpg

最高指示
我们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
鉴定(全文)
牛得江原系长江三0四轮船员。一九六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调来我毛泽东思想“九.二七”指示学习班参加学习。一九七0年五月转入毛泽东思想“三、五、六”号文件学习班,牛得江继续留下参加学习,至今历时共达一年另二个月之久。现根据牛得江在学习班的表现作一鉴定如下:
牛得江自六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调来我学习班,立场反动,态度顽固,对自己的罪行拒不交待,对别人的罪行拒不揭发,对组织上的教育拒不接受,说什么:“我没有什么交待了,组织上处理好了。”疯狂对抗中央指示的落实,反动气焰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民愤极大。
转入三个文件学习班后,牛得江仍顽固站在反动的立场上,不但不交待问题,反而无视学习班的纪律,破坏学习班之规定,与本船□□□等人大搞反革命串联,妄图订立“攻守同盟”,对抗三个文件的落实,实属反动透顶。后经领导上和工作人员的多次批判、帮助、教育,牛得江对自己的罪行有所认识。但直到如今,问题并未作彻底交待,回去后,仍继续交待。
长航军管会“毛泽东思想‘三、五、六’号文件学习班”一连一排
一九七一年元月十九日

1971年2月4日

这天是正月初九,牛得江向组织上作的交待:

image003.jpg“我在文化大革命中,没有听毛主席的话,犯了错误,尤其是7.20以后,我的错误犯得更大。
在反动的反复旧中,把苗头对准三红,搞反夺权,我是跳得很高的,参加反动的5.16游行,向无产阶级司令部示威,还提出反动的口号,叫什么反复旧必胜,向无产阶级反夺权。
7.20以后,我和航运公司的一部分头头认识,但是我和他们没有什么联系。
我和船管部的一部分头头的关系方面,我根【跟】曾德容(来往)是经常的,他是原船舶兵团的头头,我和曾德容的联系比较多,尤其是在反动的反复旧中,他对我的黑指示,5.27指示下达以后,我去请示他,他说,不提反复旧了,叫落实政策,搞到底。在5.16游行的时候,是他通知我的。他还说,这次游行是大航运公司统一指挥,人很多,他还问我们船来多少人,我说,要来只我一个人来,我们船在阳泗庙做港作。”
“我参加反复旧是张厚学发展的(重复交待)……他给了我一个袖章后。后来,我很少找张厚学联系。找曾德容多。我找曾德容联系主要是听一听情况,他有时候布至【置】有些事情,我没有搞,因为我在船上没有执行,为什么呢,船上的头头是高峰,我们的矛盾是一直没有解决的。”
“我参加反复旧的目的:1.工宣队进住【驻】以后,我就靠边了,工宣队调查我材料,我思想是有抵触情绪。2.想利用反复旧之际,把工宣队调查我的材料拿出来,否认清理阶级队伍。说工宣队调查我的材料不符合党的政策,狂叫什么我不是属于5种人,工宣队不应该调查我的。工宣队调查我的材料,我是怎样知道的呢?是高天民根【跟】我讲的,他讲,调查我的材料是符合党的政策,参加反复旧的时候,他说叫(我)帮他拿一个袖章,他是因我(而)参加反复旧的。”

1971年2月14日

这天,牛得江向组织上呈上了他难得一见的“我的学习体会”:

image004.jpg

“我这次回船以【已】有半月左右的时间了,在党支部的领导之下,我受到了很大的教育。在8号下午全船召开的批判大会上,批刘少奇联系本单位(的情况),同志们对我也提出批判,我的余毒,我受到了一次帮助,对我在思想上是有很大的触动,使我认识到我在船上犯下了很大罪行。全船的广大革命船员在党支部的正确领导下,大家的干劲冲天,形势一片大好,304正【式】变了大样。我深深的体会到我在掌权的时候,把一条好船搞得乱七八糟。(如今)全船的同志们在抓革命,促生产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效果,同志们的阶级和路线觉悟有很大的提高,是只【值】得我学习的。
image005.jpg昨天上午天天(学)的时间,同志们对我又进行了一次帮助和批判,我认识到,同志们一方面批判(我),一方面又团结我,党支部和同志们治【至】始治【至】终是在于‘拉’字,是想把我早日(拉)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可是我的态度不好,在会上还有抵触情绪。当天晚上,我睡觉之前,就学习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教导,毛主席说,“有错就改,改了就好,(改得越快越好)”的伟大教导,我学习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教导,使我有改正错误的决心。我经【今】后要端正态度,老老实实的接受同志们的批判,抓紧时间,还有哪些问题没有交待清楚的,要交待清楚,早日回(到)人民的一边来。
我要永远读毛主席的书,跟毛主席他老人家干一辈子革命。”

1971年2月14日这一天,牛得江还写了一份“我的交待”。对于刘兴义“我和他的关系在学习班以【已】经作过交待,回船工作也交待过一次,再作补充交待。”他再再一次对与刘兴义的交往满满三页纸到底要进行怎样的交待呢?

image006.jpg“刘兴义调来我轮来的时候,当时我不在船上,以后我回船来的时候,才知道调来了一个餐务员。过几天,我就问他,原来在什么单位工作。他说是做临时工,这次来是由劳动局分配来的。过了一但【段】时间,刘天奇就根【跟】我讲,他家庭出身是地主成分,父亲是正【镇】压的,母亲是座劳【坐牢】死的。是这样,我就知道他家庭的成分。”
接下来的就是“我找他借了50元正,但他就同意了,同时他还安装了一台4管的收音机给我,(我)是先听工【军】宣队□□□同志安装了一台,是这样,才知道他会安装收音机,后来军宣队□□□走了,这台收音机也给我了,等于(我)有弍台收音机,我给他一台的钱。再从在这个时候起,我们的关系就逐步的好起来了……”

再后来,刘兴义讲他姐姐“在(医院工作)做卫生的时候,把毛主席像撕了,被群众发现送到警司有一个星期,警司看见他【她】确实有神精【经】病,就把(他)姐姐放回来了……”接着,牛得江将刘兴义的姐姐寄居他家及他姐姐家的来龙去脉再再一次不厌其烦的交待了一番。

1971年2月21日

image007.jpg党支部给全体同志们:
我是一个犯了很严重罪行,现【陷】入反革命泥坑,不能自发【拔】的人。党和广大革命群众,不但没有抛气【弃】我,而且还挽救我,给我重新作人的机会,把我从反革命泥坑拉回人民的怀抱内来,可是我辜负了党和群众对我的挽救和希望,我感到很痛心。
为了斗争的需要,组织上把我又调回来,是对我负责,把我的罪行向组织交待清楚,争取党的宽大处理。卡卡【恰恰】相反,(我)原有的罪行还没有交待清楚,又欠下了新的罪行。根据我的罪行是大的,党和群众不但没有抛气【弃】我,而且还给谈心,还接纳我,我在后面睡,到晚上的时候,,同志们利用休息的时间来帮助我,取【启】发我,我这次回来党支部和同志们都很相信我,根【跟】我安排了很光荣的工作,使我在工作中改造自己,在工作活动中续罪,可是我在劳动中表现不好,又犯下了新的罪行。
在2月14号晚上,我工作岗【刚】做完,在后舱洗脸的时候,沈□□同志按照支部的精神,叫(我)写感想,当时我回达【答】说好,等我把脸洗完,马上就写。正在这个时候,黄□□同志叫我快一点洗,洗完了写,当时我反动思想又法【发】作了,我就顶他一句,我说,就是一个牛也要松一口气,喝一口水,说这一句的目的,就是思想上有抵触情绪,对黄□□同志有意见。因为沈□□同志以【已】向我讲了,就行了,你又来讲一到,多余的。我现在回想到我是在群众的监督之下,群众提出来的问题,我应该很好听,没有任何理由不听和反对,应该老老实实的接受群众的意见。说自己是牛的这一句话,我想到是很反动的,是压制群众的意见的。
我更反动的,昨天党支部决定对我的错误思想进行批判,我抱着压制的态度抗拒群众对我的批判,抗拒群众对我的批判就是抗拒党支部,因为这次对我的批判是党支部决定的,抗拒党支部就是(抗拒)党中央。我在批判大会上,我公开叫效【嚣】,叫把自己执行无产阶级专政,大放其毒,影响极坏,牛【流】毒深予【远】,根【跟】一打三反运动带来很大的影响,对当前深挖5.16“北、决、扬”也是有影响的。我有罪,罪该万死。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有错误就得批判,有毒草就得进行斗争。象我这样的反动思想,就是(要)斗争,就是要批判,就是要批倒,批臭,属【肃】清其牛【流】毒。
党支部和同志们对我的错误,是想进行批判和帮助,把我由反革命泥坑里拉过来,(我)不以为恩,反以为是仇。党和同志们看我是一个贫农的儿子,犯了这么大的罪行,走到人民的反面去了,想把我从错误的道路上一下子就拉回到人民的怀抱里来,跟着毛主席他老人家干革命,可是我把同志们的好意,当为根【跟】我过不去,底【抵】制同志们的批判和帮助,态度十分效【嚣】张,公开对抗运动的顺利进行。今天早上天天读的时间,党支部为了帮助我认清罪行,组织小分队对我帮助。书记很亲切的问我你是什么出身的时候,我就流下了眼泪,想到我自己是忘了本,叛变了家庭,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书记每次找我谈心的时候,首先第一句话就问你什么出身,就是说叫我不要忘记了你是贫农,不要被【背】叛你的家庭,

image008.jpg

党对我是多么关心和爱护,我今后要严格要求自己,接受广大革命群众的监督,老老实实的接受改造,不乱说乱动,在工作中,改造自己,将功补课【过】。
向党支部保证,今天起,要端正态度,再不犯这种错误,接受群众的监督,老老实实的接受群众的批判,彻底改造世界观。听党的话,听毛主席的话,跟毛主席他老人家干一辈子革命。
牛得江     71年2月21日

1971年2月29日

image010.jpg

这是牛得江先生留存在我这里的他最后一份“我的交待”书。他在这份六页纸的“我的交待”书中回顾了他成年参加工作后一系列犯罪“罪行”。image009.jpg

他交待他从1961年1月在六渡桥百货商店看见一顾客遗忘在柜台上的手提包,他忽“私字一闪念间”想占为己有但并没有得逞。后在一次乘车过程中,又终于看见了一对青年男女背篓里有几块钱,他竟情不自禁伸手,然而却被捉。单位人领回来以后,在“机学班学习一个星期,党对我从宽处理了,没有作任何处分。”他原来就是这么“酸”的一个穷小子,他天性不安分守己,他想穷则思变,他要出人头地。文化大革命的爆发很快就给他带来了这样的契机……“我轮成立革命委员会的时候,我说造反派是当然的代表,我成了第一把手,把党放在第二位,自己放在第一位,掌握了304的大权。在掌权期间,,大搞资产阶级派性,拉一派,打一派。”他们这一派的高天民、刘天奇,他居然想到了“高天民、刘天奇他们2 个人,我说过他们,一个是我的密【秘】书,一个是我的参谋,他们2人是我的左存【丞】右向【相】,是我的左右膀…..我还说刘天奇是我的亲密战友。”“我在掌权的时候,带头搞无政府主义,自己想来就来,不来就不来,还借用是在上面开会来欺骗大家,经常不在船上。”“我对船上的几个党员同志是看不起的。尤其是陶□□同志,我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我说他是一个拉西【稀】党员,喝了一点酒,就自己不认识自己。我还说过他又没有能力,又没有水平。”“调动人员方面,我想调谁来就调谁来,调谁走,谁就走……总之,我说就算。”他为了能把四清的材料能拿回来,“7.20以后,我就利用大民主之际,以为时机已到,就把长江710轮的支部书记陶希贤同志揪到船管部来进行非法审讯,为自己翻案。审讯后,又进行毒打……”牛原来在长江710号轮船上工作过,得知支部书记陶希贤整了他的材料,并对上级说他“留在船实有碍工作与安全生活,建议调岸分配在最艰苦的地方在劳动中进行改造”,“所以我就怀恨在心,我就进行阶级报复他”……

后他为什么要参加“5.16”反动游行,他为什么要参加反复旧呢?“其主要是,工宣队进驻以后,就把我放在一边,上不上,下不下,说是靠边站吧,又没有宣布,不是靠边站吧,又没有权利。”“我在反动的反复旧当中,我是搞的二面三刀,表面上是拥护工宣队。开会时我是根【跟】工宣队在一起学习,被【背】后我是反对工宣队的,因为工宣队调查了我的材料。”他反动到“我说就是打成反革命,也要参加反复旧”,原因竟是那样的简单:他听信了别人的“如果船舶不夺权,那就否认了船舶的文化大革命。”因此,他们要“把权拿回来,要掌握领导权”。他还有个人的因素,忿忿然道,“我不是五种人”,就不该整他的材料……

当然,他也曾有过:“大约在(1960-1961年)秋天”,由于牛所在拖轮拖排筏时搁浅,后拖轮为解困境倒车时遭至拖绳缠住车叶,牛和其他四位会水的船员勇敢地下水解钢丝……

他最后大彻大悟:“我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不当头头,就不会犯错误。”

但愿这是他人生中最后一份“我的交待书”

1973年5月21日

长江304轮党支部为牛得江新工作轮出具了证明,证明“您轮牛得江和□□□沉船之事,已经否定,无有此事。”

原来长航军管会牛先后参加的毛泽东思想“九.二七”指示学习班,“毛泽东思想‘三、五、六’号文件学习班”还一直有如此大的一个期望,那就是试图将304轮“沉船之事”上升到阶级敌人蓄意破坏所致的时兴结果出来。一九七一年元月十九日其对牛得江的鉴定文有:“牛得江自六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调来我学习班,立场反动,态度顽固,对自己的罪行拒不交待……但直到如今问题并未作彻底交待,回去后,仍继续交待”是否就是所指这呢……

image011.jpg

证明
兹我轮□□□同志,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所犯的错误,经调查研究落实,问题已查清,关于您轮牛得江和□□□沉船之事,已经否定,无有此事。
关于牛得江住沙市医院治病,冒充共产党员和党支书的问题,长江710轮对此事进行了调查,确实有此情况。
特此证明
长江304轮党支部
一九七三年五月廿一日

1977年2月8日

文革历史影响深远。时至1977年长航武汉分局人信访部门又转来两份群众检举揭发□□□(该条放在牛得江相关材料一起)的信件。

image012.jpg

 “转油轮处调处
□信办2.8
航人弍信77第011号
监察科:
转去群众来信2件,请你们酌处。”

……

image015.jpgimage014.jpg

左图为牛得江“至今历时共达一年另二个月之久”在学习班上的相关材料,右图为其材料索引。

那个年代毕竟离我们还是远去了,我们再也不用担心进这样的学习班学习了,来完成那不成文的当时学习班毕业三部曲:永无休止的进行贬底自己思想的假汇报;绞尽脑汁地揭批他人那道听途说来的,甚至以诬陷他人求得自己“进步”为目的问题;无穷无尽地反复交代检讨那些过去了的或者是不是问题的问题。当然,我这里是泛指那个时期学习班的普遍情况而言……


注:本文人名和姓基本上为化名。

①②③④详见网上“关于湖北的反复旧”文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0207/20/49267_15385924.shtml

附件:

image016.jpg

这不知是谁在怎样的情形下拦腰撕断不完全的相关资料,从残存的这些只有上面一截揭发检举材料来看,还是能够帮助今天的人们更能理解在那个时代背景下冤冤相报下司空见惯发生的类似事情,是有逻辑性的……

附件:

image017.jpg

我出身于1924年元月3日,在四川简阳县常家坪一个贫农的家庭。由于姐妹弟弟共计八口,加上祖母、父母共计11口人,生活在那万恶的旧社会,我家穷的不能生(活)。在我12岁时,因家庭生活过不下去,只好出来做工找口饭吃。旧社会没有把工人当人,活重生活苦,就在青年时代把身体搞坏了,因此在解放后经常生病。现将我的病情简单介绍供领导同志研究参考。
1953年生贫血病治到1958年才有好转,但时常发生头痛;1964年因毕中膈弯曲进院开刀,在未开刀前,院方进行检查,又发现有4万性日本血吸虫病;有肺结核病,肺T6(浸润型)……

image018.jpg
 
……牛得江对共产党员,对共产党员的迫害下的毒手。
这个野兽打了我还不满足他的要求,他的要求要治死我。因此,放回家三天又把我拉去关起来,不给我治病,一直到68年的二月才在无可赖活【奈何】的情况下放了我。他是要治我死,可是党中央的指示,迫使他不德【得】不改变他的计划,只好放我,这是多么惊心动怕【魄】的政治迫害事件吻!。手是多毒吻,把我打成残疾还不准我治疗,又把我关起来长达六个月之久。被他打伤的腰、肋骨,现在都成残疾一直不能工作。到68年四月到火2013驳工作,因残疾疼痛,工作了二个多月,又下船休息。68年的12月29日才由领导照顾调套【到】503驳,但重工作列【例】如拉钢丝绳子都是阶级兄弟照顾我没有拉,现在只能口头指挥工作,成了无用的人,这都是牛得江的罪恶,这是牛得江的罪证。被关到福利大桥用重……

image019.jpg
 
……的只知道吃了好,就吃了以后没有觉得臭。吃大便不到12个钟头就想解大便,但又不能动,只好叫我爱人拿一根木方凳子来坐到上面屙,下面拿一个瓷痰盂,结果屙了一痰盂血,都是黑的,这是被打的第二天,这是牛得江欠下的一笔血债。
为了治疗我的病,我老家又在四川农村,家理【里】无人,就只【指】望我家庭想办法。在宿舍的家属都不准到我家里来,如果那【哪】一个来了,就以同“党”论罪,想把我一家人迫【逼】死。因此在无依无靠的情况下,只好将我爱人、小孩的棉衣拿去卖,被盖都卖了,现在还是三个人睡一床,把家理【里】好一点能卖几元钱的东西都卖光。现在(家里)就是【剩】两口破箱只【子】放到那理【里】,都是空的,有一点破烂装在理【里】(面)。冬天一来,实在凄惨,15岁的……

image020.jpg
 
……情我以【已】知道,我不是那种坏人,这在精神上的痛苦。
由于牛得江迫害,在他来抓我的那天晚上,在门口(将我)五花大捆,我爱人看见就来拉我,可是那些不讲良心的野兽一脚将我爱人(踹)跌倒地下,等她醒来时,我以【已】不见了,只好爬回家。可是没有等到天亮,不满四个月的小孩落地了,把小孩跌落了,到第二(天)又出来找我,1无休息,2无吃的,3又怄气,就这样以【已】得上一身病,现在还有白带病,小肚子发胀,经常头疼等…….这又欠下第二笔账,现在我两【俩】都有很严重的内伤。
因我无有文化,写的错字很多,意思表达不出来,前后比较乱,如领导上看不出,请领导找一个同志帮助我写一下……

image021.jpg
 
……领导同志研究,我写的这些都是有根据的,牛得江为什么要迫害我?1.因为我是卅多年工龄的老工人,2.更重要的因我是十多年的共产党员,因此他把共产党员看成眼中钉、肉中刺、因此要害我。
敬祝
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揭发检举人:陶希贤

image022.jpg
 
揭发检举
跃进村□栋□□□号牛得江的儿子牛□□在1967年代【带】人枪枪的问题:牛□□代【带】人强迫长江1—102(轮)帮【开】到黄州枪枪,这个问题是东方红37号轮上的加油佘□□对我谈的,佘□□原先在长江1—102轮搞了一段时间的工作,并说因为到黄州枪枪是晚上抢了后,船开出来被黄州(方面的人)发觉了,别人开船超来,牛□□就命令并拿抢威胁(1—102轮上的驾驶员)说,把灯关了,开快车。灯关了就是说后面超来了,灯是信号,不要来船发觉,因此要关灯,开快船不要来船超上,抢了多少支抢,请去了解东方红37号的佘□□。
67年过春节前,牛得江在公司拿工资回家,说工资被扒手拿去了,找领导救急补助,但补助的钱拿回来买肉买鱼,楼上楼下,借缸咸【腌】肉鱼……

image023.jpg

长航武汉分局党委:
我们是长江2032轮轮驾两部的部分革命同志,关于我轮继上次油管处党委派孙□□同志,来我轮了解情况以后,我轮又接连不断的出现了一些问题,有些情况党委也已知道,现我们就最近我轮发生的一些问题向党委汇报,并谈谈我们的看法。
1.我轮于元月17号在三矶头附近与一机动船碰撞后,致使农药损失不少,现在据说合人民币七千元,船也碰坏了,在撞碰以后,政委薛□□却仍睡在床上不起来……

image024.jpg

……就是“报复”,从各方面给你找岔子,出难题,穿小鞋。
从这一点上,充分说明薛□□心中无革命同志,无视国家的人民生命财产。当人民生命财产受到损失时,他幸灾乐祸,吃喝玩乐,对国家的财产损失丝毫不感到痛心,相反却大搞吃喝玩乐而庆贺。他平常经常找这个要喝的,找那个要吃的,只要有吃有喝的,他就相信你,根本不讲什么原则立场,完全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最起码的思想意识。
在碰撞后的第一趟水,同志们本着寻找事故原因,汲取经验教训,避免今后再发生事故,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薛却借此机会,暗地……

image025.jpg
 
……都拍手称快,当孙□□同志向很多同志了解情况时,同志们都从革命利益出发,为了搞好我轮的抓革命、促生产,消除思想顾虑,放下包袱,不怕薛□□的打击报复,畅谈了自薛来我轮后,把长航的一条先进船如何变成今天的混乱局面的过程,从思想路线分析出发,薛搞的完全是一条背离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认【任】人唯亲”的路线……这些,薛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气得要死,恨之入骨,于是耍花招,施诡计。如我轮轮机部的□□□,他在我轮的学习和工作中,积极肯干,不怕脏和累,经常得到同志们的好评,对船上的一些事看不惯的……

image026.jpg
 
……抓革命、促生产、总结经验,克服缺点,发扬优点,使我们心里树立起学习的榜样,互相学习,取长补短,为在八0年实现我国农业机械化而共同努力奋斗。但我轮的评比工作做得如何呢?我轮的评比工作却成了薛□□对很多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抓革命促生产(的人员不予重视,相反)对他有吃有喝就重用,信任【实施】的认【任】人唯亲的路线。(评比成了他对)敢顶、敢提意见的同志,进行打击报复的挡箭牌。如我轮驾驶部的□□□同志,工作一贯勤勤恳恳,干起活来简直象小老虎,学习发言积极,同志关系好,对船上不正之风敢提出批评,群众一致同意,工会一致通过为先进分子,但到了支部,却被薛砍了下来,却连半点理由也讲不出来……

image027.jpg
 
image013.jpg……×××却说:“算了吧,提上去,政委也要砍掉的”,可见薛的报复思想谁人都知。最后□□□同志在表扬栏里也没挂上号,被砍得真够干净了,可见报复之狠毒。又如□□□同志,按照薛的说法“还不错”,同志们也提他,但这次连表扬也未算上一个。薛曾许愿解决组织的问题,□□□同志不吃他那一套,向孙□□同志反映了我轮的情况,竟遭到如此的狠毒的报复。在全轮机部的十几个同志中,其他同志有的是先进,有的是表扬,仅剩下□□□、□□□,同志们认为不错的,这两人连表扬也未提到。这些同志被我轮多数同志赞成,却被薛无故刮掉,却连半点理由也不讲,看来是……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欲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