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资料收集注释者:

笔名拓荒者,1949年出生,因文革未能完成中学学业,于1968年随全国“知识青年下乡”大潮,去农村务农,离开农村时,又因当时所谓的“家庭出身”问题,被迫进入超强劳动强度的搬运社工作,经历了多年极其艰苦的非常生活。从1999年开始,有心地收集历史资料,资料的时间跨度从1860年至1980年改革开放以后。他的藏品得到省档案馆和众多专家的认可。

一年另二个月的“学习班”(上)

--作者:拓荒者

image001.jpg2000年的12月份,我来到武汉市一著名旧货跳蚤市场,那是星期六的一大早,我是特意赶到这里来淘宝的。

当时全国收藏热已悄然兴起,武汉市政府为适用这一潮流在一偏僻地开辟了这么个每周仅周六、周日两天开放的基本上以摆地摊形式出现的约定俗成的临时跳蚤市场。

我到来的这一天,真可谓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但秩序却出奇的好。摊贩们在一一铺开的报纸摆上他们一星期收来的可藏品出售,当然来淘宝的人以武汉市民居多。一整天的刻意搜索也没有发现什么可圈可点藏品的出现。转到下午两点多的时分,我才看见一位五十开外穿一身黑衣裳的瘦小个子男人伫立街的一头,手里就只拿着一包用牛皮纸袋装着的东西在张望着看热闹,并没有看见他向任何人兜售他手中那包东西的举动,大有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风范摆在那里。我连忙走上前,取出一看,原来是文革期间的一摞个人书写的文档材料,没还价十五元钱便拿了过来。

 

image002.jpg

image003.jpg

回家一摆就是九年。近来得暇进行整理,这才具体知道它是由文革初期长航武汉分局一造反派人士在“三查一清”运动期间,进学习班上的相关材料及长航武汉分局对其一极其普通,历史复杂员工的庞大取证资料组成。
 
image004.jpg右图:索要证明材料卡片

我先前整理出的燎原居民革命委员会在“三查一清”、“一打三反”运动期间举办的居民学习班,燎原会由于财力、人力均不济的情况下,一般在时间上就只有那么几天举办正式学习班的耐力,对于学员需外调取证的材料,一般只要在异地哪怕是再近也只能采用向对方相关组织发出“索要证明材料卡片”的能力,然后,再耐心的期待对方的回复结果方好行事。

这回才领略到了这方面竟存在如此大的差别。财大气粗有经济实体支撑的长航武汉分局举办起学习班来,学员牛得江一进学习班就是“至今历时共达一年另二个月之久。”长航武汉分局对于历史复杂员工刘江同志,尽管他“在民改和肃反运动中,均作过交待,清队中未发现有重大罪恶活动”,仍对其负责到底,不惜为他“为了历史的证明--万里觅证记”的负责行动……。

image005.jpg

群众评议(全文)(一九七0年四月二十七日)
牛得江根本没有做到三个彻底,立场没转变,政治、经济、社会活动没交待和没交待清楚。态度恶劣,道德败坏。破坏学习班“五不准”纪律,大搞秘密串联,订立“攻守同盟”。造谣生事,破坏学习。经领导和同志们一再帮助教育,无效。达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全体通过,坚决不同意毕业,留下继续深造。

image006.jpg

 

最高指示
我们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
鉴定(全文)
牛得江原系长江三0四轮船员。一九六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调来我毛泽东思想“九.二七”指示学习班参加学习。一九七0年五月转入毛泽东思想“三、五、六”号文件学习班,牛得江继续留下参加学习,至今历时共达一年另二个月之久。现根据牛得江在学习班的表现作一鉴定如下:
牛得江自六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调来我学习班,立场反动,态度顽固,对自己的罪行拒不交待,对别人的罪行拒不揭发,对组织上的教育拒不接受,说什么:“我没有什么交待了,组织上处理好了。”疯狂对抗中央指示的落实,反动气焰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民愤极大。

image007.jpg
转入三个文件学习班后,牛得江仍顽固站在反动的立场上,不但不交待问题,反而无视学习班的纪律,破坏学习班之规定,与本船□□□等人大搞反革命串联,妄图订立“攻守同盟”,对抗三个文件的落实,实属反动透顶。后经领导上和工作人员的多次批判、帮助、教育,牛得江对自己的罪行有所认识。但直到如今,问题并未作彻底交待,回去后,仍继续交待。
长航军管会“毛泽东思想‘三、五、六’号文件学习班”一连一排
一九七一年元月十九日

牛得江交待(全文)
这大楷就是鉴定文指牛得江在学习班“反动气焰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的材料吧。“牛得江自六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调来我学习班”学习,至一九七0年四月十五日上午,时间上也将近半年了,为何牛还会出现如此交待呢。……

image008.jpg

一九七0年四月十五日上午
我不知道刘兴义是什么人。
我不怕,我连当反革命都不怕,还怕什么。
对他们的事,我要说的早就说了,现在没有说的了。
我这个人枪毙也应该,我不后悔。
我是反革命份子,应当消灭。
我想回去接受批斗再来。
一连一排三班 上午

image010.jpg

image009.jpg

上图为牛得江“至今历时共达一年另二个月之久”在学习班上的相关材料,下图为其材料索引。

 1965年9月6日

长江710轮舵工牛得江现实表现并请示处理报告(全文)
提要:牛得江“留在船实有碍工作与安全生活,建议调岸分配在最艰苦的地方在劳动中进行改造。”--中共长江710轮支部

image011.jpg牛得江 男 35岁,家庭成分(据本人交待)贫农,本人出身工人,高小文化程度。
1947年到汉口元华轮船公司学徒,解放后至56年在驳船任水手,随后在长江304、409、305等轮任水手,舵工,61年在机动船员训练班代培,1963年调长江710轮任舵工。
一.在来长江710轮前表现情况:
根据长航人事科□□□科长和□□□同志及机学班等负责同志反映,牛在1961年至62年机学班时,盗窃内部职工钱、票、衣物等多次,而后竟然在商店和公共汽车等场所盗窃他人财产物件,有一次终于被武汉市公安局逮捕拘留,由长航局人事科保回(关于这方面的材料据说是有的,但在长航公安局清查不到,是否递转遗失,或者经本人手被销毁?不能确定),当时长航公安局拟定逮捕法办,由于政策的宽大,而改送我局汉川农场劳动改造。
二.现实表现:
63年调来我轮时,因即将要进行工资调整,一时表现“积极”,当时船上领导不了解他的整个历史情况,因此在工调中提升一级。工调工作结束后,牛老毛病复发,勾结特务嫌疑份子□□□(轮机长),原有盗窃行为对现实不满份子□□□(水手)等人,经常背后论长道短,煽风点火,怂恿个别个人主义严重的不满份子向上级告状等行为,影响了团结,引起群众思想波动,现将近来事实举例如下:
image012.jpg1.经常与特务嫌疑份子□□□,对现实不满份子□□□等在一起开小会。有一次他们在谈论积极份子向领导反映情况时,牛说:我要拿刀杀死那些汇报的人.....后来群众去了,他们也就不谈论了。
2.过去有过盗窃活动的□□□,此次没有批准提拔当舵工时,牛对□说:“你干水手八、九年了,为什么不提拔?是你,要是我,我就去告他们去.....。”
3.今年对驾驶部人员调整了一下,他反映说:□□□二副调走了是支书打击报复。□□□三幅调走了又另提拔了一个二副。他说:“要使用别人就叫代高一级的职务,不要别人就把他一脚踢开......”。
4.最近调来了一个张船长,原来的刘船长支援石油厂,他说:这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他认为刘船长在这里时,原来的大副,水手□□□等人闹小集团,现在的张船长来了之后,又调了一个姓高的水手,这叫做“一朝天子一朝臣”。
5.在编队时,他在船头向其他舵工,水手们说:“过去刘船长初来时是蛮干,后来得到教训就巧干了。现在张船长来了又是蛮干......。”意思是指张船长叫出包头缆,拖缆出双头安全些,这样,舵工、水手工作麻烦些,他散播不满言论,影响了其他同志的工作情绪。
又有一次船长叫(大家)没有事时,把烟囱内的铁锈铲掉后涂上红漆和银粉漆。他逢人就问:你见到过烟囱内刷银粉漆的没有?!经他这一散播,几个舵工都不愿干,只得船长、大副带头带领几个水手去搞好了。
image013.jpg6.水手长学习了几次驾驶,他表示很不满意,在群众中散播说:这是领导有意图培养他,结果挑起水手□□□与水手长打了一架。
7.64年牛与生火的□□□开始时开玩笑地逗他,后来(发展到)牛拿起太平桶盖子狠狠地朝□□□背后捣了几下,而至双方伤势很重,各有二天因打伤没有工作。
8.不安心工作,一再要求调船。他说:“他从来没有像在这船上工作过这样(长)的时间”。又说:“站在长江大桥上看长江的船多的很。”又说:“长江上又没有盖子(意思是指不同意调走,就要跳江自杀)”。经常在群众中说:我要走了!我要走了!又说那个又要调走了!搞得人心惶惶,思想不安。image014.jpg
三.根据档案材料,牛之挑拨离间,散播不满言论,勾结坏分子,怂恿落后份子告状等,恶劣作风是一贯的,直到今天尚没有丝毫的改变,留在船实有碍工作与安全生活,建议调岸分配在最艰苦的地方在劳动中进行改造。
呈  报
轮船公司 人事科
         公安局
中共长江710轮支部   1965.9.6

1969年3月1日

关于牛得江曾在长江305轮被江岸分局所拘留一事我所知道的情况(介绍)(摘要)
image015.jpg“大若在1962年上半年某日晚上十一点左右,突然接到江岸区公安分局一个电话,说我们轮驳支部长江201轮有个王兴国,在车站路偷人家钱包被人抓住,扣在江岸分局,要我去带人回。
当时我很快到江岸分局,我一看人而不是王兴国,却是牛得江,因此公安局不放……”
供应船队:□□□于1969.3月1日

1969年3月2日

关于牛得江在沙市人民医院治病当中,对该医院利用手挽【腕】事……(摘要)
image016.jpg“大约在(1960-1961年)秋天”,由于牛所在拖轮拖排筏时搁浅,后拖轮为解困境倒车时遭至拖绳缠住车叶,牛和其他四位会水的船员下水解钢丝……
牛原有支气管炎,在这次行动中,“由于天气较冷,老毛病已发,船也停泊沙市码头,然后(将)牛得江送到沙市人民医院治疗,大约住院(3-4)天。当中,该员在医院里,由于老牛口才好,会说,和护士同志打交道多的目的,想在医院里搞营养:鸡蛋、猪肝、红糖等营养物品来培养身体。这时牛得江掌握护士思想,而牛得江在医院向护士说,我是船上的支部书记,由于在那时人们的政治觉悟不高,一神吹,护士相信,认为这年轻的人当书记前途有为,护士想方设法搞营养补养牛得江的身体…..”
该检举揭发人还据别人说:“牛得江有点爱和(一个)女同志打交道……经常在外面(晚上)逛马路,手牵手、肩搭肩、有说有笑,至于玩得好,很有可能有两性关系…….”
揭发人:□□□于1969.3.2.

1969年3月5日

image018.jpg关于牛得江来我厂经过情况(全文)
大约68年11月下旬,我们在民生路权发临时仓库里学习,下午三点钟,牛推门叫我□□□,约我明天早上九点谈话,当时不理解他为什么叫我谈话。第二天见面时,牛谈我们内部问题没有人向他汇报,说我们不团结,他表白自己作为一个长航职工,也应关心你们。从此后,牛经常来我处,到我们红卫八路厂里就召开三次大会:①.见面会;②.因我厂有一个同志说错了话,而召开的批判大会(约11月30日下午);③.12月6号左右来我厂参加批判大会。牛每来我厂召开会议,都以作报告等形式,在批判斗争大会上,他还代表领导之名说:我在革委会请示过船管部军管组严组长、李组长,你是翻不了案的,随时可以逮捕你。这样一来,我厂职工都以为是上级派来的,有问题的人也就主动向他交待厂里等问题。牛此人也就经常到我厂民生路这里来听个别人汇报,排列名单等布置工作。每次来开大会及汇报,牛都私(自)记有笔记,至今连我厂会议记录仍在牛一人手中(要求退还我们),我要多次他未把。牛得江来我厂,由于我厂同志都渴望上级派人来我厂指导工作,牛来后,职工都很高兴,大家都称我们的牛同志来了,真会讲,有水平,对我厂情况真了解,牛此人到来,有人就用烟茶殷勤招待。牛得江后来态度就不端正,每次来反而要烟吃,约每来一次就得一合香烟。一次我们二人同牛一起回家,牛手捧肚子说,肚子饿了,回家又没饭吃,老婆还得骂我,当时,我俩会意了牛的意思,就接(牛)到四川馆子吃了一吨,化【花】了二元一角(共三人),此后,有一次晚上,跑了三个馆都关门,才未吃成,还要到我家去喝酒,被我拒绝。image017.jpg
牛得江经常来我厂时,说我【他】的工作很忙,不仅任革委会主任,还任工代会常委,常常外调查材料,到过上海,走过江西和黄陂,准备到东北哈尔滨。有时自装认真地说,你们工作要抓紧,有什么情况给我汇报,我又要出差外调了。去年他还拿病假条说,你们看我是病假,还来你们这里工作。
大约在元月份,上级派来真正领导我厂的司、王两同志,布置我厂开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这天我们正在学习元旦社论,牛同志突然撞进来,当时我们就停止了学习,而他叫所谓有问题的人谈历史,进行批评分析,后来司、王同志来了,牛在发言讲话,就不做声了。牛见后忙上前当众讲,司同志来了好,你是正的,我是副的,当时司同志没有理他,就坐在一边去了。群众见此情况,都很吃惊,是什么原因…..
牛此人后来发现很下流无耻,在其讲话方面也能看出。在我厂召开批判斗争□□□、□□□等人,到处都未用事实揭发批判该人,(未)用强烈要求该人交待重大政治历史问题与特务份子之间关系。而牛同志就不是这样了,(他)来主持召开大会却口口声声询问该人的生活问题:结婚与爱人关系问题,下流询问□□□(女),你难道不同别人睡觉,别人就对你这好,还说什么,结婚那天是你们最高兴,最痛快的一天等无耻的问话,转移了清理阶级队伍的方向。
image019.jpg同时,他还在我面前讲,现在外调工作离不开我,还夸耀自己,在(此)前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时,我母亲是党员,街道书记,我亲自做了高帽子给我母亲戴上,到街上游街,以上情况属实,供参考。
长航洗衣厂革命领导小组□□□、□□□     1969.3.5.

1969年3月5日

image020.jpg最高指示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一个共产党员,应该是襟怀坦白,忠实,积极,以革命利益为第一生命【位】,以个人利益服从革命利益;……。
关于牛得江情况(全文)
牛得江与我是在63-64年在长江710轮同船工作的,经群众中的反映是不够好的。该人特点之一是吹牛拍马、招摇撞骗、削尖脑袋要提拔升级,吹嘘表现自己,群众给他一个绰号叫“牛皮”和“牛皮大王”,这就概括了这个人的性格。据我与他相处2—3年了解到(其)吹嘘表现自己之外,就是拉拢成分出身不好和落后群众,对基层干部和党的政策来攻击(请参看原长江710(轮)对其书面鉴定),此次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跳得比较高。67年10月5日、7日和18日,与“船舶兵团”某 某勾结,暗中指使该兵团“武装部”7—8人,把我弄到船管部二楼总机室隔壁一间房内毒打三次,使我身负内伤,至今仍有疼痛不能负重劳动。又在10月23日(大约是这天)纠集爆破队嫌疑分子×××,与港台有直接往来,表现不好分子×××及地主出身攻击社会主义制度分子×××,隐瞒富农成分混入党内坏分子×××等7—8人,逼迫我要拿出整理了他们的所谓“黑”材料,企图销毁。我承认整理过他们的材料,但不是什么黑材料,更不是“5.16”以后的黑材料。当时他们(特别是牛得江)说是经过“船舶兵团”常委研究过要我和他们到长江710(轮)拿这部分材料。后来经过长江710轮革命组织和我及他们推派(的)代表——□□□三方协商、决定,他们的代表看材料。启封看了材料后,他们代表□□□哑口无言地回去了。此事就此不了了之。上述情况仅供参考。
长江2022轮(原长江710支书)陶希贤69.3.5.于武汉

1969年3月18日

image021.jpg有关牛得江问题(全文)
牛初来我船时,很香,大家选了他进入了工(资)调(整)小组成员。时间不久,我们觉得此人越来越不对头,有些狡猾,二面三刀,言行不一致的恶习。
我们好像有这么一个印象,牛曾到过东西湖劳动过,听说是犯了错误,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文化革命期间,听说牛是上面一个头头,听说他毒打陶希贤(长江710轮支书),强逼陶希贤将他的什么黑材料拿出来,这是实足的阶级报复。
□□□、□□□1969.3.18

1969年12月2号

这是牛得江“一九六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调来我毛泽东思想‘九.二七’指示学习班参加学习”留存在我这里的第一份交待材料。下面是其该份交待书的全文:

image022.jpg“我在三年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当中,没有听毛主席的话,没有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没有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举得不高,没有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的头脑,也没有很好地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因此就犯了很严重的错误,辜负了毛主席、党对我的教育和培养。我犯了“北、决、扬”①不敢做的我做了,不敢说的话我说了,做了“北、决、扬”的吹鼓手,传话同【筒】。犯下了不可挽回的损失,要求同志们对我的错误进行批判揭发,使我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抓好革命,促好生产,以实际行动来报答党和毛主席对我的挽救,我的错误有以下几个方面。
(1)“720”以后,我没有听毛主席的话,大搞派性(我们船是67年12月20号成立革命委员会的),由于我有派性,把分到我们船上任革委会副主任的王□□调走。为什么把王□□调走呢,就是我们船上有一位同志叫刘运来,他是“百万雄狮”的头头,“720”以后,我们正确对待他,没有批斗他,是他自己作的检查,以后,我们就收他为我们的队员。在有一次,刘运来有自私自利的思想,和王□□同志为学习,他要看电影,就二人发生争闹。刘运来利用(我)来对待他,说王□□有一派,要我把他王□□调动。当时我的私心杂念很严重,刘运来这样一说王□□有一帮人,我就把王调了。调王□□同志是刘运来的出的点子。刘运来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原来是党支部书记,犯有严重的政治错误,开除党籍过,他利用我出了很多歪点子,所以(把)革委会副主任王□□调走了。以后,又由刘运来出点子,把水手□□□同志也调走了,他说□□□同志是王□□同志一派,过了一段时间也把□□□同志调走了。我这样做是错误的,是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通过学习,提高了我的阶级觉悟。”
第一连一排三班  牛得江 1969年12月2号交

1969年12月2号

image023.jpg

我参加了反复旧②,是怎样参加反复旧的呢,那时候我们船在汉口汉阳作业区做港作,我听了吴□□的在汉阳作业区作了一次报告,再加上原来我们船上工宣队队长的陶□□同志他也叫我听吴□□的报告。过了几天,我就到船管部去拿报纸,在门口站有很多人,其中就有张厚学,他问我,你参没有参加反复旧啊,我说,没有,他说,参加吧!我们船管部动起来了,当时我说对不对啊?张说,对,参加好了。张厚学就给了我一个袖章,我到现在还没有把钱给他,一个袖章是5分钱。
参加反复旧后,我参加了“5.16”游行,贴了一次大字报。参加“5.16”游行,我游到五圣路就没有游行了,当时我看到东方红9号轮打的游行旗号是革委会旗,原后【然后】我看到他们把革委会的旗,把纸遮住。写的是工代会,我一看都是工代会的旗,一个革委会的旗帜也没有,我看不对头,队伍游到武圣路,我就回船了。从此以后,我就没有参加反复旧的活动了。有一次,我到船管部去,那时候是中央5.27指示发表了,我一到船管部就碰见曾德容,我(对)曾头头(说)错了,他说,不错,干下去,改为叫落实政策,你继续干。 我当时也是受了他偏【骗】,说要落实政策。反复旧是错误,干扰了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做了很多“北、决、扬”不敢做的事和说的话, 我对不起党,对不起毛主席,对不起广大革命群众,我通过这次的学习,对我有很大的教育和帮助,使我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今后要永远跟着毛主席干革命。
……(重复部分省略)
毛主席说,在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工人阶级内部,更没有理由一定要分裂成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
我的派性很严重,在船上拉一派,打一派,合乎我的人就把他们拉拢来,大搞派性。如果这一派对我提了意见的话呢,我就说他不好,大造他的舆论,说他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对他施加压力。我的一派搞垮了,我又去拉那一派,如果,那一派又不好,我又拉这一派,搞得船上互不团结,你对我有意见,我对你有意见,当到这个说,那个不好,当到那个又说,这个不好,造成同志们之间,矛盾从从【重重】,使生产和工作受到很大的影响。我光说白话,明明没有那样的事,我吹牛说有那样的事,把自己说的好极的,把别人说的坏坏的。以我独左,以我独革,别人都不行,只有我才行。在船上,我说了就算,一手遮天,把自己说的大大的,这个成绩是我的,那个成绩也是我的,没有我就不行。我就光说一些偏【骗】人的话,这里说白话,那里吹牛,说活不正实,不真际。上欺偏【骗】组织,下欺偏【骗】同志,我这样的做法是不对的,根【跟】党和人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以上所犯的错误是很严重的,党又把我挽救过来,把我调来学习,我体会到是对我的最大关怀,最大爱护,我通过9.27指示学习,使我在思想上放下包袱,知道了这次来学习的目的是落实9.27指示,接【揭】开长航的阶级斗争介【盖】子,我自己也受到教育,我通过这次的学习,回去以后,要以实际行动,来报达【答】党对我的关怀,抓好革命,促好生产,在文化大革命中再立新功。
第一连一排三班  牛得江 1969年12月2号

image024.jpg

1969年12月3日

image025.jpg“(1).我轮舵工□□□文化大革命初期,红卫兵操【抄】了他的家,他对红卫兵有不满情绪,我问你【他】,你家研究【既然】是操【抄】的,为什么要操【抄】你的家,你说你爱人是姑【孤】儿,那么你爱人现在的文化(怎么)有初中文化,别人说你爱人国民党军官太太,究研是不是,你要交待;”
下面的2.3条倒像是别人对他的批判,牛得江作的记录。

“(2).你在7.20以后,你把我轮站错队的付□□同志的家,必【逼】得别人无法居住,付□□搬走了,你(还)要把别人叫到船上,来船打付□□。是一个女同志,她叫周□□,是不是你叫周□□来打的,害得付□□同志的爱人得了精神病,现在还没有好。你在船上连餐务员做菜也要听你的,你要好好在学习班交待。你在和船长图□□究竟有什么关系。
你经常要打我轮水手□□□同志,你为什么要打他,你真是在船上壹【一】手遮天。”
第一连一排三班  牛得江 1969年12月3号

1969年12月3号

揭发材料

image026.jpg“(1).我轮水手高天民,原来是在上海工作,以后调到我轮工作。他利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他要我替他问一下他的处分问题。他是什么呢?他在上海工作时,犯了错误,党组织处分了他。什么处分呢?他原来是某一友船上工作,是党支部书记,被开除党籍。他叫我问一下,他说他的处分重了,不应该开除他的党籍,他要求我替他翻案,我当时没有答复他,他就说,问一下子吗,行就行,不行就算了。我到现在一直是没有替他问。
(2).他对我说,他母亲是地主,他是中农,当时我就问他,你母亲是地主,你是中农,那你们在土改的成分是怎样划的呢?他不做生【声】,也没有答复,就这样,我就没有下问了。那时,我对他家中是这样看法的,他父亲死得很早,他母亲是地主,他是中农,我认为他的成分要查一下。
(3)高天民.和高峰同志有意见,他又在我后面出歪点子,要我把高峰调走。当时我想高峰同志是我们船上的斗批改成员,他把高调走,领导班子调整一下,当时我没有表态,他说,你召集革委会开会统一思想,把高调走,结果我就听他的,晚上就开了革委会,同意调高峰走,要我到上面生产组联系调高峰走,我没有去联系。过了2天,高天民问高峰什么时候走,我说目前调不出去,他对此一大堆意见,说我把他留在船上害人。
(4).我船上有原革委会委员段□□同志,在68年8月份他爱人被别人打成了重伤,要求我去一下,解决问题。当时我的想法是想去一下,可是他说不要去,等他在家里急得吐血也不要去,我被他的歪点子所难住,我就没有去,使段□□同志对我有很大的意见。我们二人自从那时起,一直是有矛盾的,后来我主动向老段同志交换意见,他又说我不应该和他在一起。在这个时候,我就根【跟】他讲,我说我们原来主要是毛著没有学好,现在毛主席最高指示下来了,要团结起来,共同对敌。高天民他拉我的后腿,我说不应该,他又出歪点子。
(5).我们船原革委会副主任王□□同志也是被他操纵调走的,他对王有意见,他利用我在…..就把王□□、□□□(水手)同志调走了。高天民这个家伙,是个二面三刀的人,他利用我是革委会的头头,在我后面光出点子,我要和他决裂,原来我把他当做好人。文化大革命以来,他一贯不遵守劳动纪律,经常把公家的木料拿回去。他现在船上,还是扇阴风,行为,起【取】得领导的信任,我们领导大多数是和他老同事,不提他的意见,现在还是抓革命小组的成员,船上有很多同志要对他提意见,可是不采纳。
第一连一排三班  牛得江 1969年12月3号

1969年12月3号

image027.jpg“我无政府主义非常表现:我在文化大革命当中,也没有什么成绩,党和广大革命群众选我当革委会的主要头头,我没有用无产阶级党性掌权,是个人主义掌权。我当上头头以后,地位就变了,架子也大了,群众也脱离光了。我借用(在岸上)来联系工作经常不上船,在船上的时间少,在岸上的时间多,生产时间少,玩的时间多,我喜欢什么时候上船就上船,不上船就不上船,也没有人敢说我,船上就已经(是)我的天下。
1967年9月,我和林如松、□□□、□□□、□□□等人到长江710轮支部书记那里去要材料。过了几天,我和林如松、□□□,还有□□□支书壹起到长江710轮去的,我们意见,是红材料,你们留着;黑材料交给专案组封存,运动后期处理。结果材料我没有看到,是否拿了,我不知道,要问林如松同志,他那时候是“海员兵团”的负责人之一,我是林如松叫我去的。我们到支书家中,叫他到船管部来交待问题……”
第一连一排三班  牛得江 1969年12月3号

1969年12月4号

image028.jpg□□□、高峰:关于揭发长江304轮牛得江的问题汇编(摘)
1.7.23布告下来后,牛得江讲:7.23布告对武汉造反派有压力,中央要收回去修改。
2.在一次学习刘丰政委的报告讨论中,牛得江发言说:造反派受不受压,我还要看一看。
3.在国庆节即将来临时,牛得江在船上大肆宣扬什么今年的加班,工资是一倍的加四倍。搞得船上满城风雨,影响了同志们的情绪,破坏了轮船正常出厂投入生产。
4. 牛得江在船上到处造谣,说什么咱船要交这里,说什么又要交那里,搞得人心惶惶。据他说是想给领导施加压力,好宣示一下自己有“板眼”。
5. 牛得江曾冒充工宣队,在洗衣厂作报告,说什么是经过(军管会)严组长同意的。
6.7.8……
9.牛曾指示我船党小组长□□□,要他把党支部建立在革委会之下,他想来领导党。
10.牛得江这个人在反复旧运动中,他一直在岸上活动,有时整天看不见人。曾记得有一次,他对一个青年□□□说,原来工宣队组长陶□□已经向他承认了错误,道了歉,说整理他的材料是黑材料,要烧毁。并大肆宣传什么。只要不是五种人,凡是整了材料,都称黑材料,并在船员餐厅里大声叫喊,谁整了他的材料,老子要扭掉他的脑壳。
11.牛得江是我船反复旧最早的一个。今年(69)5月份,我们成立了反复旧战斗队这个组织,他跳了出来,大声疾呼:同志们!我是最早反复旧的,四月一日就参加了,并且还游行,船上与岸上是有联系的(边说边把袖章拿出来抖给大家看),要参加只能与我联系,在我这儿拿袖章。
12.中央5.27指示下达以后,牛得江又变了,大说特说什么反复旧是好的,如果不反一下,他们就不会认真的落实党的政策。
13.今年(69)6月份,洪湖破堤,军管会命令前去防汛。牛得江却公开的不服从行政命令,把船不放,影响了船舶正常发航。这还不说,还公开大叫,不按时接班,并且行凶打人,辱骂驾驶员□□□同志。

1969年12月30号

牛得江自六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进学习班后,长江304轮的全体革命同志有组织的对他的问题进行了积极的揭发批判活动,下面就是长江304轮领导班子对牛得江问题的十三页纸的材料汇总……

长江304轮牛得江材料(汇总)

image029.jpg

最高指示:牛鬼蛇神只有让它们出笼,才好歼灭它们,毒草只有让它们出土,才便于锄掉。
长江304轮贯彻9.27指示,批‘扬’挖‘决’运动的基本情况:
自贯彻9.27指示以来,全体革命同志,在上级船管部军管组革委会正确领导下,反复的学习了9.27指示精神,认真的落实上级的各项指示,从而在批‘扬’挖‘决’运动中,充分的发动群众,反复的交待党的各项政策,基本上团结了大多数,打击一小撮,狠抓活思想,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从而提高同志们两条路线斗争的觉悟,明确区别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所以在批判运动中,做到了批中有揭发,揭中有批判,更进一步的提高广大革命群众阶级觉悟,分清了是非,加强了团结,大长了革命正气,大灭了无政府主义歪风,同志们都积极的投入了革命的大批判运动。在方法上,我们采用了四大的方法和三查(注1.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2.查思想、查作风、查表现)相结合,大会小会相结合,对凡不符合毛泽东思想行为进行了全面的批判。
目前,对牛得江问题的揭发,大家一致认为,不揭不知道,一揭吓一跳。从牛得江问题揭发反映出,我轮阶级斗争的复杂性,斗争相当尖锐,现阶级【段】只是在牛的问题上打破缺口。从批判中可以看出,有人利用批判,互相攻击,互搞小动作,企图转移斗争方向,阻止运动正常进展。但我轮领导小组,根据毛主席的教导,狠抓矛盾主要方面,充分的发动群众,对牛得江进行了严肃的批判,从批、揭中,使得全体同志认识到牛的问题的严重性,长期以来,破坏了毛主席的战略部署,中央各项政策不能按时在船舶落实。现根据群众的揭发、整理牛得江问题如下,各注例说明。(重复内容仅提示)
(一).政治是造谣撞骗。
1.冒充党员,党、团支部书记……
2.修船时冒充二副。
3.在清理阶级队伍时期,冒充工宣队到长航洗衣厂作报告……
4.道德品质败坏,在市百货公司盗窃别人的东西,被公安人员抓着了……
5.船舶革委会成立时,上海支部生活恢复后,牛对党小组陶□□同志讲,我轮有六个党员,可以恢复党支部,成立后在革委会领导下开展工作,把临时权利机构凌驾中国共产党之上,企图取消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牛扬言,只要我当权,只要是造反派各晋一级,在船上封官许愿,拉拢人,打击不同意见的同志,凡不合他意的就调走。
6.清理阶级队伍时期,牛在船长和群众中散布,什么(长航船管部军管组)严组长调他搞工宣队去,后又(说)工作需要调武昌河校搞领导工作,造成船员对军管组印象不好,影响军民关系。
7.伪造事迹,骗取毛著学习积极分子代表席位(出席长航市革委会代表席位),上报材料全是伪造,没有经过船舶各级领导和全体革命群众讨论,自行作主上报。
8.牛在船扬言,军管组严组长对他说,老牛,你好好的搞,你是造反派的头头,到运动后期,保你是预备党员,常讲严组长找他讲话几小时,封他大副。
9.(牛)在船岸扬言,严组长用小汽车请牛到家中吃饭,饭后用汽车送他回家。同志们,牛得江为什么要这样丑划我们的人民军队指战员,把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缔造林副主席亲自指挥的人民子弟兵,丑划得像国民党反动派一样,用资产阶级政客作风,丑划我们军队首长,用心何其毒也。
(二).破坏清理阶级队伍
1.在清队运动开始时期,牛参加了市内7000人代表大会,但回船后不传达会议精神,自己提出不要宣传队,自己搞清队工作,企图利用职权掌握清理阶级队伍工作。后我轮(上级)派驻工宣队,牛的阴谋没有得成【逞】,就改变手法,对军工宣队进行分化瓦解活动,采用拉出去,打进来的手法,对负【付】军工宣队。常以请客吃饭为名,干出不可告人之事,从吃吃喝喝中,了解专案工作,企图为自己17年中所作所为翻案,否定四清成果,工宣队员□□□在大会上宣布牛没有问题,说他造反有功,就可以证实牛从中所作的行为不正,动机不纯。
2.牛利用工宣队内部不团结,就到处煽阴风点鬼火,破坏毛主席战略部署,积极策划破坏清队工作,先后同陈、付、刘一道策划什么揪反动技术权威,到处揪政治扒手,使得清队工作不能进行,同时向专案组人员施加压力,说什么谁要了解我的材料,叫他当心点。
3.在清理阶级队伍中冒充外调人员到处造谣撞骗,对长航洗衣厂负责同志讲,我要到江西去了解材料,后到哈尔滨去,等我回来后,你们再向我汇报工作。
4.在清队时,牛煽动不白真相的同志参加反复旧运动,当职工成立反复旧指挥小组时,牛拿出袖章对群众讲我是老资格,4月1日在岸上参加了反复旧,你们的组织、宣传工作都赶不上形势发展的需要。扬言,从中央到地方全面复旧了,现在不干等什么时候干,不要怕,我准备第二次打成反革命,大试【肆】宣传杨评③的三反对三从建的反革命论调。
5.工宣队到武昌河校学习,牛在李□□、范□□等人组织下积极参加武斗队,在河校抓人,使得学习无法进行。
6.由于牛拉拢□□□(军宣队成员)□□□(工宣队成员)后,清队工作不能进展,工宣队组长□□□同志无法开展工作,这时(牛)煽动被审查人员要求定案,向专案组施加压力,使得船上思想混乱。
(三).在反复旧运动中
1.清理阶级队伍中,专案组对牛的历史进行了审查,牛利用反复旧运动中的翻案思潮,说上级叫他带人回船封查清对【队】材料,什么清对【队】的材料是黑材料,是专案人员在外造谣撞骗搞来的。
2.中央5.27(文件)下达后,牛说反复旧反得好,不然他们不会落实政策,和扬‘评’一唱一合【和】,是不提反复旧的反复旧。
3.中央7.23指示下达时,牛对党小组长陶□□同志谈,7.23布告有压力,中央要收回去修改(压力是指压造反派),时间8月2号在房间内。
4.造谣说,今年20大庆,什么国庆加班工资是400%,(鼓吹)反革命经济主义妖风。革委在会上决定人员不外调,全部投入修船任务,向国庆献礼,而牛在会后搞小动作,提出个人向国庆献礼,并利用职权,调人出外“支援”工作,造成全船人员思想混乱,使得修船任务落空(本来在9月27日就可以出厂生产)。
5.在反复旧运动中,常脱离生产,在岸搞非法活动。在岸上游行,刷标语,煽风点火,经常和曾德仁、张厚学、□□□、□□□等一起鬼搞。
6.宣扬造反派受压论。什么我是空头司令有职无权等言论,煽动船员参加所谓反复旧运动,积力煽布扬“评”反动言论,在船上大讲特讲社会风潮,怕什么,我准备第二次打成反革命。
7.在所谓反复旧运动中,长期在岸不回船工作,上蹿下跳,在海员(俱乐部)传达“九大”报告时,牛和□□□一道卖小道消息报,围攻中国人民解放军,破坏大会秩序。
8.在当权时,牛提出造反派各晋一级,大搞封官许愿活动。谁当加油、轮机员、谁当舵工、加史【驾驶】员等活动,
9.在防汛工作中,牛自己身为革委会主任,不严格要求自己,反而带头闹事。开航时,把住舵不交要换班,造成船舶不能按时发航,延长开航时间,船舶运输任务不能按时到达,造成政治上影响极坏(45分钟)。
(四).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表现。
1.在运动初期,牛得江别有用心的打着造反有理的旗号,积力破坏“四清”成果,为他17年中的所作所为翻案,强行殴打原长江710轮党支部书记陶希贤同志,要陶希贤同志交出他的历史档案材料……
2.长期脱离生产,在岸上搞打、砸、抢活动(红楼事件、青山武斗)。
3.枪枪歪风时,牛在海员(俱乐部)常带武器进出,武器交到什么人手中去了。
4.长航所谓“三红保卫组”,牛积极为该组织搞人,长江304(轮)就经他手调来两人为组员。
5.在船上自己身为革委会主任,利用职权,搞小团体主义、山头主义,造成拉一派打一派,谁要不合他意,就设法调走,扬言只要我当权(想)整谁就整谁,造成船上人员思想混乱,搞得船上乌烟瘴气。
6.在船管部抢档案时,牛说,□□□说要你烧档案,你是否烧了,当时有哪些人员在场,(牛)必须交待清楚。
7.在掌权时,牛利用职权,凡不合他意人员大量调出。扬言他要来的人员都响响硬邦邦的造反派,把长江304(轮)搞成了他的独立王国
(五).到处挑拨离间。
1.破坏同志间的团结,当面讲一种话,背后又讲一种话。说别人是小右派,父亲是地主,又是资本家等事。如高峰有两个父亲;高天民是不是右派,开除党籍等。□□□(304轮党小组长)是叛徒,吃人心;□□□不是他老子养的,想打倒□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2.在船上利用一帮人为自己服务。毛著学习班中大家给你提意见,你通过刘天奇整别人的材料,打击报复别人。
3.组织小集团为你个人服务。你长期在岸不回船工作,而船上的一切你都知道,一回船就要整人,当时造成船上革委会内部分列【裂】,你惯用手法,吃吃喝喝的收买别人。
4.在金口船厂你冒充二副,在厂和别人女工乱讲,造成影响极坏。
5.破坏别人家庭关系,影响夫妻之间的团结,到处搞吃的喝的。如:大副问题(家属)。
6.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对解放干部问题与你的观点不同,就要拉别人到海员(兵团)打。
自送走高、牛(进学习班)后,我们为了更进一步的深入批挖,及时的组织了骨干队伍,分析了船舶任务和所存在的问题,在会上我们反复的交待了阶级斗争的复杂性,强调在工作中要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多找知情人联系,开展交心、谈心活动,从而达到了分化瓦解工作。各派知情人都纷纷起来揭发前一段船舶问题内幕,现将牛得江问题小结如下。
1.牛得江为了长期掌握革委会大权,他根据各种不同人员采用不同方法,拉拢一批人。有的用吃吃喝喝,有的(利用)别人的弱点进行拉拢,如左臣右相(群众揭发中提出的称谓),就采用这两种手法拉拢为他服务:文有刘天奇,武有□□□、□□□。出谋划策有高天民,但该中的核心由牛得江、高天民、刘天奇组成。下面分轮、加【驾】两部,都有收听者,轮船部有□□□、□□□、□□□。加史【驾驶】部有刘、□、□、□等,船上的事都通过他们收集,由刘、高两人汇报给牛得江。牛听到汇报后在船(上)大喊大叫骂人。
2.凡船上所出现的问题,他们就召开不同的黑会,以防【商讨】对策。如船上搞毛选学习班时,群众揭发牛的问题(牛得江在岸休假),刘天奇在学习时叫他作记录他不干,但他在下面把别人所提的意见都整理(成)材料给牛得江,后牛根据材料对提意见的同志进行打击报复。
3.正当清队外调时,船长与党小组长到军管组汇报工作情况时,牛得江得知消息时【后】,及时组织刘天奇、□□□等进行研究,分析情况,采用对策,并要叫高天民参加会议,是叫刘天奇叫高天民来,但高没有参加会议。在第二天船上出现了揪政治扒手和反动技术权威的口号,打乱清队工作的进展。image030.jpg
4.他们在联系上,都用各种不同的方式进行。有时刘单独联系,有时是高天民联系,联【连】爱人、小孩都介入了这场活动中。30)
5.会议地点常变动,有时在天民家中,有时在牛得江家中,有时在前舱(于【如】⑴铁道会议是研究如何对负【付】高(高峰)派人物。⑵拉拢□船长和党小组长□□□同志都有分工)。以上会议内容必须查明。
6.凡是人事调动都要进行策划。后大造舆论,加上罪名再加以调走,如王□□(原304轮革委会副主任)的走,黄的走都是如此。
7.牛得江运用职权,滥用伙食备用金借给建港某人到现在还没有还请,应追回。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欲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