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资料收集注释者:

笔名拓荒者,1949年出生,因文革未能完成中学学业,于1968年随全国“知识青年下乡”大潮,去农村务农,离开农村时,又因当时所谓的“家庭出身”问题,被迫进入超强劳动强度的搬运社工作,经历了多年极其艰苦的非常生活。从1999年开始,有心地收集历史资料,资料的时间跨度从1860年至1980年改革开放以后。他的藏品得到省档案馆和众多专家的认可。


一个理发师经过“学习班”之后的变化

--作者:拓荒者

文革时期有个时兴说法,叫做:“办学习班是个好办法,很多问题可以在学习班里得到解决。”学习班并非自愿参加,一部分晚上不能回家,即演变为工作、学习单位的非法羁押。

一九七0年元月十三日,湖南省xx市寓居亭下一位刘姓男剃头匠,在办完第四期学习班后终于认识到,眼前局面假如不作深刻检查,不可能得到工作安排。于是他向组织递交了带有检讨性质、五页纸的“个人简历”。

刘剃头匠1924年6月在农村出生,家庭成分贫农,个人出身贫民,职业理发。1962年,他以为市场要开放了,随即办理了下放农村的手续,希望成为一个自由职业者,这样,他就与原工作单位正式脱离了关系。谁知农村不接收,他只好回城市重新登上户口搞单干,文革中这样的单干也不允许,他只剩下找原单位要求重新参加集体工作这一条路。而这时的社会大环境,正是大办学习班,“单干”是理发匠的传统生活方式,“搞单干倾向”是这个行业的批判重点,刘剃头匠成了送上门的批判对象。别人办学习班有工资,而他由于这段经历,就没有给工资,这就不但断了他全家人的活路,还要想办法“决心退还95元下放金”。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刘剃头匠开始还自仗自己“新旧社会,没有参加过任何党派组织”,且苦大仇深, “就以为自己是三部分人,不怕你,就和刘主任大吵大闹,”结果“6月份半月的工资又不把(给),有的又把(给)了,又上了班。”

刘一直向往自由自在的单干生活,“在六二年要求下放,就是为工资钱太少了,不愿干了,看开放市场了,想搞单干的钱多,又可得一批下放金的钱,又想把儿女带到沙市去,找到好的工作,我就好过幸福生活,”由于理发师错误地估计了形势,不但不能过上他想单干的“幸福”生活,而且遭遇接踵而至的文化大革命,接连经历了一期又一期的四期学习班,特别是“到1970年元月二号又听报告,宣布了名字,又要我来城南学习班里学习,我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愁。高兴的是学习以后,会安排工作,愁的是十二月份未做事,又继续到元月份,又不能工作,连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卖的,实在是很困难。”这才使他灵魂深处真正认识到“我所犯的错误,是不可挽救的,我一定要老实诚恳,要求三清三反(注)的负责同志,对我严重斗争和批判”,“还要求掌握学习的几位同志,对我要批深、批透、还要批痛,使我的思想扭转过来”,才是唯一出路。
 
 
附录:

刘剃头匠一九七0年元月十三日向组织上递交的个人简历(全文)

image001.jpg

刘□□,男性,现年46岁,家庭成分贫民,文化初小,政治面貌群众,职业理发,□□荆州公社范家大队刘春生产队人,现住先锋路82号,家庭现有七口人,新旧社会,没有参加过任何党派组织。1924年6月在农村出生,因为家贫讨饭,父亲在1926送我到沙市亲伯伯处,抚养到1933年伯母死了,我就有9岁了,就上学读书3年。到1936年,就跟伯父学理发,到1941年底,我伯父在沙市病死,我就开始过流浪的生活。在沙市逃难出来,挑担理发,或剃乡头,到1946年上宜昌去,在长生堂理发店,老板刘□□名下参师和帮工,2年后,到1948年回到沙市又挑担和帮工理发,到1952年,就到荆江分洪去理发3年,又到1955年底,迁来□□,挑担理发。image002.jpg
到1956年元月份,就公私合营。到1962年,我要求下放,回沙市,拿下放金两个半月,币95元,没有下放证和其他(它)证明,因此没有上户口,又到□□在城南把户口登上,就开始单干挑担理发。到1964年,我到专署去找接待室,反映我的情况,要下放证和工作安排,我内心的(想法)还是想要七年的公零(工龄)下放金,结果,专署写信,要我拿信到福利公司找领导,要他改(解)决问题。
结果公司里的秘书彭□□,说你还是在街上理发,又没有人不要你理发,在(再)又说我们公司里,没有什么证明和工作。因此我就在吕仙亭街边摆摊理发3年多,在这短时间内搞单干,我的税和管理费都是上缴了的。到1966年,在文化大革命一开始,我们就走上联组理发,拿多劳多得,百分之45上缴。又到1969年,5月份办学习办,是宣传队结合办的。在学习班上写检讨,接受批判,又决心退还95元下放金,还定保证今后不再重犯,重新做人,站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在当时学习班上,同学们很多都说,我的家里负担很重,又是一个痨病,可以留单位做事。结果散会时,又说照党的政策办事,继续下放,因此,我又到沙市、又到农村,都不同意落户,只好回来,又去要求领导。我们刘主任说,要我到居委会签意见和盖image003.jpg章,结果胡主任替我签了意见又盖章,拿去又不行,说意见签到(得)不好,说签的照党的政策办事,就应该(不)下放。又拿来签二到(道),胡主任要我到城南革委会来签,结果是一样的,还是不行,因此我的态度来了,就以为自己是三部分人,不怕你,就和刘主任大吵大闹,就回来搞单干,6月份半月的工资又不把,有的又把了,又上了班。后又在七月份,有李□□同志来我家,要我找主任再签意见。好,我就到居委会找主任,不在家,去医院生小孩,曹秘书就替我签了,说我家里实在困难,要我们领导安排。李□□同志替我送去把刘主任,以后到九月份去问他,又要我写一份检讨,去学习。学习了三夜,把我当典型来批判的样子,那时候,我就有小资产阶级面子,又不去学习了。到十一月份又把我叫去,在学习班学习了廿多天,写检讨,接受批判,又说服务站不同意,又写一张证明叫我到居委会,胡主任说,要我找城南四向办来解决。刘站长要我去劳动,我有痨病,不能搞劳动,以后刘站长还是要我回单位去理发,又去将情况说了,他还是不行,因此,我就边单干,边要工作,因为家里很困难,在这个十二月份内,只做了几天的事。到1970年元月二号又听报告,宣布了名字,又要我来城南学习班里学习,我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愁。高兴的是学习以后,会安排工作,愁的是十二月份未做事,又继续到元月份,又不能工作,连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卖的,实在是很困难。image004.jpg 
但是自己,并不向困难低头,下定决心,(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在这次学习中,坚决学好,彻底挖掉资产阶级根子。尤(由)于我是旧社会里(过来的)人,思想是很复杂的,再加上中了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刘少奇的流毒,就满脑子里资产阶级思想作怪,在六二年要求下放,就是为工资钱太少了,不愿干了,看开放市场了,想搞单干的钱多,又可得一批下放金的钱,又想把儿女带到沙市去,找到好的工作,我就好过幸福生活,这都是我内心里的打算,资产阶级的腐化思想作怪,只顾自己,只故(顾)自己一家享受,,不故(顾)国家建设。还想挖社会主义墙角,我还一贯态度生硬,骄傲自满、目空一切、对与任何人,一点不好,就是相骂,这都是我的资产阶级思想很深,又中了刘少奇,流毒很深,像这样发展下去,就一定走到灭忙道路上去。在这次学习班,来得很及时,也很必要,非常正确地挽救我们,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在这十天学习中,和听李主任的报告,和掌握学习的几位同志的辅导,使我清醒过来,我所犯的错误,是不可挽救的,我一定要老实诚恳,要求三清三反(注)的负责同志,对我严重斗争和批判,还要求掌握学习的几位同志,对我要批深、批透、还要批痛,使我的思想扭转过来,一定要痛改前非,从新做人,一定为社会主义立新功,来报答党和毛主席的深恩。

image005.jpg
敬祝
毛主席万寿无疆
刘□□呈

image006.jpg
 

注:“三清三反”(清政治、清思想、清经济,反贪污盗窃、反对投机倒把、反对铺张浪费)运动,大致和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同时进行,只不过“三清三反”运动中的“三反”侧重于城市的财贸系统。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欲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