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原天全縣始陽人民公社勞動管區第六食堂“三年大饑荒” 死亡人員名單

--作者:胡庆生

 

僅以此祭奠“三年大饑荒”中去世的親人和鄉鄰,愿他們安息!

按:隨著歲月流逝,“三年大饑荒”( 官方稱“三年自然災害”,百姓稱“糧食關”)離我們越來越遠。幸存者们或作古,或高龄,又因种种原因而少有著述,因此社会對該事件的記憶愈來愈淡漠。然而,“前事不忘,後世之師”,作為該事件的親歷者和幸存者,我有責任把我所經歷的苦難如實地記錄下來并告诉後人。让他们警惕、预防我们的惨痛遭遇。

現將我所在的天全縣始陽人民公社勞動管區第六食堂(或稱勞動管區第六連)即現在始陽鎮興中村567三個村民組死亡人員名單開列於後(僅憑筆者记忆和不完全的採訪):

廖山氏(廖有雲之母,時年不足501960年春上山割草饿死在山上)

廖水華(廖有雲之胞兄)及其女兒(佚其名,死時年僅3歲)

王山氏(王永吉之生母)

邱興楊(邱玉春之父)

王國英(邱玉春之嫂)

  夢(音,王國英之女)

田宋氏(田素珍、田素林之伯母,人称“扁三娘”)

張文榮之叔祖母

高成武之母(佚其姓氏,高啓智、高啓仁之祖母,此老嫗一生篤行善事,虔誠拜佛)

黃張氏(張孝雲之姑母,人稱其“悶三姑孃”)

劉品亨夫婦(劉嘉珍之父,妻高仕英乃續弦,劉嘉珍之繼母)

胡開文及其侄(佚其名,胡開武之子,因耳背,人称“聾子”)

胡開貴(號曼生,胡開學之胞弟,胡“老砍” 之父)

楊淑羣(胡開學之續弦,民国时期蘆山縣長楊方書之胞妹)

李樹芳(李鳳榮、李鳳梧之父)

李樹芬(李樹芳之胞兄,李鳳華之父)

李小牛(李樹芬之幼子,死年未及7歲)

打更匠老李(外地人,建政前徙入始陽,清道伕兼打更,時寄居高天德家)

官溪頭阿伯(佚其姓名,時人以此呼之)

古妙六 (人稱候阿娘有一養子,名王正全, 後在夲鄉蕩村安家)

高國珍(李進懷之髮妻,李長春之生母)

  雲(汪天文之父)

愛娃兒(汪  雲之幼子,死時未及5歲)

陳秉潔(高文輝之妻,高美燕、高小燕之母)

韓召惠(又名韓沛棠,曾任民国區分部書記一度被勞改)

韓召惠家幫工(胡姓,佚其名,人称胡阿伯)

張淑嫻(韓忠鑫之妻,韓沛全之母)

趙韓氏(無後裔,當時居於髙文貴家)

高文榮夫妻(高文貴之胞兄,人稱“老夲份”)

趙炳先夫妻(妻陶氏,趙登榮、趙登華之父母)

高聯方夫妻(其妻候氏,高崇儒、高崇光之父母)

高美珍(高崇儒、高崇光之胞姐,小名“珍蘭”)

  河(黃  平之子,小名“水清”, 死年未逋8歲)

高學海(高登雲、高凌雲之父)

*高氏(佚其夫家姓氏,高學海之胞妹,死時年近耄耋)

高學華(高顯雲、高祥雲之父,“悶屁” 之祖父)

高高氏(高學深之妻,高青雲、高孝雲之母)

劉文斗夫妻(妻賈氏,劉殿華、劉殿富、劉殿貴之生父母)

劉家五姑孃(劉文斗之胞姐、夲鎮新村5組段啟惠之外祖母)

徐和志之岳母(佚其姓氏,夫家胡姓,胡開甲之母)

高學清 (無後裔,其妻亢氏後為生產隊五保戶)

楊宗德 (小名孟春,楊銀匠之子,60年管區安排上山背煤炭,饿死途中)

胡肇元 (胡之潤之父)

蘆興順(云陽縣人,政权更迭前来始陽,居於心街子口擺小攤維生。)

盧成基(黃宣仁之父)

呂高氏(呂祥順之妻,呂文皋之生母,因怠惰人称“地浪子”)

黃張氏(黃學榮之祖母)

魏懷興(人稱“魏錫匠”, 魏洪雲之父)

彭懷安(彭興順之子,彭冬全之父,時年30餘歲)

羅山氏(羅祥雷、羅祥雪之母)

羅李氏(羅祥明之妻,羅八達之母)

程紹珍(羅祥倫之妻,羅文清、羅文遠之生母)

*氏(佚其姓氏,李春方之母)

胡光前夫婦(其妻高文香,育有二女,據傳長女在彭縣,次女在拉薩)

劉殿武(劉洪生之父)

楊銀春(楊王氏之夫,無後裔,善“掛魚”)

高秀英(高國啟之妾,有二女,長女素華嫁安樂鄉毛坪山,次女由其姑媽帶至陜西)

廖聾子(佚其名,耳背,人称“聾子”,曾賣“缽缽雞”)

胡羅氏 (筆者堂叔母,胡貴元之母)

廖廷蓮(廖有樑、廖季能之胞姐)

李光榮(李明全、李明貴之父)

汪樹萱(裁縫,汪天福之父)

張占魁(張正清之父)

  香(李明珍之女,全福之胞姐,時年未满15歲)

宋玉蓮(高慶忠之養母,人称“宋家二姑孃”)

孫全興(人称“孫染匠”,可能是邛崃一帶人,政权更迭前来始陽)

曹蘭英(笔者族兄胡明禮之續弦,胡光祺之繼母)

胡孝忠(筆者族兄,其親屬大部於政权更迭前相繼定居香港,致60年代初,不時有營養品諸如煉乳之類通過郵政寄回,然多被當局沒收,並冠以“投機倒把”罪名將其收押,1962云初病瘐於天全縣公安局看守所)

段謝氏(段崇皋之妻,段啟文、段啟武之母,段克昌、段美昌之祖母)

胡清芬(筆者堂姐,死時24歲。其舅父黃鏷民国时期曾任滎經縣長)

史張氏(史國光之妻,史全珍、史全清之生母)

高瑞軒(曾任始陽聯合診所醫生,高永全之父)

楊明英(楊忠仁、楊忠義、楊忠康之父)

解婕春 (無後裔,人称“李阿娘”,當時居於楊明英家)

上列共計死亡82

後記:當時,筆者所在食堂總人口512人,死亡率達到16.%,“三年大饑荒”中,雅安地區的“重災區”並非天全,而是滎經和蘆山。我始陽也不是天全的“重災區”,天全的“重災區”依次為永盛、大寨、永興......。根據以上事實,可駁斥了那些新老极左所谓“全川沒有餓死一箇人,全國死亡不足100萬人”的謬論。

“不會反思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民族”。我堅信:“中華民族是一箇有希望的民族!”

20131120

 

注:作者为天全县始陽鎮興中村五组村民。

 

转自《浅草》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