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11.jpg

 

图:巴蜀学校董事长王缵绪(1885-1960)

 

《重庆市私立巴蜀小学校宣言》(1932年8月)
   
--作者:王缵绪

“教育有成功的一天吗?”直截了当的说:“不会有”。假使你只有“空间观念”,那末教育可以有成功的一天。假使你在“空间观念”里再加了“时间观念”,那末教育永不会成功。时代潮流在不停地前进,教育怎能停留在时代的后面。文化思想在不停地扩展,教育怎能停留在文化的后面。教育是时代上“开往继来”的事业,他要趋合时代,适应潮流;他要发扬文化,扶植思想,在未来的时日中,他决没有止境。

不容讳言的,我国因文化思想没有激进的缘故,教育没有长足的进步。更不必讳言的,巴蜀因为地理上的关系,在教育没有长足进步的我国里,不能站在最前线上。我们既看到教育是不息地前进的,我们更看到巴蜀的教育在我国里不能站在最前线上。怎样地去使教育逐步地推进改善,便成了巴蜀的一个重要的问题。凡是与巴蜀教育有关系的人士,不论是教育的实验者,不论是教育的行政者,谁都观感到这么一个重要问题,而且谁都在谋一个方法解决这么一个重要问题。只是环境的制裁太厉害了,经济的拮据,足以打破计划;人才的缺乏,足以阻碍进行;因袭的思想,足以影响前途。于是“观感到”尽管“观感到”,解决的方法尽管在想,而重要的问题依然还是重要的问题。
   
重要的问题,尽他成重要的问题吗?不成,不成。我们终该得使严重的问题    渐趋和缓——在我们的能力范剧以内。于是我们便想创造一个新的学校环境,实验一些新的学校教育。学校教育约可分为三种:一是大学教育,一是中学教育,一是小学教育。大学教育的基础是建筑在中学教育上的,而中学教育的基础却是建筑在小学教育上的。小学教育便成了一切教育的基本教育。基本教育的好坏,从直系上说,直接影响到中学教育和大学教育。从旁系上说,间接影响到社会教育。于是我们便计划创造一个新的学校环境,实验一些新的小学教育。这一个小学校,便是巴蜀小学校。
   
为什么要创办这个巴蜀小学校,己简略的说明了。怎样去办这巴蜀小学校,我们也该得说几句,陈在社会人士的面前,请求教益。
   
一般的学校,或者是为了经济的关系,设备方面,能从简的都从简了,能省去的都省去了,几乎只有“教”的地方,没有“育”的地方;只有“教”的工具,没有“育”的工具。整个的教育,畸形的发展,教育的效率,充其量只能作到教而不育。我们的学校,既是创造一个新的环境,一切的设备,便当顾及教的种种,又顾及育的种种。在教的设施里,不忘掉育。在育的工作中,不忘掉教。整个的教育,不使他有割裂的现象。凡是小学行政上应有的设备,我们当尽量的设备起来;凡是教育原理上应当注意的地方,我们都注意。使儿童在“教育的”、“科学的”环境里生活。但是奢侈华美,我们却绝对避免,不愿意造成贵族化的环境。
   
哪一个学校不愿聘几位优良的教师?哪一位教师不愿意得到安定的生活?然而在教育没有保障的现在,学校的本身,且在风雨烈渺之中,遑论其他?我们巴蜀学校,当然也愿意得到许多优良教师,我们更愿意许多优良的教师能集中精神兴趣于本校的教育。我们要达到这目的,便当竭尽全力来谋求教师生活的安定。我们想,教师的生活安定了以后,便能集中其精神;能集中其精神,便能对于他的任务能发生兴趣;对于他的任务能发生兴趣。便会有研究的精神。研究的精神,是教育前进的power(动力)。有了研究的精神,还愁教育不前进吗?
   
我们为了要得到对于教育有真实兴趣的教师,聘任的方法,不和一般的学校一样,我们不以介绍人和介绍信作为取合的标准,我们当以教师的才能和学校的需要作为选择的前提。一切的教师,都须经过一度教育上的谈话,相当时期的合作,如果待聘教师,适合我们需要的,便正式聘任。正式聘任以后,我们不愿意轻易更动,俾得有安定的教师,这样办法,社会人士不致认为新奇罢!我们想:欲免掉人浮于事事浮于人的弊端,这是一个比较妥善的方法。
   
试分析一个学龄儿童的生活,简直是“三重生活”。上学时过的是学校生活,散学后回家过的是家庭生活,家里玩得够了,跑到社会上,便接近社会生活。这三种生活的趋向是完全不同的,有时还绝对的矛盾哩!学校生活是“教育的”,家庭生活却是趋向“享乐的”、“放任的”,而现实的社会生活更多“非教育的”。儿童生活在这样趋向不同的环境里,足以戕贼身心的因子,无形中会渗透到每个脑细胞里,教育的效力便不容易显现。我们要使儿童的身心不受其他的影响,在正常的状态中发育,儿童便须和“非教育的”社会生活暂时隔离;“享乐式的”家庭生活暂时疏远,使之一贯处在教育的生活中。换言之,就是儿童须完全住校,这好象是太枯寂了。不然,不然,我们的能力不能使家庭生活转成学校教育化,但我们可以使学校生活转成家庭生活化;我们的能力,不能使社会非教育的社会转成教育的,但我们可以使学校生活转成社会化。杜威说:“学校即社会,教育即生活。”我们当从这条路上走去。
   
为了使我们的学生部须住校的关系,个个的教师都是儿童的导师,同时也都是儿童的保姆。我们为慎重将事起见,更当招致许多看护妇,襄助这件育的事情。我们且不在经费上计较,只须在儿童教育上应当这样做的便这样做去。
   
我们在前面说过,“创造一个新的学校环境,实验一些新的小学教育”,要使理想得以实现,计划得以进行,我们不愿以经费限制事业,愿以事业支配经费。但是,“用少量的经济,去办最大限的事业,收最大量的效果”一句话,我们仍作为行政上的一个原则。
   
学校教育的通病,是学生只知道“读”书,不知道“用”书;教师只知道教学生“读”书,不知指导学生“用”书;学生只知道求纸面上的平面知识,不知道求事实中的立体知识;教师只知道传授纸面上的平面知识,不知道教导事实中的立体知识。学校教育不和实际相应,便是为此。学校教育尽是扩充而国民能力不能增加,也是为此。学校培养的人才,不适合于社会的需求,也是为此。我们认清“书”是一种工具,应当活用这工具,获得前人经验;我们更认清足以获得知识的工具,不只是书,是以我们当尽量的指导儿童利用各方面的工具,获得各方面的知识。孙中山先生说:学校之目的,于读书、识字、学问之外,更当注意于双手万能,力求实用。我们当根据先哲的教育名言,决定我们“手脑并用”的教育原则。我们希望我们的学生“头脑是科学的,身手是劳工的”。
   
最后,我们很诚恳忠实的这样说:
   
我们决以最大的努力,期获最大的效果。敬请各界人士,给我们以最大的助力。   

校董长:王缵绪 
  
注:原文2553字,载1932年8月重庆《巴蜀日报》。
   
王缵绪1929年购买张家花园以创办重庆私立巴蜀小学校;(并在经营18年中,未收取费用,反而用临街房屋出租供养学校正常开支,并高薪聘用江苏教育家周勖成、孙伯才、康心如等教育专家来渝主持校务。32年8月,王缵绪即兴公开发表了《巴蜀宣言》,将其办学宗旨昭示社会各界。   

王缵绪在他筹备巴蜀幼稚园及小学校的过经之中,更多次告诉大家他对于教育的主张和态度。他认为自教而教、学,而教、学、做,只是一种教学手段的变迁,趋向固然是对的,只是不足以救济教育本身上的缺陷,就是教而不养。他极力创造一个新的环境,试验他的教育理想。同时他为学校制定下了校训:“公正诚朴”。

1.jpg

上图:巴蜀学校的长廊下的石桥洞

2.jpg

上图:第一幢教学楼--湘院(1932年完成)

3.jpg

上图:二层楼的膳堂同手工棚相连

4.jpg

上图:盥洗室外加盖长廊

5.jpg

上图:盥洗室内摆放整齐的学生洗漱用具

6.jpg

上图:教室内全部使用学校自行设计制作的学生单人座课桌椅

7.jpg

上图:教学大楼旁边的厕所

8.jpg

上图:可容纳300余学生的学校膳堂

9.jpg

上图:王缵绪为教学大楼上方题写“诱诲堂”三字

10.jpg

上图:校董王缵绪在湘院前留影(1932年)

12.jpg

上图:校园内的茅亭是师生休憩的地方

13.jpg

上图:校园林荫小道

14.jpg

上图:学生寝室一角

15.jpg

16.jpg

上图:16、学生宿舍--觉楼(1933年初建成)

17.jpg

上图:学校成绩陈列室里摆满奖状奖品

18.jpg

上图:学校大操场周围树木茂密

19.jpg

上图:游戏场树木环抱

20.jpg

上图:学校花园后面的楼房驻扎护卫学校的警卫连

21.jpg

上图:在友竹山房原址修建的盥洗室(1933年建成)

22.jpg

上图:幼稚园设在湘院右侧(1946年7月)

0.jpg

上图:巴蜀礼堂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