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解读两份强扣工资的红卫兵文告

--作者:王锐

附件中的这份《战报》及所谓《通令》(002号),原载北京地质学院红卫兵小报《东方红报》第110期。在文革时期形形色色的红卫兵造反派文献中,算不上有多少特殊之处。不过,若是作一番认真解读,从这份文字不多的《战报》中,还是可以解读出不少有意思的內容的。

1、尽管文革已进行了差不多两年,尽管已建立了“革命委员会”,但无序状态仍非常严重。这个名称上不伦不类的所谓“砸烂修正主义高薪联络站”,就可以随意削减剥夺干部和教授们的工薪,而且只报请红卫兵总部(群众组织),而不是报请权力机构革命委员会批准。这大概就是毛泽东推崇的“专政是群众的专政”。

2、北京地质学院的领导干部和教授显然不会只有这八人,可见这八人是已经被掌权的红卫兵定性为“走资派”和“反动学术权威”的。其中最惨的是冯景兰教授,从月薪345元,陡降至每月生活费31元。不及原先的十分之一。

3、从中可以了解文革时首都北京市的生活水准:其时,北京最低生活水平为每月12.5元,中等水平为每月18元。以当时四川为例,大学毕业生的月薪是一年实习期,每月42.5元,一年转正后是月薪51.5元。北京、上海还更高一些。也就是说,若是按最低生活水平,一个大学毕业生,在北京也足可以养活一个四口之家。

4、名单上的8名领导干部(走资派)和教授(反动权威),月薪最高为345元,最低为170元。按囯家规定的法定工薪,以北京地质学院这种非首都一流大学来讲,教授仅工薪收入一项,就是市民中等生活水平的最高近20倍,最低也近10倍。可见文革前大学教授们普遍有不错的生活水准。

5、从随后发布的《通令》002号来看,既便元月六日发布《战报》作了宣布,但迟至元月九日,这些教授们也没敢去领每月的“生活费”。使得这个“砸烂修正主义高薪联络站”,不得不发一个《通令》。而且领取时间,限定在当天下午二点三十分至五点之间。大有“过期不补”的意思。万一其中有当亊人没见到《通令》或没听到相关消息,就可能领不到当月生活费。

笔者暂时从中解读出这些内容,供大家参考。说不定还可以进一步解读。

附——

最高指示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

战报

为了彻底结束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为了砸烂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在经济上的高薪制度,为了彻底打倒我院党内走资派及反动学术权威,从政治上、经济上把他们的威风打下去!我联络站决定,坚决处理我院走资派及反动学术权威的高薪问题,经报请红卫兵总部批准,现决定取消他们的高薪,按下列标准供给生活费:

1、对于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的生活标准不得超过北京最低生活水平,即12.50元。

2、对其家属、子女应分别对待,他们的生活标准不得超过北京市中等水平18元。

现将处理结果公布如下:

姓  名      原工资      现降到

周守成      170元      12.50元

聂  克      170元      12.50元

丰  源      170元      12.50元

冯景兰      345元        31元

杨遵义      287元        67元

张明哲      207元        49元

袁复礼      287元        49元

王鸿贞      177元      12.50元

砸烂修正主义高薪制度联络站

一九六八年元月六日

通令(002号)

周守成、聂克、丰源、冯景兰、杨遵义、张明哲、袁复礼、王鸿祯于一月九日下午二点三十分至五点到财务科领取生活费。

砸烂修正主义高薪联络站

一九六八年元月九日


转自《昨天》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